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一辈子!郭江权没想到可以听见这三个字,横过身子,又给了她一个深吻,许久许久才罢手,在她耳畔低语。“煮上七生七世我都愿意。”

  往常对宫风幸而言肉麻兮兮的话,此刻听来却无比深情。爱就是这样吧,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蜜月假期不长,仅有短短的三天,然而却是两人情感的加温剂,置身冲绳岛美丽的景致、湛蓝的海域、明朗的气候下,流荡的空气因为彼此相爱充盈着甜美的气息。每一天宫风幸都在爱里转醒,整个人被郭江权的爱所包围,那种安逸、安全的幸福是她从未有过的感受,也直到此刻她终于相信郭江权始终挂在嘴边的命中注定。

  如果不是老天美意的安排,两人怎会在异地相遇相恋,而她一径地推拒也没教他放弃,才终于有了今天这样欢喜的生活……对此,对他的爱意更添了几分。

  也直到此刻,她悠忽间顿悟了母亲离婚却执意不取任何赡养费的心情,是父亲对爱的背叛,伤透了她的心,若以金钱(也就是赡养费)计量,那么无疑是诬蔑了曾有过的浓情爱恋啊。如果有一天,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她和郭江权也走到了必须仳离的时候……那么自己又会如何?

  这念头一闪而逝,她还来不及细想,就让贪欢的郭江权一把箝制,再次耽溺两情缱绻的热情里……如果有一天,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这丝丝忧惧难敌热情火焰的消融,瞬间灰飞烟灭。

  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冲绳、暂别了两人几乎焦不离孟的蜜月假期,郭江权紧紧牵着爱妻的手下了飞机,置身喧嚣热闹的东京街头时,宫风幸蓦然想起,两人以后要住哪?总不能各住各的吧。

  也直到此刻,才察觉自己始终不知道他在东京的落脚处。“我们以后要住哪里?我都不知道你在东京住在什么地方呢?”在两人坐入计程车后座后,她问道。

  “是啊,可见你多没良心。”郭江权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只会一直把我往外推,从来都不关心我。”

  “哎,别这样嘛。”说得宫风幸一脸歉意。“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我都嫁给你了,这样还不能原谅我?”

  “那么亲一个我就原谅你。”

  也不管爱妻是否答应,他一个转身,就凑上自己的唇,宫风幸冷不防被袭,惊得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惜完全抵挡不住热情如火的攻势,反覆挣扎未果,遂转而张嘴抗议,却适得其反,反教他吻得更深,激切先是张扬而后渐缓,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温柔与呵护,吻得宫风幸浑然忘我,完全沉浸在这一波波爱潮之中。

  直到听见计程车司机刻意地清清嗓子的声音,郭江权才满心不舍地罢“唇”,却见新婚妻子满脸的绯红,讪讪地低着头,纤纤细手捂着被他一双大手弄乱的衫摆。

  “都是你啦!”她娇羞地将头往他怀里钻,惹得郭江权笑得一脸开怀。

  他开口请司机帮忙从后车厢拿出两人行李,乘隙将宫风幸从怀中拉离,帮忙整理衫裙,确认没有春光外泄的疑虑之后,才又拉着她的手下车。

  司机适时地将行李推至两人身侧,收下郭江权给的丰厚小费和车资之后,淡淡地开口说了句日文,就笑脸地驾车离开。

  “他说什么?”郭江权的日文程度还是很弱。

  宫风幸娟秀的面颊好不容易消退的红潮,又渐渐涌现,因为司机先生祝福他们早生贵子!

  这让她怎么翻译得出口?“说谢谢啊,还能说什么?”她讪讪地回道。

  是谢谢才有鬼,郭江权想着自己的日文程度还没差到这种程度吧。正想反驳——

  “这是哪里?”宫风幸望着眼前的独立大宅,外围圈绕着一道厚实高耸的白色围墙。

  他正想解释,倏忽之间,黑色大门一敞,出现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笑脸盈盈地以中文招呼。“回来了!SHOGO,我等你好久了,快进来吧!”

  郭江权张开手臂,开心地拥住妇人,低呼。“婆婆,好久不见!您好吗?我好想念您啊。”

  老人家笑开怀地拉开了两人距离。“这小子,说什么想念?谁不知道你来日本多久了,都到这时候才来,谁相信啊?”

  郭江权竟然撒起娇来。“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还不都是因为她。”

  随即拉过宫风幸,正式引介彼此。“婆婆不是希望我赶快找个人结婚吗?喏,我找到了。”

  宫风幸还处于雾里看花中,突然被拱上前,只得顺势弯身鞠躬,“婆婆您好!我是宫风幸。”

  婆婆也愣了愣,瞟看郭江权以眼神示意:就是这位!见他挑高了眉毛,又频频点头,无声地嚷,你这小子!

  也给宫风幸一个温暖的拥抱。“欢迎你!真是太高兴见到你了。”

  随即吆喝着屋内另一个工作人员,将两人的行李提入屋内,并让两人先行盥洗,自己要去厨房准备点吃的,让他们垫垫肚子,话一说完,人就一溜烟地不见了。

  尽管宫风幸有满肚子的疑惑,却让郭江权一句“等一下我再跟你说,先去看看主卧室”就这样被推着走。

  来到一扇木门前,郭江权一拉开,宫风幸就被眼前的装潢摆设所吸引,只是简单的榻榻米地铺,却散发一股质朴的香气,让她忍不住深深嗅入鼻中,再往前走,又是一扇木门,一敞,正对着绿意盎然的庭院,立刻让宫风幸分了神,忘我地专注凝视窗外的景色,任由郭江权拉着她靠着门扉依偎而坐。

  她望着眼前的美景,一时之间,感觉非常不真实,没想到这栋宅院竟有着如此辽阔的庭院,面积可比拟社区公园的规模,造景是典型的日式庭园,井然有序地植满不同种类的绿树、花草,看得出来是依季节更替决定栽种的顺序,栉比鳞次,有一种层次的美感,让宫风幸舍不得别开目光,一旁还砌出一方鱼池,其上还有一道小小瀑布,水声潺潺,伴随着鱼儿怡然自得游绕其中,好不惬意。

  若不是听见郭江权轻柔的嗓音,宫风幸怀疑自己是否会就这样呆望着美景直到夜幕低垂。

  “婆婆是我小时候就识得的,是台北的邻居,说是看着我长大也不为过。”他边晚边玩趣她乌黑的发丝,还忍不住低头嗅闻,哎,好香啊,教他有那么点心猿意马,只是该说的话还是得说完才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