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它立即别过大脑袋,没再瞧玩着球的小猫们,那神态似是在同她说,它不屑玩那种愚蠢的东西。

  不知怎地,她觉得它像是在闹别扭,明明很想玩,但因为被她说破,就傲娇的闹着脾气,她边揉着它的颈子,边笑着说:“我明天找个大一点的球来给你玩。”

  它似是想抬起爪子给她一爪,但爪子动了动,最后只刨了几下土。

  朱涓莞尔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话落,她突然听见有人朝院子走来的脚步声。

  “噫,是谁在后院?”

  她吓了一跳,怕被发现,顾不得狮子大爷,赶紧缩回手,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悄悄从钻进来的地方再钻了出去。

  待她离开后,岑佩南走到狮子身旁,望着围篱的方向,好奇的询问道:“那丫头是谁?居然不怕你。”虽然那丫头跑得快,但黑暗中他仍隐约瞧见她的身影。

  狮子摆动了下尾巴,站起身要走回屋里。

  “瞧那背影,怎么有点像先前送晚膳过来的那个丫头,叫什么朱涓的。”岑佩南跟在狮子身边,不死心的追问。

  他对那个大胆闯进这院子的丫鬟有些好奇,但更好奇的是,狮子竟允许她进来。

  狮子没理会他,走到后门,抬起爪子推开门,进了屋子。

  “哎,瑛熙,等等我。”岑佩南叫了声,急忙跟进去。

  此时若是让外人听见,他居然把一头狮子叫成瑛熙,定会认为他对寻阳王世子不敬。

  屋里的两名小厮见到狮子进屋后,也毕恭毕敬的将刚才去取回来的肉食,用精致的瓷盘盛着,端到一张板凳上,摆在它面前。“今天厨房送来的是世子吩咐的烤鸡,请世子慢用。”

  狮子优雅的低头吃着已被细心切成数块的烤鸡。

  此时搁在一旁桌案上的一本书,被从敞开的窗子吹进来的风拂动了几页,摊开的那一页的内容写着——

  ……王上兵败被困,陶大郎为救其主,手持长刀,骑乘战马,深入敌营,斩杀无数敌兵。

  护主逃出后,陶大郎收拾残军,重整旗鼓,设下奇计,袭击敌军,终反败为胜,大破敌军,并斩杀主帅。

  为报此仇,敌军献百名处子为祭,命巫师对其施以毒咒……每到入夜,即会化为狼身……

  岑佩南不敢打扰狮子进食,随手拿起桌案上那本书,他原只是随意浏览,可当看完被风吹开的那一页时,他讶然的继续往下看。

  这本书不厚,故事不算长,后头还有几段字迹模糊不清无法阅读的部分,待狮子进食完,他刚好也看完了,他难掩惊讶,回头对趴在地上的狮子问道:“瑛熙,这书你是打哪儿来的?”

  要不是这书看着已十分陈旧,他几乎都要怀疑是知情的人所写的,因为里头的内容竟与墨瑛熙的遭遇相仿。

  在五年多前的一场战役中,墨瑛熙为救皇上脱困,被敌国巫师诋咒,每天酉时以后便会变身为狮子,直至翌日清晨才能恢复人身,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住到偏院,并对外宣称带回了一头狮子,以隐瞒他在每天入夜后变身之事。

  当年下咒的巫师是列屿国的公主,她的父亲在墨瑛熙反败为胜的那场战役中被射杀,她为报复墨瑛熙,不惜以自己的性命献祭,施完毒咒后,便香消玉殒,因此这毒咒再也找不到人解除。

  皇上命钟天师想办法除去他所中的恶咒,钟天师花了五年多的时间,总算在前一阵子找到方法,如今只等着他回到京城。

  那头狮子,也就是墨瑛熙,抬起爪子在地上写下四个字。

  岑佩南看了眼,认出他写的是东市书铺,不免啧啧称奇。“这书还真是奇了,书里这陶大郎所遭遇的事,与你的经历竟有七、八分相似,就连他未婚妻移情别恋的事都相仿。”这书太老旧,已看不出作者的名讳。

  墨瑛熙心忖,若非如此,当时他也不会买下这本书,更离奇的是,看完此书后,他打算再去一趟那家书铺,打听此书是何人所写,不想怎么找都找不着那间书铺,彷佛它从来不曾存在过。

  他还问了附近几家铺子,店主全都异口同声的表示他们不曾见过那样一家齐铺,若非这本书在他手中,他都要怀疑那日进了那家书铺的事,只是他作的一场梦。

  岑佩南语带遗憾的又道:“只可惜最后几页已模糊不清,看不出写了什么,否则倒是可以看看中了恶咒的陶大郎最后怎么样了。”或者可以从中寻求解咒的方法,他接着又想到,反正等钟天师回来,说不得瑛熙身上的恶咒便能解开了。

  翌日晚上,朱涓照例先替世子送晚膳过去,世子和石大哥都不在,她搁下晚膳,绕到后头钻了围篱进入后院,她没看到狮子大爷,喂了小猫们后,她便拿着狗尾草逗着它们玩。

  今晚过来时,她特地给狮子大爷带了颗球,因为考虑到它的体形大了许多,所以这球自然也比较大,是她特地用藤条编成的。

  约莫过了酉时,朱涓正抱着三花挠着它的下巴时,冷不防一抬头,就瞥见昏暗的天色中,两颗冷幽幽的眼珠子正看着她。

  “噫,狮子大爷你回来啦!”她放下三花,兴匆匆的朝它走过去。“我今天替你做了颗球哦,你看喜不喜欢?”她从带来的提篮里取出那颗藤编的球,喜孜孜的递到狮子大爷面前。

  变成狮子的墨瑛熙爪子轻轻挠了挠脚下的泥土,忍住想将那颗球拨到地上的冲动,还刻意别开脑袋不看她。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中了恶咒的缘故,导致他有些习性也同这野兽一样,看到移动的物品就想去追,甚至看见那三只蠢猫被她揉得一脸舒服的模样,他也忍不住想让她揉毛,被她揉过之后,发现确实很舒坦,舒坦得他差点学着那三只蠢猫躺在地上晾开肚皮,要不是在最后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是堂堂的镇国将军,赶紧维持住形象,要是让知情的人看到了,岂不是要笑掉人家大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