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衣服!什么衣服!”

  “你的衣服。”

  “我的衣……”他低头后倒抽了一口气。“天哪!”

  自己竟然没穿衣服,这……怎么会?

  啊,他刚去冲澡,想着家里没人就没带衣服进浴室,没想到才刚走出来就碰到惊声尖叫的宫风幸,一时之间忘了自己光着身子,连忙奔回自己的卧房,边套衣服时,郭江权顿时懂了打从宫风幸进门之后的怪异行径——原来是害羞啊。

  他忍不住微笑,又不是素不相识的陌路人,裸裎相见还一度是每天上演的戏码,干么害羞?灵机一动,那么也该把“色诱”列入计划里喽,于是本来已经穿上身的衬衫换成了合身白色T恤,牛仔裤也变成了白色短裤。

  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宫风幸才悠悠转醒。

  被郭江权的裸身吓了一大跳后,她发现好不容易恢复的力气顿时流失得丁点不剩,于是只好到床上躺着,没想到还真的睡着了,只是却作了梦,而且还是春梦……

  其实也不全然是春梦,梦该是未曾发生的事情,而她不过是在梦中重温了两人曾有过的旖旎床事……

  该死的郭江权,听着砰砰砰的敲门声,她皱起眉暗自咒诅地低语,都是他害的!干么光着身子示人?这下可好了,抛了工作回家休息却因为梦而更累……可恶!

  “已经是晚饭时间,起床吃饭了,风幸。”敲门声和呼唤声交替着。

  “我不饿。”她吼了回声,没想到就听见肚子发出咕噜噜的响声。

  该死,忍不住又咒骂了声。

  “不饿也得吃东西,铁打的身体也要吃饱饭才能维持。乖,快点出来。”

  乖,我的老天爷,这哪门子鬼话,他以为自己是谁。

  春梦加肚子饿再加上睡眠不足以及这句自以为是的话语,终于让她动起怒,霍地就从床上爬起,恶狠狠地开了门,睨眼看着正准备继续敲门而抬起的手。“你最好是准备了足以媲美阿基师手艺的料理。”

  其实这真的是负气话,都已经“白吃白喝”这么段时间,他的好手艺是无庸置疑。

  只听得他说得意气风发。“阿基师!我怎敢和他比,不过可以拍胸脯挂保证,至少能让你永生难忘。”竟然乘势挺起厚实的胸膛向她。

  关于自己的手艺,郭江权的确信心满满,关于自己的身材也同样信心十足。这是色诱第一步,先用食色抓肠胃,又用美色抢关注的目光。

  这次可是火力全开,准备的料理全从她的最爱下手。

  也许因为“裸”吓过,这胸膛突然显得有点小巫见大巫。宫风幸倒是笃定地闪过,就走往厨房。

  只是一到餐桌,纵有再大的火气也很难点燃,那是她最爱的五羹肠旺还有客家小炒。

  “这……”她惊诧得哑口。

  郭江权却把餐椅拉妥,让她坐下,端上热腾白饭。“你的最爱吧,希望口味也可以变成是你的最爱,快吃吧。”

  他怎会知道?她还在犹豫,肚子已经不争气地又咕噜噜地呜叫,只好尴尬一笑,动筷大啖。

  真的超级好吃!淋上肠旺酱汁,她结结实实吃光了半碗,之后又配食那鲜美的客家小炒,吃个碗底朝天。

  看得郭江权一脸喜意,会知道她爱吃这两道菜还是徵信社提供的消息呢。

  随即又递上一大碗热腾的苦瓜排骨汤,这可是他自己的最爱。“味道如何?甘甜又清爽?”这才是苦瓜排骨汤最完美的味道。

  宫风幸只能点头,拿起汤瓢舀汤,入口的温润滑顺,在唇舌间化融的甘甜,教她舍不得开口,真的好好喝。

  啜饮之际,她想起了他曾说过的话——煮上七生七世我都愿意——是洞房花烛夜之后的早晨,他为了她做了生平第一次早餐时所给的承诺……

  她想得出神,忽而喝呛了,手一滑打翻那一大碗,洒了自己一身湿。

  郭江权惊得低喊,近身就抓起面纸往她身上擦拭。“有没有烫到?”

  尽管是担心她烫伤而有的动作,但他的一双大手却几乎游走了她胸前春色……她忙伸手拦阻,尴尬地嚷:“我没事,没被烫到。”

  他却浑然未觉。“不行,到浴室用湿毛巾处理一下。”

  随即扯着她到了浴室,弄湿了毛巾,就往她身上蹭……

  她根本无法推拒,一双手几度拦阻,却怎么也没有用,直到两人面面向对……

  郭江权这才愣了愣,发现自己一双手不偏不倚各自覆盖在那久违的粉颈酥胸,目光所及,她微湿衬衫下的浑圆若隐若现。

  他怔怔地,突然屏住了呼吸,一双手也就此定格。

  好一个惨烈,本该是色诱者却变成被诱人。

  那一夜,春梦无边的是郭江权,心事无垠的是宫风幸。

  那一晚的突发状况,教两人变得生疏有礼,这一点最最懊恼的莫过于郭江权,没想到“色诱”竟落得这般发乎情止乎礼的下场,教他如何抱得美人归?

  只是他暂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开始藉故慢跑避开了晚餐时间,而他回家时间也抓得刚刚好,来得及收拾善后,让她得以享用美味的晚餐还不用动上一根手指头料理、清洗。

  然而,宫风幸却突然感觉有那么点空虚,毕竟这段时间,只要回家总是有他在,餐桌上两人也许谈得不是十分热络,但气氛也算融洽,因此突然让她一个人独自吃饭,她总觉得浑身不自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办?宫风幸决定更加卖力地工作,只有工作可以让她暂时放下这无解的烦恼,一通需要修改设计图的电话,让宫风幸忙得焦头烂额,室内设计最怕遇到三心两意又耳根子软的客户,偏偏这类客户总是有爱乱出主意的亲朋好友,因此一整个下午,她都在努力说服客户如何平衡各方意见作最后的结论。

  好不容易定案,已经逼近下班时间,宫风幸的脖子早已经酸痛得无以复加,偏偏电话响了,是老板Peter柯从隆。

  “Peter?什么事?”

  “晚上有空吗?”Peter在电话彼端说道。

  “需要加班吗?”她怀疑自己还有体力工作,今天真的太累了。

  “不是,你需要加班吗?案子还没处理好?”

  “不,没有,都处理好了,只是以为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