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原本正要拿起书架上的一本书,不知怎地竟错拿到旁边一本,既然拿出来,他也没再放回去,随手翻开一看,他讶异的发现这不知何人所写的故事,内容竟与他的遭遇有相仿之处,翻看几页,他便决定要买下来。

  他将书拿到柜台前。“小姑娘,这本书多少银子?”

  小姑娘笑眯了眼睛,露出左边的一个小梨涡,指着旁边的一个箱子,用软嫩的嗓音说道:“咱们这儿的书是由客人自个儿决定价钱,再自行投入箱子里即可。客人若觉得这书值一文,就投一文;客人若觉得这书值一两,便投一两。”

  墨瑛熙有些讶异,这些年来他去过不少书肆,还是头一次听闻这种算钱方式,他略微沉吟,伸手取出钱袋要拿银子时,顺道将里头一枚随身带了多年的玉扳指与一枚碎银一块拿了出来,他微微一怔,索性将玉扳指和碎银一起投进箱子里。

  他心忖,如今早已物是人非,这枚跟了他多年的定情玉扳指,也没有再留着的必要,如今舍了它,就当是舍了过往的情分。

  见他要离开,小姑娘抱起黑猫,一边用手抚着它的毛,一边笑眯眯的对着他的背影说:“大哥哥,咱们这里的书大多都是被主人遗弃的,听说这些书可神奇了,它们会帮助跟它们有同样命运、同样遭人舍弃的新主人喔!”

  墨瑛熙没有回过头,脚步也未加停顿,只是嘴角轻轻一勾,当她的话是小孩子的童言童语。

  小姑娘也不在意,抚着黑猫的毛,歪着小脑袋,软软的嗓音像是在对黑猫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记得他买的那本书是说,有个少年武将,在战场上为救自家君上,中了敌方巫师的诅咒,变成怪物,他的未婚妻因为畏惧变成怪物的他,而改嫁给别人……”

  寻阳王府

  只有每月初一时,王府里的各个主子才会齐聚在膳堂同寻阳王一块用晚膳,其余时间都是在各自院子里用饭。

  但世子昨晚回来,为了替世子洗尘,王妃原是吩咐了厨房,今儿个要设宴替世子接风,可就在厨房将宴席的饭菜都备妥时,总管突然派人传话取消宴席。

  掌厨的王大厨只好命人将准备好的饭菜分送给各院主子,分量多到就连府里的下人都跟着加了菜。

  处理妥当后,大厨和二厨便先行离开,厨房里只剩下三厨袁婶和其他几个杂役小厮和丫鬟。朱涓和几个丫鬟收拾好厨房后,拿了些残羹剩饭准备要去喂食她偷偷养在偏院里的三只小猫。

  就在她要离开时,袁婶将熬好的一盅甜品从灶里取出来,回头叫住她,“涓儿,你把这杏仁羹替我送去虹姨娘那里,她今儿个差人来吩咐,说晚上要吃杏仁羹。”她专做各种甜品糕点。

  朱涓微微一怔,下一瞬她很快掩饰住自个儿的异样,露出一抹娇憨的笑,应了一声,接过那盅杏仁羹。“好,我这就给虹姨娘送过去。”

  她生了一张鹅蛋脸,柳眉细眼,娟美的模样透着一抹憨厚。

  在她接过杏仁羹时,袁婶悄悄把一包吃食塞到她手里,并朝她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声张。

  朱涓是家生子,她爹娘先前也是王府里的奴才,偏偏两人命都不长,几年前先后走了,只留下她一个女儿,由于她爹娘生前待人不错,她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因此王府里几个与她爹娘相熟的人,便多少照顾提点她一些。

  朱涓感激的接过,将那包吃食塞进怀里,这才端着那盅杏仁羹离开厨房。

  虹姨娘名叫杜梅虹,本是王妃杜氏的侄女,王妃原本有意让她嫁给墨瑛熙,两人当初也是情投意合,未料杜梅虹竟移情别恋,爱上墨瑛熙同父异母的弟弟墨琏熙,完全打坏了王妃原有的盘算,王妃恼怒得对杜梅虹撂下狠话,倘若杜梅虹真要嫁给墨琏熙,只能为妾,杜梅虹迫不得已之下只能答应了。

  王妃杜氏原是寻阳王的侧妃,墨瑛熙是已故的前王妃所生,前王妃膝下也只生了这么个儿子,所以他一出生就被册立为寻阳王世子。

  他三岁那年前王妃病故,寻阳王这才抬了杜氏为王妃,杜氏为寻阳王生了一子一女,儿子墨琏熙排行老二,女儿已在几年前出阁。

  墨瑛熙军功赫赫,又极得皇上宠信,杜氏倒也不敢对他动什么坏心思,原欲让杜梅虹嫁给他,也不过是为了帮扶娘家罢了。

  墨瑛熙的世子地位动摇不了,为了给自个儿的儿子安排一个好前途,所以她看上明康侯家的千金,想与明康侯结为亲家。明康侯乃太后的侄子,与当今皇上算是表兄弟,她琢磨着日后儿子有明康侯这个岳父当靠山,也能多一个依仗。

  不想杜梅虹竟横插一脚,暗中和儿子勾搭上,差点坏了她的盘算,闹到最后,她逼着杜梅虹为妾,这才顺利将明康侯府的千金伍春莺给娶进门。

  能前后虏获墨瑛熙和墨琏熙两兄弟的心,杜梅虹自然生得国色天香,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在那绝美的容貌下,隐藏着怎样一颗阴毒狠辣的心。

  思及前生被杜梅虹害得落到那般悲惨的下场,即使已重生回来十余日,朱涓仍抑止不住心中的愤恨,但她明白自个儿只是个身分低贱的下人,想报仇暂时也没有能力,不过老天既然让她重生回到四年前,这次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她端着杏仁羹走到杜梅虹所住的院子门前,深深吸了口气,让心绪冷静下来后,这才轻扣门板,朝屋子里唤道:“禀虹姨娘,袁婶吩咐奴婢送杏仁羹过来。”

  不一会儿,有个丫鬟开了门走出来。“给我吧。”从朱涓手上接过那碗杏仁羹后,那名丫鬟便关上门,走了进去。

  朱涓伫立在阖上的门板前,缩在衣袖里的手掐得紧紧的。

  方才她透过开启的门扉,瞥见了里头一张绝艳的脸庞,思及过往,一时间恨意如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