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这家伙真把他当成猫了!

  墨瑛熙忍无可忍,跃起来扑倒他,狠狠把他踩在脚下,爪子朝他的脸重重拍了几下。

  岑佩南捂着脸,哀号讨饶,“啊,我错了、我错了,你别再打了,我明儿个还得回去呢!”

  他是母亲在四十多岁时又意外生下的儿子,年纪与上头几个兄姊相差甚多,且兄姊们都已各自成家,父亲也在母亲过世后,又娶了个年轻的妻子当继室,年纪都还比他小呢,他不想回去叫那小继室娘,所以这阵子都住在墨府,明天才打算回去一趟。

  墨瑛熙不悦的又瞪了他一眼,这才放开他。

  岑佩南爬起来时,瞟见他伸出爪子将一颗木球给拨到床底下,似是想藏起来,他一时没忍住,叫出了声,“你别藏了,我看见那颗球了!”

  “吼——”墨瑛熙吼了声,想表明自个儿才不想玩球,是那个蠢丫头硬要塞给他的。

  岑佩南当他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事,摆摆手,自以为是的道:“好好好,我一定会死守这个秘密,绝不泄露出去,不过你要是喜欢玩球,待我回来后,弄个十个八个来给你玩。”

  “吼——”墨瑛熙大怒,这混蛋是听不懂吗,他才不喜欢玩球,他又不是那些蠢猫!

  岑佩南再次曲解他的意思,“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给你准备的,我先走了。”不过这回次他是故意的,憋着笑退了出去。

  来到房外,岑佩南贼兮兮的摸着下颚,心想朱涓还真没说错,变成狮子的墨瑛熙似乎真像一只大猫,他以前竟然都没发现,还以为墨瑛熙不喜别人接近变成狮子的他,因此在墨瑛熙变成狮子时,他都刻意保持距离,不敢太过亲近,看来以后他得多花些时间陪这只大猫游戏游戏了,待他要举步时,发现手里还拿着那柄木鬃,他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居然没能替他刷毛,不过下次他一定会成功的!

  除了大户人家,一般民间大多只吃早晚两顿饭,像寻阳王府这样的豪门贵族,一天自然是吃三顿饭,不过午膳通常会简单一些,厨房也用不着准备太多菜肴,命人将饭菜分送到各个主子那里后,王大厨和二厨便先离开了,要等晚一些才会过来准备晚膳。

  这时就轮到袁婶忙了,因为要准备王府女眷们下午的点心,朱涓则在一旁帮忙。

  袁婶忙了一个多时辰,做了几道甜品,要送去给各房的主子时,其中一个丫鬟扭了脚,朱涓只好代她送去给伍春莺。

  天气渐暖,晴光朗朗,微风轻拂,十分舒服,朱涓提着食盒走在回廊上,一边睃看着两边园子里盛开的花,忽然听见说话声,她循声望过去,就见杜梅虹与伍春莺各自带着几个丫鬟,杵在前面园子里的小径上,见那情状似是狭路相逢,互不相让。

  “你这贱妾,见着本夫人过来,还不给我滚开!”伍春莺出声喝斥对面的杜梅虹。

  她的容貌虽不比杜梅虹艳丽,却也生得杏眼桃腮,十分娇俏,打从嫁进王府,她就瞧杜梅虹不顺眼,见着她便没好脸色,此次仗着有了身孕,对杜梅虹更是不假辞色。

  “哪来的狗在乱吠,真是的。”杜梅虹冷冷的回道。

  “你好大的胆子,敢辱骂我是狗!”

  伍春莺嗔怒的扬起手,想搧她巴掌,杜梅虹机伶的后退两步,没让她打着,让伍春莺气坏了。

  杜梅虹微勾起唇,好整以暇的指着她身旁一名侍婢抱在怀里的那只白色小狗,慢条斯理的道:“我说的是那只狗,可不是说姊姊,姊姊莫要误会了。”说完,她退到一旁,假意再劝,“姊姊如今有孕在身,还是当心点,别随便动怒,万一动了胎气,那可不好。”

  伍春莺恼怒的拂袖,骂道:“杜梅虹,你别得意,给我记着!”说完,她骄傲的仰起脸,从她身边走过。

  杜梅虹寒着脸,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须臾,收回眼神时,不经意瞥见伫立在不远处的朱涓。

  朱涓连忙垂下脸,朝她福了个身,匆匆离去。

  杜梅虹身边的一个大丫鬟也瞧见了朱涓,想起一件事,对主子说道:“奴婢昨儿个听说那丫头近日时常出入世子所住的偏院。”

  “她一个厨房的丫鬟,去偏院做什么?”杜梅虹没好气的问道。

  “听说是世子亲自交代让她每日送晚膳过去。奴婢想,她该不会是因为攀上了世子,所以才不肯去伺候二少爷。”这名大丫鬟是杜梅虹的心腹,这些年来没少替她出过主意。

  闻言,杜梅虹眼里闪过一抹厉色。“怪不得呢,那日不管我怎么劝说,她都不为所动。哼,她以为凭她一个低贱的丫鬟,能攀得上世子吗?”她绝对会让朱涓后悔那日拒绝她!

  厨房正忙准备晚膳时,张嫂把朱涓叫了出来,神色古怪的瞅了她几眼,问道:“你今年也有十五、六岁了吧?”

  “十六了。”朱涓不敢怠慢,马上回道。

  张嫂点点头。“那是该嫁人了,虹姨娘好心,替你指了个婚事,让你嫁给陈轩,这几日我会替你们安排一下,把婚事给办一办。”

  朱涓一时之间没想起陈轩是谁,过了一会儿才想到陈伯的名字就叫陈轩,她彷佛被雷劈到,震愕的瞠大眼。“虹姨娘让我嫁给陈伯?!”陈伯都五十好几了,论年岁都能当她祖父了,且他早就娶过妻子,只是妻子几年前过世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