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是啊,的确挺普通的。”淑美倒是没说谎,只是如果这人真是她脑海里所想的那人,那么绝对不是可以用普通来形容。

  不过,如果郭江权真是她心里所想的那个人,那么身为表妹的宫风幸怎可能不知道?怪,真的很奇怪。

  “好了,午休时间都过了大半了。”宫风幸只得开口下逐客令。“你都还没吃中饭吧。不去卖便当吗?”

  “我订了便当了,这会应该也送到了。那我走喽!要记得帮我介绍唷。”她决定趁着午休时间google一下郭江权,也许只是同名同姓。

  一回到座位,果然便当已经送到,只是目前重要的不是填饱肚子而是厘清事情的真相,她随即上网搜寻,果不其然,真是他!太子电子集团副总郭江权。

  如果郭江权真是宫风幸的表哥,那么她就算称不上是富二代千金,至少家里也该有点资产,只是同事这么段时间,倒是一点也看不出来,顶多只是小康而已。蔡淑美终于还是难敌肠胃饥肠辘辘的抗议,开始吃起便当,只是脑袋可没休息,依然还在推想郭江权和宫风幸之间的关系。那么只可能是远房亲戚喽?是为了保护他,才刻意低调。对外宣称失业,也许是某种商业策略,一定是这样的。

  终于,她的人生终于让她碰上一个真正的金龟婿,蔡淑美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宫风幸帮忙引介认识。心意已定,她随即放下便当,从现在起她要变得更匀称,要开始忌口,才能确保优雅的体态,这可是晋身豪门不可或缺的必要条件哪。

  相较于蔡淑美的积极和兴奋,宫风幸这餐饭却吃得意兴阑珊,想着淑美如果和郭江权在一起……合适吗?

  她也不知道,只是合不合适又干她什么事?一如淑美所说,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机会认识更好的人啊,只是她就是觉得不开心,想到郭江权挽着别的女人的手,对着别的女人笑,她就是觉得不痛快。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别想了吧,手上的案子还没弄完不是吗?宫风幸这样劝慰自己,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也许时机到了,答案也就呼之欲出。

  而另一头正端坐宫风幸家中的郭江权正努力和母亲大人斡旋中。

  在家中的郭江权正与母亲通电话,配合八小时的时差,他刻意在下午三点左右主动和母亲联系,避免她兴之所至突然打电话查勤,稍个不慎泄了底,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一如往常,母亲在电话中唠唠叨叨地重复叮咛。“你在美国那边要好好表现!好不容易坐上副总位置,总裁眼看唾手可得,可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啊。”

  “妈,我知道,你就别担心了,我知道自己虽然是唯一接班人,不过爸也早声明过,表现不好,随时都会把我踢下台。你就是这样才一直坐立难安吧。”

  他悄声地叹口气,其实母亲真是多虑了,父亲尽管如此说,但内心还是希望由自己的孩子接手管理自己的企业,虽然他内心中意的人选是哥哥不是他,但自己终究还是父亲的孩子啊。

  “凡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母亲依然忧心忡忡。“小心点总是好的,你别忘了还有你哥,虽然他表现得好像对公司一点与趣也没有,可是谁知道以后会怎样?”

  他不敢说母亲是位多好的继母,但从没少过一份爱给同父异母的哥哥郭佑权,只是因为父亲偏爱的态度,让她与哥哥之间总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

  “妈,哥不会这样的,你也知道,他搞出版也弄得有声有色,不是谁都可以成为畅销亚洲的天王作家的。”

  况且她明明清楚他跟哥哥始终兄友弟恭,怎么还会怀疑哥哥一片赤诚?罪魁祸首应该还是父亲,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无论拥有再多财富依然无法安心,因此如果连财富都失去,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哎,谁知道呢,畅销作家也不可能永远畅销,还是未雨绸缪点,准备好备案比较妥当,让你父亲清楚知道集团没有你不行。所以,”母亲语气忽然变得振奋。

  “我帮你打探了一下结婚的人选,你知道高氏企业吧,大女儿金妮对你很有好感,我见过了,不但美丽,谈吐也不俗,落落大方的仪态不愧是大家闺秀,铁定是当媳妇的好人选,更别提两家企业如果可以结合,那么……”

  郭江权完全知道母亲接下来要说些什么,因为高氏企业不是母亲觊觎的第一个财团企业,早听过她那番企业联姻才是壮大财富的不二法门甚至是最高指导原则。

  “那么,就让她继续对我有好感就好,见了面她可是会大失所望。”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妄自菲薄,你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抢手呢,傻瓜……”

  也正因为如此,李云着实费了番心思,家世背景当然是优先选择,外貌和人格也是筛选的必要条件,因此才会精挑细选直到今天还没个定案,更别提郭江权老是不配合。

  “妈,你就别忙了,现在不是谈恋爱的好时间,把工作做好才是最重要的。难道你真的要让我被爸踢下台?”

