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见她一脸错愕,张嫂多少也能明白她的心情,但谁教她不知怎地惹到了虹姨娘。

  不久前,虹姨娘特地来找她提了这事,那话表面上说得好听——

  “我也是怜惜她孤苦无依,这才想给她找个依靠,我听说咱们府里头有个花匠名叫陈轩,是个老实人,做事很踏实勤快,几年前丧妻后也没再娶,不如就让她嫁他当个续弦。”

  虽然觉得虹姨娘让朱涓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嫁给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实在不厚道,可她也不愿为了个小丫头得罪虹姨娘。

  张嫂缓了缓语气,说道:“这事不是我的意思,你也甭要怨我。主子的话咱们不得不从,你这两天就准备准备吧。”传完话,她不再多留,转身便走,她还得去告诉陈轩这事。

  朱涓紧咬着下唇,愤怒的呆立在原地,她明白这定是她那日不肯听杜梅虹的话去服侍墨琏熙,而招来的报复,她紧掐着缩在衣袖里的手,两眼透出浓烈的恨意。

  她以为重生后她能改变前生悲惨的命运,没想到终究逃不出杜梅虹的魔爪,她的心肠怎么能这般狠毒!

  “涓儿,你还杵在那儿做什么,厨房里都要忙死了,还不快来帮忙!”有个丫鬟过来叫她。

  朱涓不得不暂时收敛心绪,抑下心中的憎恨,走回厨房。

  这晚朱涓沉着一张脸,提着食盒来到偏院,屋里只有小厮在,她将食盒交给小厮后,便径自去了后院。

  将带来的吃食喂了猫儿们,待大花它们吃完,亲昵的蹭着她时,她再也忍不住抱着猫,压抑的哭了出来。

  似是感受到她的悲愤,二花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她脸上的泪,接着大花、三花也跟着舔了舔她,似是在安慰她。

  思及前生和今生的遭遇,朱涓心头的怒恨宛如汹涌的浪潮,一波波重重击打着她的心房。

  “我好恨她、好恨好恨,恨不得杀了她!”她将脸埋在小猫们的身上,恨声说道。

  她不想再受杜梅虹摆布,她想下毒杀了她,可若是那么做,万一被人发现,她也要偿命,为那种人赔上自个儿一条命,不值得。

  可若不能杀她,她就只能逃走了,只要逃出王府,日后她就再也用不着受任何人摆布了,但一想到她走后,大花它们没人颜食,也见不到狮子大爷……还有石大哥,她不免有些舍不得。

  但要是她不走,就只能嫁给陈伯,陈伯待她是很好,可让她嫁给他为妻,她委实办不到。

  朱涓抱紧怀里的三只小猫,暗自下了决定,只能逃走了!

  忽然有只爪子伸过来挠了挠她。

  她回头瞧见狮子大爷,连忙将怀里的小猫们放下,她抹了抹脸上的泪,站在它面前,抬起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

  墨瑛熙恼怒的瞪着她,他叫她不是让她摸他,只是方才出来时瞧见她似乎在哭,他想要知道到底怎么了,下一瞬,他便听她说——

  “我明早过后怕是不能再来看你了,以后我不在,你帮我多照顾大花它们,好吗?”

  “吼——”他低吼一声,想问她为何不能再过来。

  朱涓心中难过,搂着它的颈子,哽咽的道:“你都只在晚上才出来,我明早过来喂大花它们,怕是看不见你了,先在这里同你告别,我想世子定然会好好待你,我倒也不担心你,我只担心大花它们。我要逃走,带着猫儿们不方便,若我以后找不在,没人喂它们,你能不能分点肉给它们吃?它们吃得不多,只要一些就好,等它们长大后,它们就能自个儿去找吃食了。”既然已决心要逃走,她打算晚点回去便要收拾一下,明天再找个机会逃出王府。

  “吼——”墨瑛熙想知道她究竟为何要逃走,但他无法口吐人言,只能用吼声表达他的疑惑。

  她此刻有些心烦意乱,没心情久留,说完后便离开了。

  他有些烦躁的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而那三只小猫则躲回它们的窝里,小脑袋好奇的跟着那头走来走去的狮子移动着。

  他想知道她究竟为何要逃走,可如今变成狮身的他,连人话都无法说,适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须臾后,他走回屋里。

  岑佩南回去国公府不在,他走到一名小厮面前,用爪子在地面上写下几个字。

  那小厮识字,认出了他是要墨汁和纸,连忙去研墨,接着恭敬的将墨汁和绢纸送到他面前。

  墨瑛熙抬起爪子,用爪尖沾了墨汁,在纸上写下几个字。

  身中恶咒这几年来,若是有要吩咐的事,他通常会以这种方法来传达他的意思,因此虽是以爪尖写字,倒也十分熟练。

  看完,小厮即刻应道:“奴才这就去打听。”

  能跟在他身边伺候多年,这名小厮自然也不是寻常家奴,他不仅识字,办事也很利落,没花多少时间便打探到原由。回到偏院后,恭敬的站在狮子面前,禀告道:“禀将军,虹姨娘今天找了张嫂过去,让她安排把朱涓嫁给陈轩,陈轩是府里的一个老花匠,约莫五、六十岁,他原有个妻子,已在四年多前过世。”担心自家将军离开王府多年,可能不知这陈轩是何人,他将陈轩的身分一并仔细禀报。

  听毕,墨瑛熙心中恼怒,陈轩都多大年纪了,杜梅虹竟然让朱涓嫁给他,这不是存心糟蹋她吗?他接着想起朱涓那日说,杜梅虹想让她去伺候墨琏熙,却被她拒绝了,杜梅虹怕是因此心生不快,才刻意这般惩罚她。

  他没想到杜梅虹是这般心胸狭缢、行事卑劣之人,稍有不顺她之意,便如此报复,怪不得朱涓会想逃离王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