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正当宫风幸脑子里百转千回地厘清自己的思路时,却听见他呼着白气朗朗地说道:“呵,你终于下班了,累了吗?”

  如果他不提,自己都还忘了这件事情,居酒屋生意兴隆,每次下班总教她累得只想马上瘫在床上。

  她低声说道:“还好,抱歉,我得回家了。”

  见她转身就要离开,他又忙拉住她。“等一下,天这么冷,如果不介意,让我送你回家好吗?”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可以自己回家,不用麻烦你。”风幸还是保持着距离,然而看他冻红着一张脸,终究还是于心不忍,关心地叮咛,“你也赶快回家吧,夜里只会越来越冷。”

  郭江权闻言喜形于色,没想到她竟会关心他!

  “那么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

  他急切的模样,教她再难狠下心肠。“宫风幸,我的名字是宫风幸。”

  “宫风幸!”他喃喃地复诵一遍,在确认是哪三个字后,忍不住赞叹。“真是好诗意的名字。”

  “是吗?”宫风幸不置可否,对于自己的名字从来也没想得太多。

  “怎么会想来日本留学?”

  “因为我大学读的是室内设计系,还颇喜欢日本简约的设计风格,因此就想来日本多看看,多学点东西。”

  “那么又怎会在居酒屋打工?”他蹙眉问道,内心暗忖,既然要读书就专心好好读书啊。

  是那道蹙紧的浓眉,教宫风幸感受到他出自内心担忧的诚意,终于漾起笑脸。“我想人都来到日本了,如果可以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应该是不错的体验,于是就这样开始半工半读的生活了。”

  “原来是这样啊。”郭江权从没想过可以透过打工体验生活,自小衣食无缺的他,从没想过要打工。

  “那么……”一时之间,她不知该再说些什么。“我先走了。”

  啊,郭江权愣了一下,忙说道:“请等一下!”

  只见他从手提袋里取出一条充满日本风的粉嫩围巾,来自KIRO猫专卖店,伸手递给她,笑颜说道:“几次见面,都看你光着脖子,应该很冷吧。”

  她有点意外,没想到他竟如此细心。

  “我帮你戴上。”

  宫风幸还未及反应,他已经往前靠近,将围巾妥适地包裹住她纤细光裸的颈项,随即往后稍稍退开一点距离,带着赞赏的目光,低声说道:“很适合你呢,买的时候还有点担心,喜欢吗?”

  宫风幸怔怔地,伸手抚摸着颈上的围巾,一时之间内心百感交集——从来没有人想过要为她买上一条围巾!她向来给人独立自主的印象,因此鲜少有人觉得她也只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少女,也需要被呵护和关爱,只是一条围巾,传递的暖意却是无远弗届。

  “不喜欢吗?”见她半天不发一语,郭江权担心了起来。

  “没有,谢谢你,很温暖。”她一脸腼腆,继而开口问道:“明天你还会在日本吗?如果会,那么你再来店里,让我请你吃顿饭,谢谢你的围巾。”

  “真的吗?”郭江权喜出望外。“在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明天再来找你,那么……”

  她仿佛心有灵犀。“我可以自己回家,你不用送我,天也很晚了,你早点回去吧。”

  她态度坚决,一副不容拒绝地背转过身,郭江权也只能依她,想着至少她已经愿意再见他一面甚至还愿意一起吃顿饭,这对他而言已是很大的进展。

  望着她愈离愈远的背影,那模样不知何故,揪紧了他的心,郭江权暗自下了一个重大决定。

  久候郭江权返回饭店未果的项皇瑞,只能开始动手整理行李,内心却有满满的疑问,不知道好友究竟有什么打算。

  才正想着,就听见房间门打开的声音,一照面,他马上觉得不妙,那张脸也笑得太开心了点。

  果不其然,他根本不用开口,郭江权就朗声地宣告。“我明天不回去了,要继续留在日本。”

  “你确定?”项皇瑞依然企图劝说。“那女孩是怎么说的?”

  “她明天要请我吃饭。”

  “吃饭!就这样。”项皇瑞突然松了一口气。“所以只是晚个一天而已,那还好。”

  “不,我暂时没打算回去。”

  “不回去!这是什么意思?”

  郭江权一个跨步,就往自己床上躺,双手交叉撑在枕上。“我想试着和她交往,当然前提是,她也愿意。”

  “交往!还有前提!”项皇瑞惊得放下手中打包的杂物。“换句话说,对方根本对你没意思,是这样的吗?”

  没想到却换来郭江权一顿白眼。“只是刚开始好吗?所以我才要留下来啊。”

  “喂喂喂,郭江权先生,你是不是疯了啊?你是入了东京的樱花阵?怎么莫名其妙就被一个陌生女子电得神魂颠倒,拜托,你可别失去理智,不然你父母会宰了我。”

  “她不是陌生女子,我们已经见过四次面了,而且明天就会有第五次。”

  逶吧,又不是偶像剧,这可是现实人生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