  “呸呸呸,小孩子别乱说话。”母亲正色地警告。“总之,你得把工作给我顾好,结婚的事情也得紧锣密鼓地进行,你只要听话,去见见对方就好。”

  “好啦好啦,等我回来再说,回来再说。就这样喽!妈再见。”二话不说,他马上挂了电话。

  这个母子俩始终不曾有过共识的话题,每次都让郭江权以这种方式骤然结束。不过,他知道母亲的耐性有限,不知道自己这样敷衍的态度还可以维持多久。

  叹了口长气,没办法顺母亲的意出卖自己的婚姻,那么把工作顾好当然得做到完美才行,因此马上联系项皇瑞了解目前进行的合并收买案件最新进度,没想到问题还真不少,两人转而透过视讯,邀集各地主管干部临时召开视讯会议……

  等终于商议出一个妥善的对策,他已经累出一身汗,休息半晌后,他决定去冲个澡,洗去满身汗渍……

  是因为太投入工作了?还是依然悬念蔡淑美对郭江权感兴趣一事无法释怀?

  宫风幸午休过后就浑身不对劲,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也理不清,总之就是不舒服,整个人精神恍惚,直到蔡淑美发现有异,硬逼着她请假回家,还嚷着要打电话给她表哥来接,若非她板起脸孔吓阻,恐怕淑美真的会打电话。

  宫风幸离开公司后,招了计程车返家,因为她实在没有体力再走到捷运站搭车,也许是因为身体太不舒服、人又太倦,一上车交代了司机开往何处,眼皮就沉重地合上,就这样盹着了,直到计程车司机扬声喊她,才惊觉已然到家。

  急忙付了车资,下车之后,她突然感觉精神好多了,莫非是睡眠不足搞的鬼?应该是,因为她才这么小眯一下,竟然有这等神奇的效果,也许谈不上精神抖擞,但身体的确舒服多了。

  哎,那么要不要再回公司工作?宫风幸脑袋虽这么想,身体却往社区大门走,搭了电梯,顺势就回到了家门口。唉,算了,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免得明天还是病猫一只,于是拿出钥匙,打开了公寓大门,没想到……

  “啊——”她放声尖叫!被眼前所见,吓了一大跳!

  为什么她家里会有男人光着身体站在客厅!现在小偷不但偷东西还都是变态?

  郭江权也被吓了一大跳,首先当然是她高八度的嗓音,再则也没预期这个时间点,她人会在家。

  一个箭步,他就来到她眼前,大手捂住她的唇。“嘘,是我啊,你这样邻居听见了还以为发生抢案,别喊了。”

  她瞪大了双眼看他,悠忽间想起,对了,她收留了前夫,果然还是处于恍惚中!

  郭江权见她终于停止了叫喊。“那我要放手了,你可别再叫了唷。”

  她点了点头,他才放开手。“这时间,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该在公司上班?”

  她讪讪地答:“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提早回来了。”目光却不知该往哪放。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他忙伸手探试她额头上的温度。“有点烫耶,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不……不是。”她试着推开他却徒劳无功。

  不是?郭江权低头却发现她胀红着一张脸。“一定是,不然脸怎么这么红?”

  “到底是哪里不舒服啊?”他又继续抚摸她的面颊,紧张地说:“你总得说我才知道怎么办啊。”

  窘得宫风幸不知该如何是好,两人贴得太近了,而他又裸身……

  “我……我要回房间。”她低低地说了声。

  “什么?”他没能听清楚,稍稍挪开了两人距离,试图听得更清晰。

  宫风幸乘隙,一溜烟就奔回自己房间,砰的一声甩上门。

  他情急地奔到她房门前,敲打着门。“风幸,你还好吗?真的没有发烧?到底怎么了?”

  她在房门另端,背抵着门,依然一脸尴尬,这人是真迟钝还是故意佯装无辜?莫名其妙看到别人裸体,还能有什么反应?

  “你别不吭声,这样我会更担心。”他实在太忧心,只得语出恐吓。“二选一,看是要告诉我到底怎么了?还是要我破门而入,你别以为我办不到。”

  这可恶的家伙!宫风幸想得横眉竖眼,这种事情非要她亲口说?自己光着身子还毫无所觉?

  “我数到十,一……”

  他才刚开始数,就听见她轻声地喊:“衣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