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我做错了什么?”郭江权终于也动起肝火。“我已经是成年人了,难道不能决定自己的婚事吗?”

  “是,就是不能,况且如果不是自觉理亏,干么偷偷结婚?”

  “两位。”宫风幸再次出声阻止。“我并不想介入你们的家务事,要吵架等我把话说完,你们再回家吵。

  “关于结婚的事情,我想您就不用担心了。我为什么要跟前夫再婚?如果可以在一起就不会离婚,这样我说得够清楚了吧。两位可以请回了。”

  “很好。”李云发现宫风幸似乎真的完全不知道儿子的计划,因此有些放心。

  她扯了扯儿子的臂膀。“人家已经很清楚地表态,不想嫁给你。那么你也该死心了,跟我回家。”

  郭江权却对母亲的话听而不闻。“风幸!你听我说……”横过身,想拉她的手,却被她冷冷闪开。

  那双灵动的美眸,此刻只有阴森的寒,郭江权知道这个时候,无论他说什么,宫风幸是一个字也听不入耳。

  “还不走。”李云人已经起身走到门口。

  他沉重地叹了一口长气。“我再来找你。”随即起身与母亲相偕离去。

  宫风幸确认大门关上后,站起身扣上重重的锁扣,背倚着门板滑落,瘫坐在地,倏忽之间,放声嚎哭了起来……

  尽管百般不愿,宫风幸还是红肿着一双眼到公司上班。

  她将荷琳给的合约交给Peter的秘书,让她交给Peter和律师确认,自己则打了电话给郭佑权。

  “执行长吗?我是宫风幸,抱歉这么早打电话给你。”

  “不早,时间刚刚好,只是你还好吗?”

  昨天郭江权在他住处喝得酩酊大醉,关于两人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已经全部知情。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我只是想确定一件事情,你是真的喜欢我的设计还是因为郭江权?”

  “我们昨天谈了那么久,你难道看不出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设计?”

  “我现在什么都无法相信了。”

  直到这句话才显露了宫风幸的淡然其实不过是伪装。

  郭佑权完全可以理解宫风幸的心情,换作是他也会如此想,然而他也懂弟弟为何会做出这一连串荒唐的行为。

  “风幸?介意我这么喊你吗?我知道江权骗你是他的不对,不过他有他的苦衷,请你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好好说明白己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

  昨天郭江权打了一通又一通的电话,只持续听见“用户已关机……”这句耳熟能详的话语;敲过宫风幸家门一回又一回,只听见砰砰砰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廊道,最后还是管理员看不过去,要他还是暂时先回家比较好,他这才终于死心放弃回头来找他。

  “执行长,让我们把重心放在设计案上好吗?”宫风幸无法继续郭江权的话题。“我很想做这个案子,也不想让公司错过这次的收益。如果你也愿意,那么我就接下这个案子,我会全盘负责直到完工、直到你满意为止。”

  “那就太好了。”对于宫风幸公私分明的工作态度又添了几分好感。“我还担心你会拒绝呢。”

  “不,我从来不是任性的人,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你得保证在我工作期间,郭江权不会出现,而且我和他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介入。”

  “这……”不讳言,他的确想过透过这次的合作,想办法帮弟弟一把。

  经过昨夜彻夜长谈,他可以明白弟弟有多爱宫风幸。

  “不愿意?”

  “不,没问题。”

  尽管他向来是信守承诺的人,不过如果有必要,毁信背义只为另一种美丽的成全,那么他也不会不懂变通墨守成规。

  获得郭佑权首肯之后,宫风幸全心投入工作中,此时此刻唯有工作可以让她忘却郭江权、忘记他母亲所给予的耻辱。

  本该耗费三个月才能完成的工程,宫风幸只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大功告成。工人们怨声载道,不过当得知宫风幸徵得Peter同意,愿意支付他们三个月工期工资,甚至还帮他们争取到红利奖金,谢谢他们优秀的工作态度,才顺利抚平工人情绪。

  当然也教郭佑权赞赏有加,更大方地在完工后宴请宫风幸公司所有同事,然而主角宫风幸却缺席了。

  这才知道,她向公司告假,回老家休息了。

  郭佑权也不好叨扰,这段时间,她憔悴消瘦的模样,不知让他遭受郭江权多少白眼,偏偏他特地找人熬煮的补汤,不是原封不动地退回就是让她分给同事吃个精光。

  郭江权镇日魂不守舍,也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郭佑权也束手无策,只能暗中祈祷,老天帮忙。

  宫风幸知道自己情绪已经紧绷到一种境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这一个半月的,而且还能正确无误地完成荷琳的工程!照理说,她应该开心地手舞足蹈的,但是没有,她只有满心的疲惫,而且突然非常想念母亲。

  于是她告了长假,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就回到久违的家。

  望着“猫喵喵出版社”斗大的招牌,她想着自己有多久没有回家了?

  按了电铃,见到母亲宫夏美一脸惊喜。“怎么要回家也不说一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