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说未遇见心悦之人才不想成亲,可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与心悦之人结成连理、相守一生?

  儿子当时对杜梅虹一片痴情,还允诺杜梅虹非她不娶,可最后为了前途,为了拢络明康侯,还不是委屈杜梅虹成了他的妾,这几年甚至又陆续收了几个姿色不错的通房丫头;当年她祖父官拜吏部尚书,后来却因祖父病故,导致家道中落,父亲为了攀上寻阳王,不顾她与青梅竹马的表哥早有婚约,硬是将她这个嫡长女嫁给寻阳王为侧室。

  就连当今皇上,昔年登基时,也为了拉拢丞相那一派的势力,而被迫册立自个儿不喜欢的女人为皇后,将太子妃硬生生贬为贵妃。

  在权势面前,所谓的情爱,都是微不足道的,随时可以抛弃。

  她嘲讽的想着,墨瑛熙仗着当年救了皇上,这些年来得了圣宠,才敢大言不惭的说出非心悦之人不娶的大话来,但她相信到最后,他定也会迎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

  墨瑛熙前脚甫离开,杜梅虹便来向杜氏请安,行完礼后,她娇柔的道:“我方才过来时好像瞧见世子。”

  “嗯,他刚来过。”杜氏淡淡的应了声。

  她原是很疼爱这个自小养在她膝下的侄女,但自打五年多前她不顾她的安排,勾搭上了她的儿子后,让她大为震怒,此后再见她,便没好脸色。

  杜梅虹早已习惯她的冷脸相待,绝艳的脸上仍然噙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我听说您帮他挑了两个丫鬟。”

  “你这么关心他的事做什么?别忘了你的丈夫可是琏熙。”杜氏冷眼瞪她。

  杜梅虹轻笑着解释,“他是琏熙的兄长,是我的大伯,我身为弟媳,关心大伯也是应当的,请母妃不要误会,我对琏熙可是一心一意,天地可昭。”

  杜氏懒得与她多言,摆摆手。“晚点春莺会过来请安,她如今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可动不得气。”言下之意是让她快点走。

  伍春莺不喜杜梅虹,每回见面都怒目相向,以往也就算了,自打知道她怀有身孕后,自己便尽量不让两人见到面。

  杜梅虹幽幽的道:“姊姊对我有所误解,不待见我,她如今有孕,我自是处处避着她,不敢碍她的眼,免得她万一不慎动了胎气,又要怨我了,梅虹先告退。”她微微露出一抹委屈,福了个身离开。

  五年了,她半个孩子都没怀上,原本伍春莺也一样,不想不久前她竟然怀孕了,这个喜讯让墨琏熙和杜氏高兴得眉开眼笑,对伍春莺更加小心呵护,甚至要求她尽量避着伍春莺,别惹她生气。

  方才她远远瞧见墨瑛熙,见他仍如从前那般英俊挺拔,不禁一时意动,怀念起被他呵宠的那段时日,要不是发生了那件事,她如今早就是世子妃了,哪里需要受这种气。

  想起如今的处境,她不由得对墨琏熙生起怨怼,当初要不是被墨瑛熙吓坏了,她也不会嫁给墨琏熙为妾,墨琏熙还亲口承诺过,一定会给她应有的地位,不会让人瞧不起她,但五年过去,她仍是个见不得人的妾,这些年来,已足够让她了解墨琏熙是个什么样的人,更明白要怎么对付他。

  届时他和母妃可别怪她心狠,因为是他们对不起她在先。

  厨房里,听见袁婶的话,朱涓惊诧的瞪大眼。“什么?”

  袁婶见她一脸吃惊,笑着再说了一次,“总管差人来交代,说往后世子的晚膳由你送过去。”至于早、午膳,原就由他房里的小厮自个儿过来取。

  朱涓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纳闷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她只是个在厨房干活的下人,按理说给世子送晚膳这种事轮不到她呀,随即她想起今早在偏院里见到的石姓护卫,难道是他向世子提到她,所以世子这才钦点她?

  袁婶想了想,问道:“你是不是见过世子?”

  “没呀。”朱涓马上回道。

  哪怕前生,在她成为墨琏熙的通房丫头时,也只有一次远远的瞧见过世子,但那时她站得远,压根没瞧清楚世子的面貌。

  她与世子相差了十岁,世子在十五、六岁的年纪便从军去了,那时她才是个娃儿,哪里有机会见到世子。

  她只记得前生也约莫是在这个时候,世子曾经回到王府,待了数个月的时间,前生她就是在这时被杜梅虹挑中,成为墨琏熙的通房丫头,卷入了她与伍春莺的明争暗斗之中。

  她被杜梅虹当成对付伍春莺的棋子,在杜梅虹刻意的帮助下,她一度受到墨琏熙的宠爱,那时她以为杜梅虹是真心待她好,浑然不知道她险恶的居心,还沾沾自喜。

  在伍春莺怀胎七、八个月时,误吃东西,险些滑胎,恰好那时王爷身子不适,墨瑛熙请了个太医前来诊治,太医便也替伍春莺医治,她才保住腹中的胎儿。

  王妃和墨琏熙震怒的要彻查,她便被杜梅虹推出来当替死鬼,只因伍春莺误吃的东西是杜梅虹让她送去的,她当时极力辩解澄清,却被杜梅虹刻意扭曲成她是存心想诬陷她。

  原本依她犯下的“罪行”,即使打死了也不为过,怎料杜梅虹又佯装好心,假意替她求情,后来她被重打一顿后,发卖到青楼去,最后落得被毒死的下场,她死的那年才二十岁。

  袁婶这下子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那就奇怪了,怎么世子偏偏就指定要你呢?”

  朱涓憨憨一笑,抬手挠了挠腮颊。“说不得是古总管还是谁,看在我过世爹娘的分上,向世子提的。”

  “也不是没这可能,既然世子点了你送饭食,往后你可要更谨慎点,莫要出错,做得好,说不得能升为二等丫鬟,调去几个主子身边服侍,就用不着辛苦的窝在厨房里干活了。”

  朱涓挽住袁婶的手臂,亲昵的道:“在厨房里做事很好啊,有袁婶和王大厨照应着,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而且我还想跟着袁婶多学做几样糕点呢。”

  袁婶笑道:“说来你这孩子的手也怪灵巧的,我只指点了你几次,你做出来的糕点便已有模有样,还会自个儿变着花样,像你今儿个做的桃花酥味道就挺不错的。”这阵子只要得空,朱涓这小丫头便会试着自个儿做些糕点,除了第一次火候欠缺了些,接下来都越做越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