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心电感应?当她正这么想时,才发觉彼此间的沉默,好半天,他只是专注地划着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片片樱花花瓣飘落如雪花,摇曳落入湖面,的确无比浪漫啊,她忍不住忖想,难怪情侣们会相偕来到这里划船。

  当她正忘情地感受这静谧的浪漫,却又听见他说:“很美吧,让我想起你,我想以后只要看到樱花,我都会想起你。”

  蓦然间,她感受到面颊火热地烫着,这人,怎能说得如此赤裸裸,这人,怎能对见第二次面的女人如此直言不讳?

  她无法佯装自己听不懂,也不知如何面对这等情况,因此只能继续沉默。

  直到船靠了岸,她才终于开口,淡淡说道:“谢谢。”随即踏出了船外。

  “等一下,等我一下。”他慌忙地停好船只,一个箭步就跨出了船身,拔腿奔向她。

  她又叹了口气,因为自己又再次被他给拉住了,到底想怎样啊?

  “要不要一起去大阪城公园?”

  她回头冷冷地说:“不要。”随即甩开他的手,用力地转身离去。

  郭江权没想到会听见这么冷的声音,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反应,眼睁睁地看着她再次消失在视线之外。

  闭门羹二,同一个女人。哇,怎能不教他印象深刻!

  所谓无三不成礼,莫非自己还有机会再见她一次,甚至再被拒绝一回!

  一个他连真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女人,在这樱花盛开的季节悄然地在他心上烙痕。

  第三次,如果真的有第三次……要怎样呢?说得如此激昂,其实也没有具体想法,唯一肯定的是,他真的真的希望能再见到她。即便又吃闭门羹也无妨。

  是,他不自觉重重地点了头。

  隔天,星期天,宫风幸独自一人前往奈良这个闻名遐迩的古都。近午时分,她翩然抵达这个以鹿盛名的奈良公园,看着来来往往的鹿群,她有一种宛如置身古世界的奇异感受,鹿字音同“禄”,怪不得大陆人也喜欢鹿。

  仰起头,轻轻闭上眼,她恣意感受古都奈良在樱花纷飞中流荡着的禅意和风之美,耳畔有轻风掠过,静谧中的安详,教她整颗心也变得安然。

  好半天,她才低头张眼,只是入眼竟然又是那张灿笑的面孔。

  我的妈呀!“怎么又是你?”她吓得跳了起来。

  郭江权赶忙澄清。“别误会唷,我可没有跟踪你,这里是观光景点,我只是顺着官方手册走。”连忙把观光旅游随身手册递给她,好证明自己的清白。

  的确是,宫风幸自己也有一本,无奈地要他收回,“好吧。”

  只是一连遇上三次也未免太巧了,再则是谁规定遇见就一定得打招呼,难道不能就只是遇见吗?莫非他别有心机?是登徒子、色狼、人口贩子……

  看来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总之自己还是当心点比较妥当,宫风幸想起自己上回竟然跟他划了船,不免责怪起自己的粗心,也许他会认为是她给了他机会。

  还是快闪来得保险,没想到又被喊住。

  这次他倒是利用了自己高大的身形,不着痕迹地将她圈在木头围栏里。“KIRO,请等一下。”

  说时,他收起一贯戏谑的神色。“请听我说,你知道两个陌生人连续碰上三次面的机率有多高?”

  “多高?”

  “ㄟ。”没想到她会问,一时之间有些辞穷,还好他反应快,马上接道:“总之很低,低到微乎其微、几乎不可能的程度,所以你不觉得这是一种暗示?”

  “暗示?”这倒勾起宫风幸的兴致。

  “老天要我们好好认识彼此啊,不然干么一直安排我们巧遇,你说是不是?”

  我的老天爷,这也太扯了,这种说辞也太陈腔滥调了吧,都已经二十一世纪,竟然还可以听见这种八股的论调。

  她忍不住扑哧笑出声,还是饶了我吧,她忍不住在心中低呼。

  郭江权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席话换来的竟然是笑声,这是什么意思?

  见他纳闷着一张脸,她才惊觉也许自己是有些失礼了,不管怎么说,这人的确帮过自己,于是她敛起笑意,正色地说:“既然如此,如果我们继续维持这样的关系,那么老天应该会不死心又安排我们再见第四次面吧。”

  “这……”会吗?郭江权倒是没有信心,三次已经是鲜见的奇迹,四次,该是天下红雨才有可能发生吧。

  “怎么?连你自己也不相信?所以根本没有什么老天爷暗示?那么不正好,反正不会再见面,就继续保持原状不是很好。”

  说罢,她就以眼光示意,要他别困住自己,好让她可以离开。

  没想到,他却目光一闪,霍地伸手抓住她手臂。“干么?”她惊惶失措,以为他要动粗。

  “KIRO小姐,我相信,我们一定还会有第四次的相遇。”他一脸正气,满腹的诚心展露无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