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即便是闪婚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成真,两人耳鬓厮磨之际,逐步达成协议,有着相同的共识就是再怎么迫不及待,该有的婚礼细节也不能免,蜜月也是,宫风幸这趟日本行的终点站是冲绳,因此郭江权决定就往冲绳办婚礼。

  大事底定,就缺执行面了,项皇瑞临危受命,大半夜就这样被一个兴奋至极的男子喊醒,该有的火气都在听到婚讯后,仿佛冰水兜头淋下,顿时浑身冷飕飕。

  “你真的要结婚?要娶那个只见过四次面的女人。”

  “四次!早不止四次了,你怎么这么状况外。”

  “真正状况外的人是你吧。”项皇瑞斜睨了他一眼。“我看你是打算私订终身,完全不理会父母的想法。”

  “嗯,反正无论他们同不同意我都要娶她。”他说得一派笃定。“况且,我们已经讨论过了,要办一场专属两人的婚礼,因为双方父母不可能及时赶到,至于其他闲杂人等可以回台北之后再出现就好。”

  闲杂人等,这种话还真说得出口。“那我这个闲杂人等干么还要帮你们张罗婚礼?”项皇瑞气呼呼地嚷。“这段时间还要拚命帮忙说尽各种谎言,围堵你父母的盘问,你倒是给我说说看,为了帮你圆谎,我绞尽脑汁,头发都不知掉了多少。”

  “因为你是唯一的例外啊。”郭江权涎着笑脸。“你可是我的最佳伴郎啊,唷,对了,我也帮你找了最佳伴娘。”

  “什么!”他险些从床上摔下,竟然连伴娘都已找妥,效率也太好了。

  不愧是死党,项皇瑞的办事效率也不遑多让,他没费心多加赘言阻挡郭江权的决定,他若肯听劝,就不会留下;若他肯听劝,就不会是郭江权。隔日他就火速的找到一家颇负声望的婚礼筹办公司,中午两人就已经到著名婚纱礼服店试婚纱,一袭袭设计感十足的白纱看得宫风幸眼花撩乱,不知该如何挑选,没想到全由郭江权代劳。

  他只瞄了一眼,伸手一探就拍板定案,那款式性感得教她无法注视——背部全裸,胸前仅有一抹抓了弧线漂亮的皱摺纱与缎交叠的布料,上下成束在颈项和腰间以晶链圈围作结成圆,腰部以下是惯见的曳地长裙,特殊的材质,让双腿曲线若隐若现,一侧还开了高衩,尺度岌岌可危,仿佛一个不慎就春光外泄,其实却安稳妥当。

  “好美。”他在看见她披着嫁衣站在展示台上时,忍不住赞叹。

  其实在她眼中,他也一样高大挺拔,一袭合身的黑色西装,流线的造型,教他英气十足的脸又多了一分时尚的帅气,那一方领带,选用的是和她白纱同款布料制成,版样较为细长,让他原本颀长的身形更加修长。

  连协助试装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赞叹,好一对璧人,经过彩妆师巧手一挥,两人更加出色亮眼,摄影师的快门声不断,直嚷简直可以媲美艺人明星,不,更加具有巨星光芒,他马上改口。

  宫风幸娇羞地红了脸,目光却始终没离开过郭江权,当两人站在镜中相视而笑,也直到此刻,她才真的认知彩妆师和摄影师的话所言不假,两人的确浑身散发一种难掩的光彩,出众的外貌、优雅的仪态,的确教人眼睛一亮,然而只有她知道这光芒源自于对彼此的爱,是爱让两人闪闪发亮!

  闪耀得如此炫目,一时之间,让她有些傻,见着他准备付款时,拿出的竟然是黑卡,而单据上的数字又是如此之高,教她傻愣的恍然持续泛滥……

  那是足以教她咋舌的金额,这个男人怎能面不改色地签单?然而那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因为郭江权已经频频催促,随即又带她来到各式名牌专门店,饰品、皮包、鞋、各式名牌流行服饰……两人一一购齐,速度之快让宫风幸根本还来不及消化,也没能决定哪些

  是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只是不停地看着签单一张写过一张,每一张的数字都是她未曾拥有的组合……

  透过婚礼筹办公司的协助,两人就在马不停蹄地采购之中,完成了所有婚礼所需的一切,疲累得只能相拥而眠,却睡得如此酣畅,因为所爱就在身畔。

  婚礼当天,冲绳岛阳光灿烂却不显躁热难当,仿佛连上苍也欢欣地庆祝他们的婚配,见证这对幸福佳偶。

  湛蓝的晴空、绵长的海湾景致,相伴着美丽的教堂,蓝白色调相互辉映,有一种辽阔恢弘的气度,让婚礼显得更加气派却又不失高雅别致。

  圣坛正面的拼花是朵朵盛开的百合,雪白修长的姿态,一如新嫁娘般娇艳,性感之中依然蕴含着纯真的雅致。

  音乐不是传统的结婚进行曲,而是不知名的悠扬爵士乐,男女傧相率先步入教堂,新郎、新娘随后踩着轻盈的步伐跟进,直到在圣坛之前站定。

  项皇瑞直到此刻心上才涌现一些些触动,望着眼前浓情正盛的新人,两人胶着的热情目光几乎要化作焰火喷出,这才让他忽忽感受到所谓的幸福约莫就是这等的光景。

  那么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他是想过结婚的对象该是怎样的女子,却从未想像婚礼的模样,不都是一个样?新郎傻傻地笑着,新娘则一脸娇羞,亲友忙着吃吃喝喝也不忘频频闹场……然而近身贴近,那氛围却全然不同啊,转头注视对侧的伴娘,总觉得好面善,在哪见过?没想到她竟俏皮地对他眨了眨眼,吓得他赶忙将目光转回新郎身上。

  牧师用庄严而慎重的语气,郑重地开口。“请问你愿意与KIRO小姐结婚,并相守一辈子吗?”

  只见郭江权一张俊脸略带困惑的神色,项皇瑞暗忖,这小子该不会忘记他昨天恶补的日文吧,不是早就提醒他,不管牧师问些什么只要说那句就好,正担忧之际,就听得他大声地用日文回答,“我愿意。”

  所谓临阵磨枪不亮也光,说得还真是字正腔圆,一点也不含糊。

  反观新娘,一双晶亮的双眸闪耀着自信十足的光芒,朗声说:“我愿意。”

  牧师正式宣告他们成为夫妻,从此缘定一生,情牵一世……白鸽不知从何处飞掠而起,花洒也瞬间四散,两人挽起手臂,在七彩气球的环绕下,走出教堂。

  喜宴设在私人海滩上,参加婚礼的人除了男女傧相之外,其余都是婚礼筹办公司的工作人员,当然还有宫风幸在居酒屋打工的同事朋友,幸好有他们的帮忙,她才能顺利请假,筹备婚礼.而居酒屋老板更破天荒地关起店门三天,特别来冲绳参加婚礼顺道和妻子度个甜蜜小假。

  美食当前,醇酒入口爽飒,每个人都玩得无比尽兴,也直到此时,项皇瑞才弄清楚,原来伴娘就是宫风幸的同事蝴蝶,如果没有她适时在一旁敲边鼓,郭江权可能还没这么容易敲开美人心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