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前生她过得那么惨,全是拜这个恶毒的女人所赐!

  当年她被杜梅虹发卖到青楼,在那里受尽折磨,这女人却在王府里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还从侍妾被抬为继室,因为墨琏熙的正室伍春莺后来死于难产,她想,伍春莺之所以难产而死,应该也是遭杜梅虹所害。

  当年不论是杜梅虹或是伍春莺,都瞧不起她这个通房丫头,但伍春莺是个直肠子,喜怒形于色,不会在背地里玩弄什么阴谋,回想起来,那时伍春莺也只是没给过她好脸色,打了她几次,比起杜梅虹的所作所为,根本微不足道……

  收敛起思绪,朱涓走往位于南侧的一处偏院。

  那个院子地处偏僻,多年来一直空着没人住,十几日前,她刚重生回来不久,心中惊疑不定,遂一个人悄悄来到靠近后院的这处偏院里。

  她爹娘早逝,虽然袁婶他们几个长辈看在爹娘的分上,多少看顾她一些,可他们终究是外人,她小小年纪独自在王府里生活,难免还是遭受到不少欺负。约莫在八、九岁那年,她无意间发现这院子长年没人住,因此后来要是遇到什么伤心难过的事儿,她便会避着人躲去那里,一个人在里头哭一哭,待上一会儿,也就没事了。

  十几天前去到那里时,她无意中发现有只不知打哪儿来的野猫,叼了三只小猫躲在里头,那只野猫后来可能出去找吃食,没想到竟一去不回,把三只小猫饿得可怜兮兮的直叫着。

  她不忍心,遂将厨房里剩下的饭菜拿来喂它们,之后那只野猫一直都没有回来,也不知是不是遭遇不测,所以现在她每日早晚都会拿吃食过来喂三只小猫。

  来到偏院,朱涓讶异的发现门口竟有披甲执锐的侍卫守着,她心中顿时一惊,猛然想起世子回来后就是住在这偏院里。

  这两日跟着几个厨子忙着准备接风宴席的菜肴,她都只能匆匆拿了吃食来给小猫便走,今早也没空过来,她不禁有些担心那三只小花猫,现下也不知怎么样了?

  她悄悄绕到屋后,熟稔的从约莫一人高的围篱缝隙间钻了进去,她打小就常这么偷偷溜进后面那个有着很大草坪的院子。

  钻进去后,她顾不得拨去落在身上的叶子,举目四顾,昏暗中,见四下没人,她蹑手蹑脚的往一处角落走去,她先前在那里做了个窝,暂时安置那三只小猫。

  行至一半,她陡然被出现在眼前的两颗闪着森冷寒光的东西给惊得险些脱口叫出声,幸好她及时抬手捂住嘴,下一瞬,待心神稍定,她定睛一看,发现那是某种野兽的两颗眼珠子,她整个魂儿都快被吓飞了,两腿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那、那是什、什么……”瞧见两颗大大的眼珠子直瞅着她不放,朱涓紧张得心跳如擂鼓。

  担心它会猛不防的扑过来撕咬自己,她防备的紧盯着它,须臾,隐约看出它硕大的形体,她更加惊恐,同时也担心那三只小猫该不会已经被它给吞进肚子里了。

  见它突然站起来,她惊骇得爬起来想要逃走,脚步却一个踉跄,人又摔倒在地。

  眼见那头体形庞大的野兽突然走到她身边,她惊怕得屏住呼息,心跳快得都要蹦出胸口。

  不想它并没有张口咬她,而是抬起一只爪子拨了拨她。

  她惊惧得缩成一团,接着不可思议的发现它似乎是要扶她起身。

  “你你你……不是要咬我”朱涓呆愣愣的看着它,傻傻的问道。

  那只比她的手臂还粗的兽爪拨了她几下便停了下来,两颗冷森森的眼珠子盯着她,黑暗中,硕大的脑袋竟朝她摇了下头。

  瞧见这一幕,朱涓吃惊的张着嘴,这野兽难道听得懂人话?接着发现它似是真的没有要咬她的意思,她才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脯,有些委屈的抱怨道:“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了!”说完,她忽然听见几声细小的喵呜叫声,她惊喜的爬起身,连忙循着声音去找,就在另一头的角落里,瞧见了那三只黑白相间的小花猫。“你们没被吃掉,太好了!”她欣喜的回头看向那头野兽,脱口向它道谢,“谢谢你没吃掉大花、二花和三花。”

  它方才没咬她,也没有伤害小猫们,让她心中对这头野兽少了几分惧怕,多了分好奇,她忍不住朝它走近几步,仔细打量着它。

  她没见过这种模样的野兽,它体形庞大,毛色是淡黄色,有些像老虎,身上却没有花纹,脑袋有一圈棕色的鬃毛,她突然想起前生最后在青楼那几年,曾听人形容过一种只有在异国才有的野兽,叫狮子,那模样,似乎就同眼前这头野兽一样。

  “你是狮子吗,怎么会在王府里呢?”朱涓问完,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摸它,但又有些害怕的缩了回来。

  它没理睬她,走回原来的位置重新趴下来。

  几只小花猫似乎是有她壮胆,也跟了过来,在她脚边蹭了蹭她,她低下头看着紧黏着她不放的三只小花猫,想到它们今早没吃,怕是饿坏了,她赶紧走回先前摔倒的地方,捡起方才掉落的一包吃食,打开被油纸包着的一只大木碗,里头是拌了鱼汤的米饭。

  三只小猫饿狠了,上前围着木碗,飞快的吃了起来。

  朱涓抬头,望见狮子安静的趴在一旁看着她和三只猫儿,她不晓得它吃过饭了没,突地想起袁婶塞给她的一包吃食,她从怀里取出来,打开来看,发现是只鸡腿,她稍稍犹豫了下,为了小猫们的生命安全,她决定把鸡腿分给它一半。

  她撕了一半的鸡腿肉,剩下有骨头的拿在左手,她走上前,好声好气的跟狮子商量,“喏,狮子大爷,这一半好吃的鸡腿肉给你,当是我贿赂你的,大花它们还小,现在天也黑了,它们一时间没地方可去,你就看在这鸡腿的分上,先暂时让它们住在这儿一晚,明天我再帮它们换个窝,好不好?”

  它那双在黑暗中发亮的眼珠子,瞅了她一眼,便别过脑袋,彷佛看不上她那区区的贿赂。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