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正当宫风幸沉浸于歌声中,却惊见郭江权单膝跪下,还微挑起眉眼对她眨眼,随即从口袋取出一只硬盒!

  不会吧!宫风幸望着他手中的盒子,惊愣得顿时忘却了满身疲惫。

  “这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她略显惶恐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说罢,郭江权伸手开启盒盖的同时低语。“但却是我一直想要给你的。”

  尽管不是名牌的爱好者,但身为设计师对于任何设计她都本能的多加涉猎,每次都能从中发现许多新颖的创意,尤其是如何巧妙运用不同的材质设计而成的商品更常教她惊喜不已。

  而展现在她眼前的是拥有彩宝之王美名的宝格丽著名的B.zerol戒环,它正是这样一款设计,安稳立于盒中的是一双对戒,其上有颗小小的心,环后刻着SKL的字样。

  郭江权指着SKL深情款款地说明。“SK是SHOGO和KIRO的缩写,L则是Love,意喻着爱将永远追随着你我!你愿意收下戴上吗?”

  宫风幸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言语,自己真的够格拥有这样的戒环?两人的爱情真的有足够的深度、长度可以绵延一生一世?

  她轻触那一环戒指。“会不会太快了点?”

  “时间是问题吗?”郭江权执起她的手将之捂在自己胸前。“难道你感受不到我的心意?这段时间还无法确定我们就是命中注定彼此相属的唯一?”

  “我……”她的确感受到了,只是这情感来得太急又如此巨大,满满的幸福感教她恍如置身梦中般不真切。

  “风幸,知道我为何要选唱五月天的《天使》?”他转而将她纤纤玉手贴近自己的脸庞。“对我而言,你就是我的天使!给我力量让我能够依赖,带我远离忧伤令我始终快乐,因为幸福而感觉仿佛拥有了可以翱翔的翅膀,笑看人间的无常啊。”

  他转头轻吻她的掌心。“我希望自己也可以给你同样的力量、能够成为你的天使,答应我好吗?”

  看着他一脸的情真意切,望着再度回到他胸前的手掌,清晰地感受到他飞快跳动的心跳……仿佛是团火炙烧着!而他探询的语句虽带点雾气却隐约感受到些微的忧虑,教她忍不住心疼,凝视她的双眸闪烁着似水般的柔情……她感觉自己正在融化当中——那些犹疑、不安似乎也逐渐流淌而逝——泪,就这样悄然滑落。

  她点了头,见他笑弯了嘴角,几乎要裂开来,为她戴上戒指的动作却是十分温柔慎重,而她亦然,看着自己将戒环套入他修长手指的刹那,她突然萌生自此自己对这个男人有了所谓的责任,一如他为她唱的(天使),她也想给他力量让他能够依赖甚至也有能力可以保护他远离悲苦……

  是啊,为什么她不能做他的天使?她俯身低头凑上自己的唇,那是承诺的印记,一种心的交托。

  摇曳的摩天轮车厢里,逐渐爬升回旋下滑的转动中,爱情也渐渐沸腾至高点,回旋成一生的盟约,成就今生唯一的爱恋。

  宫风幸不止一次听过这样的说法——结婚需要冲动!此刻身历其境,果然感受深刻。

  当摩天轮已然安全降落地表,两人依旧恋恋不舍唇上的相依,直到服务人员佯装频频咳嗽的提醒,才让他们羞赧地分开,郭江权牵起她的手,快步离开摩天轮,沿途情不自禁又频频偷吻,惹得宫风幸绯红的面颊久久不褪,看得他更添情意……

  途经一处较为隐密之处,郭江权拉着她走入,樱花树下,俯低头与她面面相对,“可以吗?”他略带沙哑的嗓音。

  宫风幸被看得浑身发烫,微微抖颤的声音低问。“可以什么?”

  “这个——”语声刚落,他的唇已经贴上她的。

  不同于摩天轮上的柔情、也不是沿途略带嬉闹的亲昵,这吻来得有些急迫、热切,她感觉无法呼吸,不觉张开了双唇,却教他的舌头乘势窜入,邀她的舌共舞,一次比一次深入、一回比一回激烈……

  宫风幸嗅闻得到他独特的男性气息,感觉自己浑身发烫,双手抵着他厚实的胸膛,深怕自己就要站不住,然而他却往前移动,带她背靠樱花树干,她一愣,感觉唇上一空,那热烫的唇已经落至她的颈项、耳际,一双大手游移至她胸前,轻巧覆上抚弄,唇也顺势往下探,惹得她浑身再次战栗,喘息连连,她感到天旋地转,脑袋一片空白,身体却仿佛有自主权,呼应着郭江权的激情……

  直到听见一声粗嗄的低吼,宫风幸这才稍稍恢复神智,他已经将她紧紧环抱在他怀中,下巴磨蹭着她耳鬓低语。“怎么会这么甜?”

  喘口气,企图缓和情绪后,他才又悠悠说道:“再这样下去,我就会变成大色狼了。”

  也直到此刻,宫风幸才惊觉刚刚两人似乎有些“热”过头……尤其在他硕大身躯紧贴着她的当下,明确感受他身下的热烫。

  她感觉无比尴尬,试图挪开身子,双臂却被箝制,带点坚决却不至于弄伤她。

  “别动!”他微微拉开两人距离,但依然将她纳入怀中。“暂时就这样让我抱一下就好,拜托。”

  宫风幸只能依他,清楚地听见他调整呼息的律动,促动的心跳声清晰可闻,那不单单来自于他还有她自己,渐渐地,宫风幸察觉到周遭的空气有了那么一点凉意,也能感受晚风拂面的撩拨,蒙胧中,她想到了些什么,关于情生意动,所谓的爱欲相随……

  女人的身体不懂欺瞒,对于欲只有来自于爱才有可能发酵,不同于男子纯然只是天性结构使然,在她理智依旧懵懂之际,心已经慧黠地启动机制,教身体舞动爱之语。

  她倒抽一口气,是这样吗?忍不住暗忖自问,随即又傻笑地顿悟,当然是啊,不是已经戴上了戒指,订下了盟约,她还在质疑些什么,关于他的心意不是昭然若揭,自己的情意也透过肢体呼之“欲”出……

  倏忽之间,她思绪清明一如亮晃晃的明月,她自他怀中仰起头。“江权,我们明天结婚吧。”

  “什么!”他愣得整个人发傻。“你说什么?”

  她飞快地往他唇上一啄。“不要吗?逾时不候唷。”

  他以行动代替回答,再次攫住她的唇,火热的交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