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哪里,这都是袁婶您疼我,毫不藏私的教我,我才能学得这么快。”朱涓隐瞒了一些事没说,但对袁婶的感激之情却是真心实意的。

  前生在青楼生活的那几年,老鸨看她有几分姿色,在将她逼得不得不屈从之后,老鸨派人教她识字及学琴,想让她多些才艺来招揽客人。

  后来她同其中一个与她一样遭人所害的姑娘,因同病相怜而有了几分交情,那姑娘有着一手好厨艺,闲暇时她同她学了几道菜肴和糕点,她今日做的桃花酥就是那姑娘教的。

  袁婶见她性子乖巧憨厚,爹娘又都不在了,孤身一人在这府里也没个依靠,想了想,有意提携她,便道:“要是你真对做糕点有兴趣,往后就跟在我身边学吧,我年纪也不小了,顶多只能再做几年,等我走了,届时说不得这三厨的位置也能传给你。”

  朱涓满脸惊喜,郑重的朝她鞠躬道谢,“谢谢袁婶、谢谢袁婶!”袁婶的这份心意她记下了,日后若有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报答。

  袁婶也算是认了她当徒弟,握着她的手,勉励道:“只要你用心学,我能教的一定全都教给你。”

  “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绝不辜负您的心意。”

  “这事儿晚一点我便同王师傅说一声。”袁婶接着想起一件事,提醒道:“对了,你记住,世子的晚膳要在酉时前送过去,过了酉时就不能再进偏院。”

  朱涓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们做下人的,只要按着上头的吩咐来办事就是,于是她乖巧的点点头。“嗯,我记住了。”

  待晚膳做好,朱涓拎起食盒,送往偏院,她将今天做的桃花酥也带上了一些,再顺便准备了大花它们的吃食。

  来到偏院,朱涓对着守在门前的侍卫道:“我来给世子送晚膳。”

  侍卫微微颔首后,便让她进去。

  此时是春夏之交,天气暖和,白日也渐长,虽然已是申时三刻,天色还有些亮。她进了屋里,见小厅里头有几个人在,其中两个小厮侍立在一旁,而她今天见过的那名石姓护卫站在一名坐着的男子身旁,男子身着一袭宝蓝色的锦衣华服,束起的发髻上戴着只玉环,丰姿俊朗。

  从对方的衣着和雍容的气度,朱涓直觉认为他应当就是世子,遂走上前朝他躬身行礼。“奴婢朱涓见过世子爷。”

  华服青年讶异的看向她,正要开口表示她认错人了,却被一旁站着的墨瑛熙轻按了下手臂阻止,他挑眉觑了墨瑛熙一眼,顺从他的意思没纠正她,两名小厮见状也闭上嘴什么都没说。

  “起来吧。”岑佩南让她起身后,玩味的打量她几眼,心中很是好奇,不明白墨瑛熙明明知道她认错了人,为何竟不让他说清楚。“你说你叫朱涓?”

  “是,奴婢是来给世子爷送晚膳的。”说着,她略略抬高手里提着的食盒。

  其他主子的饭菜,起码也要四、五个婢女才送得完,尤其王爷和王妃那儿,每到用膳时间,得要十来个婢女帮忙送饭。

  可袁婶告诉她,世子要求饭菜简单就好,所以王大厨只做了几道菜,一个食盒就能装完。世子这儿比较费事的是那头狮子,听说它不吃生食,王大厨每天都得另外为它准备煮熟的肉食,再交由世子身边伺候的小厮带回去喂。

  两个小厮上前接过她手上的食盒,走到旁边黄花梨木的雕花圆桌旁,点亮了几盏烛火,将里头的饭菜一一取出来,摆到桌上。

  岑佩南还想再多问些什么,却听站在他身旁的墨瑛熙出声道──

  “没事了,你下去吧。”

  朱涓略一犹豫,悄悄摸了摸衣袖里那包原本想送给他的桃花酥,她心忖当着世子的面也不好拿给他,遂应了声,“是,奴婢告退。”她曲膝又行了个礼后,便退了出去。

  她一离开,岑佩南按捺不住好奇,立即起身问道:“瑛熙,那丫头分明认错了人,你怎么不让我同她说?”

  他出身岑国公府,是家中最小的儿子,少年时早早便跟着墨瑛熙投了军,跟在他麾下,与他一起征战沙场,如今是他的参军,两人这次一块儿回京,他们算是一块儿长大,又一同出生入死多年,情同手足,私下相处他都直呼墨瑛熙的名字。

  墨瑛熙没多加解释,只道:“她昨晚见过狮子。”

  岑佩南讶道:“噫,她怎么会见着狮子?”

  墨瑛熙将她来喂猫的事告诉他。

  岑佩南听完,意味深长的望着他。“她不认得你,你便索性将错就错,难不成你对她……”

  知道他想说什么,墨瑛熙抬手打断他的话,“不过一个丫鬟,还不值得我刻意表明身分。”

  她知不知道他是寻阳王世子,对他而言并没有差别,至于他会特地交代让她送晚膳过来,不过是给她个方便,让她可以顺道过来喂那几只猫。

  没能从好友脸上瞧出什么,岑佩南心忖也许真是他多心了。

  自从杜梅虹移情别恋嫁给墨琏熙后,墨瑛熙几乎已心如死水,不曾再为任何人动过情,区区一个丫鬟,哪有本事能动摇他的心志。

  “可她早晚还是会知道你才是世子。”他不相信那丫头会蠢得一直都没发现。

  墨瑛熙不在意的道:“知道便知道,难道她还敢来责怪我欺瞒她吗?”身为寻阳王府的家奴,认不得自个儿的主子,是谁的错?

  而另一边,朱涓离开世子的屋子后,转身走往后头,从围篱那里钻进后面的小院子里,要喂食大花它们。

  她一钻进去,三只小猫就围了过来,撒娇的蹭着她。

  她拿出替它们准备的吃食,把木碗里泡过肉汁的米饭搁在地上让它们吃,一边四下张望,心中奇怪,怎么还是没瞧见狮子大爷?

  世子既然在屋里,按理说狮子大爷应当也在啊,难道是在房里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