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郭江权瞪大了双眼,望着宫风幸摊在桌前的纸张,不能相信那竟然是——

  离、婚、协、议、书!

  “你要跟我离婚?”郭江权抖声询问。

  “不然还有其他办法吗?”

  “怎么能?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把离婚说出口?”

  “为什么不能?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你愿意跟我回台北?”

  “为什么你不愿意跟我到苏州?”

  “因为我不想放弃自我。”这是宫风幸唯一可以想到的理由。

  “自我!”郭江权蓦地火气上涌。“你的意思是你的自我比我还重要、比我们的爱还来得伟大!所以无法放弃!”

  宫风幸只是沉默,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既不能反驳可是附和似乎又少了些什么。

  “好,很好。”郭江权说得咬牙切齿。“想离婚是吧,我签给你。”

  随即大笔一挥,火速签下自己的大名,而且还写得斗大,还欲罢不能地把离婚协议书甩向她,霍地,站起身就往大门走。

  甩门声震耳欲聋,宫风幸收起那一纸协议书,望着两人的签名,泪,潸然而下……

  相爱的两个人怎会走到这等局面?

  一整夜,宫风幸都睡得不安稳,前尘往事,就这样随着夜越来越深,越发清晰。

  一段尘封两年多的情感,以为早已淡然,其实只是深埋,因而毫无所觉。

  宫风幸在闹铃声中疲惫起身,悠忽间落了泪……怎么还是这么痛!

  只是彻夜难眠的不单单只有她一人,客房里的郭江权亦然,往事历历在目,尽管他早已温习过千百遍,然而她人就近在身侧,因此回忆变得更为真切。

  朦胧中听见细微的声响,郭江权屏气凝神地倾听,该是宫风幸起床梳洗所发出,不该是这样的,他想起曾有过的婚姻生活,嬉闹着起床的两人,总爱一起淋浴之后,才开始新的一天,早餐可以简单也能无比丰盛,婆婆总是费心地帮他们打理好一切。

  相当一起出门的幸福,他已经失去好长一段时间……一定可以再找回的,郭江权这么相信着,只是没想到,等他将自己打理妥当之后,却已不见宫风幸身影,还以为至少可以在她出门前打声招呼,甚至为她做顿早餐。

  不过,他想起徵信社递交的报告里清楚写着,她没有吃早餐的习惯,通常到公司前带杯咖啡充数。当时,他有点讶然,因为两人结婚之后从没错过一次早餐。

  为什么改变了生活作息?他纳闷,然而还没有机会多想,项皇瑞的电话已经追到,谈起了目前正积极进行的收购案。

  “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项皇瑞透过视讯电话说道:“就是价钱谈不拢。”

  “相距很大吗?”

  “至少一成。”

  “我们可以吃得下这一成?”

  “可以,只是这案子就不漂亮了,社长也不会开心,你的能力也会备受质疑。”

  郭江权忍不住叹气,自己要继续仰靠数字证明能力强弱到什么时候?

  “找出最大的几笔支出,看看可以怎么做。”

  “好,不过,你有几份公文需要签,要寄到哪给你?宫风幸家?”

  这才让郭江权终于露出了笑脸。“是。”

  “你一定希望听到我说恭喜吧。”项皇瑞倒是说得有些无奈。“只是我觉得未来还是困难重重,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吧。”

  “我知道,但你不觉得就是当年我刻意逃避因此才让她离开我。”

  “是有可能,只是这次逃的也许是她,千万别小觑伯母的能耐啊。”

  “我会保护她的。”

  “就是这样我才无法说恭喜,我想你比较需要祝福。”

  “我懂。工作的事情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你还是谨慎点。”项皇瑞语重心长。“这种瞒天过海的伎俩,再怎么严密的滴水不漏还是有穿帮的时候。”

  挂上电话,郭江权开始忖度项皇瑞所言,自己的确应该更有计划一点,当初只想先混到宫风幸身边,只是如愿之后,又该如何继续?他的目的是希望找回彼此的爱。那么他该如何做?

  突然肚子咕噜噜嚷了起来。郭江权灵机一动,不是说,想抓住男人的心得先逮住男人的胃,那么反之亦然不是吗?呵呵。

  接近正午,郭江权一身劲装来到宫风幸的办公室,对着柜台小姐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你好,我找一下宫风幸小姐。”

  “请问……”柜台小姐被他翩翩风采所慑,有点傻,支吾地问。“你……哪里……找她?”

  郭江权还在思考该怎么回答,就听见远远传来熟悉的声音。“要讨论美丽建商的案子?好啊,出了什么问题吗?”

  宫风幸和蔡淑美正好准备出门用餐,人已经往门口走,没想到却被Peter柯从隆拦下。

  “吼,老板现在是午休时间,一定要谈公事吗?你不知道这样会消化不良吗?”蔡淑美拉着宫风幸继续往外走,只是突然眼睛一溜转,不怀好意地笑说:“还是其实你只是找藉口约风幸吃饭?”

  Peter没想到心事当场被揭穿,微微有点失措但仍力持镇静,笑了几声。“淑美,我看你是想混顿饭吃,才故意这么说的吧,那就一起来啊。只要你不会消化不良。”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