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须臾,小猫们吃完,过来挨着她撒娇,她抱着它们玩了一会儿,发现她先前为它们准备的碗里已经没有水了,她将小猫们放下,要替它们去取水过来。

  她没敢进偏院里要水,打算回厨房拿水,回去的途中上恰好遇见玉梨。

  玉梨拉着她,压低嗓音,兴匆匆的道:“我昨儿个不是同你说王妃想给世子找伺候的通房丫头吗,结果你猜怎么了?”

  “怎么了?”朱涓顺着她的话问,同时想到,前生王妃也曾送了两个丫鬟去世子那里,结果被他拒绝了。

  “今天总管挑了十个丫鬟,让王妃亲自挑拣,王妃选了丽心和淑美,让张嫂送去给世子,你知道后来发生什么事了吗?”玉梨一脸兴高采烈,她先前曾因姿色平平,无缘成为世子的通房丫头而心生遗憾,如今知道了结果,不免有几分幸灾乐祸。

  “发生什么事了?”虽已得知结果,朱涓仍佯装不知道的问。

  “丽心和淑美被世子撵了出去,为了这事,世子还亲自去找王妃,说他不需要通房丫头。”

  朱涓笑道:“说得好像你当时亲眼在场瞧见了似的。”

  “我虽没亲眼瞧见,但这话是在王妃院子里服侍的芳秀亲耳听到的,依我看呢,定是丽心和淑美的姿色入不了世子的眼,毕竟她们比起虹姨娘还差得远呢!”

  当年虹姨娘与世子情投意合,后来却变心移情二少爷的事,王府里倒也人尽皆知,但这事在王府是禁忌,倒也没下人敢议论,玉梨也不敢提,说得隐讳。

  听她提起杜梅虹,朱涓静默了一会儿,这才提醒道:“主子的事咱们还是不要多嘴。”

  “好好,不说了,我还有衣裳要送去给虹姨娘呢,先走了。”玉梨摆摆手,捧着手里绣好的衣物走了。

  朱涓隐约觉得自个儿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到厨房的水缸里取了水后,她才陡然想起是什么事。

  方才玉梨说要送衣裳去虹姨娘那里,她记得当时虹姨娘为了对付伍春莺,正在询问身边的侍婢,府里有哪些姿色较佳的丫鬟,玉梨恰巧听见,便提到了她,玉梨回来曾同她说起过这件事儿。

  后来虹姨娘见了她,对她颇为满意,蓄意亲近拢络她,又许了她不少好处,之后便将她调到墨琏熙的房里服侍。

  今生的她绝对不会再傻傻的被杜梅虹利用,但这会儿她也追不上玉梨了,看来只能在杜梅虹找上她时再拒绝。

  朱涓拿着水碗回到偏院,方才与玉梨这一耽搁,已过了酉时,她钻了围篱进去,瞥见狮子大爷正趴在院子里,三只小花猫则躲到了角落。

  她放下水碗,很高兴的来到它面前,不过还是保持了一点距离,她弯着身子对它笑着,抬手指着自己的鼻头问道:“狮子大爷,咱们又见面了,你还记得我吗?”

  狮子两颗金黄色的眼珠子朝她看了眼。

  怕它不记得她了,她连忙提醒道:“昨晚我给你吃了一只鸡腿,你还记得吧?啊,对了,我还带了几块桃花酥,本来是要给石大哥的,不过没给成,你要不要尝尝?这桃花酥可好吃了,又酥又香,还带着桃花的香味呢!”她一边说,一边从衣袖里取出那包桃花酥,小心的伸长手,递到它嘴边。

  狮子嗅了嗅她手中的桃花酥,接着伸出舌头一卷,便将桃花酥卷进了嘴里。

  见它吃了,朱涓开心的又拿出一块喂它,它再一口吃下,她便喂它吃第三块、第四块……总共六块桃花酥,一下子全都进了它的肚子里。

  在它吃光了桃花酥后,她也站得离它更近了,稍稍抬手就可以抚摸到它的毛。

  她试着抚摸它颈边的鬃毛,见它没有要咬她的意思,再大着胆子揉了几下,才把手缩回来。

  不想她一缩回手,它竟伸出爪子拨着她的手。

  她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发现它不是要伤害她,心中闪过一个可能,不敢置信的道:“狮子大爷,你是要我再揉揉你吗?”

  它泛着幽光的眼珠子注视着她,再拨了下她的手。

  朱涓又惊又喜的伸出手,抚摸着它颈边的鬃毛,见它温驯的让她摸着,她笑逐颜开,不禁加重几分力道搓揉着它的毛。

  三只小花猫见状,似乎也不再那么害怕了,悄悄的走了过来,在她脚边轻轻磨蹭着。

  朱涓看着脚边的三只小猫,再瞅瞅眼前这只被她摸得舒服得都眯起眼睛的大猫,满脸笑意,她不禁觉得自个儿真是厉害,连凶猛的狮子大爷都臣服在她的手下。

  见三只小猫在她脚边喵呜撒娇,她蹲下身,才刚伸手要抱起它们,狮子就不满的抬爪子拨着她的手,似是在催促她继续替它揉毛。

  她只得一心二用,一只手摸着狮子大爷,另一只手轮流摸着三只小花猫。

  不一会儿,狮子突然一爪子将三只小花猫给拨走,接着朝她吼了声,仿佛要她专心伺候它狮子大爷,不准她分心。

  大花它们被它一爪给拨得滚了几圈,停下来后拱起背,喵呜喵呜抗议的叫了几声,却不敢再接近朱涓。

  朱涓见狮子大爷竟在同大花它们争宠,莞尔的笑出声。

  它马上瞪着她,朝她低吼了声,似是在警告她不准笑。

  她抿着唇忍着笑,见大花它们可怜兮兮的缩在一旁,她从衣袖里掏出一颗木球,朝它们滚过去,让它们自个儿玩球去,再专心伺候这头狮子大爷。

  昏暗的天色里,她坐在狮子大爷跟前,唇边漾着笑,两只手从颈子处,一直揉到它的背部,她细心的发现它特别喜欢她揉它的颈子,还留意到它那颗大脑袋虽然慵懒的搁在前爪上头,但那双冷幽幽的眼珠子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在玩着木球的大花它们。

  朱涓心思一动,脱口问道:“狮子大爷,你是不是也想玩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