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香弥 > 大猫将军 > 上一页    下一页


  云奉皇朝曦和宫

  “你父亲寻阳王日前向朕请旨,希望朕能将文华王的幼女许你为妻。”穿着一身黑底绣金龙纹锦袍的温靖和,随意拈起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望向坐在他对面的墨瑛熙,似笑非笑的说。

  墨瑛熙没接腔,垂眸瞥了眼棋盘,思索须臾,拈起一枚白子搁在黑子的斜前方,接着将被围截的那些黑子全都收了起来。

  棋场如战场,即使面对云奉皇朝至高无上的帝王,他也毫不留情,将皇上杀得片甲不留。

  温靖和见棋局一败涂地,已无力回天,瞅了他一眼,叨念道:“其他的臣子与朕下棋,总会让个三、五子,只有你不仅一子不让,还大开杀戒。”

  “倘若皇上想赢,就不会找臣下棋。”墨瑛熙的嗓音如同他深邃如刀凿的五官,透着一股凛冽的气息。

  温靖和抚着唇上的短须,扬唇而笑。“还是瑛熙了解朕。”因为臣下的退让而赢来的棋局,确实让他赢得很不痛快,所以才会一见墨瑛熙进宫,便拉着他下棋,接着他话锋一转,“文华王的幼女你可中意?你都已二十六岁,是该成亲了。”

  两人虽为君臣,但多年来他一直视墨瑛熙如弟,倘若问他,整个皇朝他最信任的人是谁,他的答案不是后宫的任何一个妃嫔,也不是朝中的任何大臣,而是墨瑛熙。

  在他仍是太子时,由于被七皇弟陷害,曾贬到军中数年,那时墨瑛熙还未及冠,却熟谙兵法韬略,用兵如神,屡屡立下军功,他因此对墨瑛熙存了结交之心,有意拢络他,与他称兄道弟。

  在军中那三年,他遭逢多次暗杀,也多亏墨瑛熙相护,他才能保住一命,于三年后返回京城,在父皇驾崩后,登基继位。

  五年前,他甫登基一年,列屿国来犯,他听了一位大臣的意见,为显皇威,御驾亲征,不想那大臣其实早被因他一念之仁而饶过的七皇弟收买,他们暗中勾结敌军设下埋伏,令他所率领的大军受困于山谷,被敌军前后夹击,敌军同时在两边山岭上射下火箭,点燃谷中事先暗藏的火药,大军猝不及防,在那轰天一炸中,死伤过半。

  他侥幸没被炸死,但眼看着身边的将士一个个死去,那时他几乎以为自个儿也要魂丧牛心谷。

  不想墨瑛熙竟率领一队兵马奔驰三天三夜赶来救驾,当时他彷佛一尊杀神,手中银枪所过之处,敌军无人能挡,但最后墨瑛熙却……

  想起当年那场残酷的战役,温靖和眼神一黯,忍不住心中愧疚,当时是他一时误信人言,才会导致二十万兵马折损一半,更累及墨瑛熙遭难。

  “臣还不想成亲。”墨瑛熙明白皇上没有径自指婚,而是先徵询他的意思,已是对他莫大的恩宠,所以回答时语气倒也算婉转。

  这位容貌儒雅的皇帝,看似性情温和,实际上是个杀伐决断之人,否则焉能在当年那场凶险的夺位之争中顺利登基为帝。

  温靖和看向他,略一沉吟,露出一抹关切之色。“你若是顾虑那事,朕可召文华王的女儿前来,亲自向她说明,想来她听了之后,应当能体谅你。”说到这儿,想起一事,他语气流露出一抹欣喜之意,“你可知道朕这次为何召你回来?”

  “臣不知。”墨瑛熙前一天很晚才回到京城,稍作休息后,今日一早才进宫,便被皇上拉着下棋,还未来得及询问皇上召他回来究竟是何事。

  温靖和眼中的笑意加深。“两年前钟天师为了你的事,亲自远赴列屿国,数日前朕接到他命人送回来的摺子,说是已寻得一个方法,再过一阵子便能赶回京城。”

  闻言,墨瑛熙的神情终于起了一丝波动,起身拱手道:“多谢皇上,不过臣暂时无意成亲。”

  温靖和也不再勉强,颔首道:“好吧,日后若你有中意的姑娘,再告诉朕,眼下还是先等钟天师回来再说。”

  两人再叙了几句话,墨瑛熙才离开皇宫。

  行经东市口,瞥见转角处有间书肆,他屏退随从,独自一人走进去,为了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这些年来他养成了习惯,一见到书肆便想走进去寻书。

  他的目光在一本本的书册间梭巡,最后挑了几本书,付了银钱离开,正要返回寻阳王府时,不经意瞟见斜对角那儿也开了间书铺,他举步走过去。

  来到门口,他向书铺内张望,没见到伙计或掌柜,只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坐在柜台后方,手里拿着一本画册,一边看着,一边发出咯咯的笑声,似乎看得津津有味,铺子里还有三只猫,黑猫蜷缩着身子睡在柜台上,黄白相间的猫则蹲坐在旁边取书的木梯上舔毛,而灰色的那只趴在书架上。

  那几只猫在他踏进来时,全都霍地站起身来,微微伏低身子,颈间的毛发竖了起来,露出警戒之色。

  穿着一袭紫衣白裙的小女孩抬头瞅向来人,柳眉下那双细眼疑惑的眯起,接着似是看出了什么,抬起一只手抚摸着黑猫的毛,用轻轻软软的嗓音安抚道:“没事,是客人。”

  黄白相间的猫跳下木梯朝墨瑛熙走去,绕着他脚边嗅闻。

  墨瑛熙低头瞥了眼那只猫,想起昨儿个夜里,在他住的跨院,也瞧见过三只小花猫,不知是谁养的,一瞧见他,那几只猫便炸了毛,拱起身子朝他叫了几声,便吓得逃走了,结果今早竟又悄悄溜回来,躲在屋后院子的一处角落。

  那三只小花猫怕是嗅到了他身上的气味,才会惊吓成那般,没想到这间书铺里的猫似乎不怕他。

  黄白相间的猫喵呜叫了两声,又回到木梯上继续舔毛,其他两只猫也全都恢复原先慵懒的模样。

  小女孩那双细细的眼睛瞧了他几眼,拿着手里的画册遮着脸,嘀嘀咕咕的似是在同那只黑猫说话。

  她的嗓音太轻,墨瑛熙没听清楚她说了什么,只听到那只黑猫咪呜的叫了几声,似是在应和她的话。

  他没理会,径自走往左侧的书架,从这些陈旧的书册看得出来,这家书铺里卖的都是旁人看过的二手书,他也不介意,随意浏览。

  原本趴在另一头书架上的那只灰色的猫,突然窜到他面前的书架上,那双墨绿色的猫瞳盯着他,朝他喵呜了一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