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教他不知该哭或笑?应该是兼而有之吧,一来欣喜大哥对风幸能力的肯定,再则担心宫风幸负气,根本不相信自己是靠实力赢得这个案子,他不过替她开了扇门啊。

  更别提他的欺蒙,自己实在无法想像她此刻究竟是怎么想他这个人?又是如何看待彼此曾有过的感情?以及他这段时间再度扯谎混入她家……

  不是没想过可以打电话给她,至少可以先简洁地说明,然而他想当面说,面对面,让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意、诚意以及爱意。

  没想到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他忧心忡忡之际,项皇瑞竟然还跑来告诉他。“糟了,事情全部穿帮了!”

  “什么事情都穿帮了。”

  他说得又急又气。“你妈妈早就知道你这段时间人都在台湾,根本没亲自参与美国的收购案,而且连当年你和宫风幸在日本结婚又离婚的事情,她也派人调查得一清二楚。”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重要的是,她人已经出发到宫风幸家,不知想找她做什么?”

  “你说什么?她去找风幸!”

  这下他完全豁出去了,怎能让宫风幸毫无防备地就与母亲碰头?

  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朝项皇瑞喊了声。“会议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飞奔跑出了办公室。

  刚踏入办公室准备开会的郭鹤见状倒是一派镇定,只沉声地对项皇瑞说道:“会议结束后,到我办公室一趟。”

  项皇瑞肩膀瞬间垮下,郭江权啊郭江权,你这次最好别再给我离婚,不然我就跟你没完没了。

  妇人犀利的目光,冷冽的语气,教宫风幸有些不寒而栗。“是,我是宫风幸,请问您是?”

  “我们要站在门口谈吗?”也不等宫风幸回答,就径自走进屋,举目四望。“品味还不错嘛。”

  掩上屋门,宫风幸纳闷地跟在她身后,想着这妇人到底是谁?

  “怎么,客人来访连杯水也不给吗?”她已经好整以暇地在沙发上坐下。

  宫风幸依然处于迷雾中,因此也就傻傻地听话,乖乖地为她倒了杯水。

  “你真的给我一杯水?”她将杯子重重放下。“就这么穷吗?只给得起白开水,是这样才妄想当我儿媳妇?”

  儿媳妇?电光石火间,宫风幸终于恍然大悟。“您是郭江权的母亲。”

  “不然你以为我是谁?”李云姿态愈趋高傲。“明人前不说暗语。我就开门见山地说清楚,要我答应你和江权结婚是不可能的。原因你应该心知肚明,豪门媳妇可不是这么好当。”

  结婚!宫风幸完全没听懂她在说些什么。她什么时候说过自己要和郭江权结婚?

  李云依然自顾自地继续表态。“也别想我会拿钱打发你,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竟然还跟她扯到钱!此时宫风幸已从原本的困惑转变成愤怒状态。

  只是李云却丝毫不予理会。“我管不住自己儿子是我的失策,但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只好拿你开刀。只要你胆敢继续见我儿子,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不仅会让你一个案子也接不到,甚至弄垮你工作的公司也在所不惜,你听清楚了吗?”

  “我想您可能误会了什么。”宫风幸仍努力遮掩怒气,企图保有身为晚辈该有的礼节。“我从没答应要跟您儿子结婚。”

  “是吗?都已经背着我们偷偷结过了,还敢说我误会。”

  只见李云眉眼一挑,眼波里流转的目光……宫风幸惊愕地想着,那是鄙夷的神色吗?

  自己和郭江权的婚姻在她眼里是这么卑微不堪吗?为什么?

  “妈,你来这里想做什么?”不知何时郭江权竟然回来了!

  他一个箭步就走到李云身前。“我们回家去。”伸手就想把母亲拉离沙发。

  “你干什么?”李云也不甘示弱。“快放手。”

  两人角力拉扯之际,却听见——“等一下。”出声阻止的是宫风幸。

  她隐忍的火气,在见到郭江权之后,濒临爆发的边缘,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趁着三个人都在,我想,让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你——”她指着郭江权。“先坐下。”

  倏忽之间,流动的空气忽然凝结,郭江权沉着一张脸,找了位子坐下,李云也敛起剑拔弩张的姿态。

  “很好。”她转头对着李云说道:“夫人,让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既然您已经知道我和郭江权在日本结过婚,一定也清楚我们已经离婚了。”

  李云只是冷哼一声,郭江权却喊了声。“妈,你别这样。”

  “怎样?你自己有错在先,难道我不能生气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