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快两年没亲眼见到她了,仅透过徵信社拍摄的照片聊慰相思,如今佳人触手可及,他内心异常的激动,几乎难以自持。

  她没什么改变,还是记忆中初次见面的那个“她”。

  外型也许谈不上冷艳但自有一种恬适的安然,是她个人独特的标记。衣服没有固定色彩,然而只要穿戴上身就能彰显一种气度,俐落又不失甜美。尤其她咧嘴微笑更是风韵十足,就是这一抹笑偷走了他的心。而她爱恨分明的脾性也教他着迷,让他受苦,她说分手就再也没有商议转圜的余地,这么别扭的个性,他想要扭转情势,就只有让她再爱,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她手中提着7-11的袋子,哎,里面搞不好又是装着什么微波食品之类的吧,他悠悠地想起徵信社提供的照片。哎!她简直拿便利商店当厨房了。

  这么晚回家,又加班了吧!唉,从来也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只忙着拚命工作,这样怎行?

  打开雕花大门,她走进侧廊,消失在电梯门内。他抬眼数着时间,没多久,九楼的灯光亮起,阳台的玻璃透出一屋温暖的光,约莫是主人到家了。

  放眼望去万家灯火,每一盏灯后该是一家人和乐融融享受晚餐的甜蜜时刻,那么属于他的光呢?

  转头望向九楼那一抹光……他浅笑,不就在那?迈开步伐,他循光而行!

  宫风幸回到家,换上居家服,随便吃了个速食晚餐,看看当日新闻,把垃圾收拾一下,不到三十分钟就解决了所有家务事,接着打开电脑,继续工作。

  身为室内设计师,例行的工作就是接CASE,了解厂商的需求,利用电脑软体绘出不同风格的设计图款,再进一步协商定稿。手边正在进行美丽建商的案子,截稿在即,因此她几乎天天都带着工作回家。

  然而造成加班常态不单单只有工作,人情世故而起的零碎琐事也不少,像是淑美今天哭丧着脸对她说,因为磁碟机故障,所有档案尽毁,连带地也毁了之前公司到垦丁员工旅游的照片!于是她只得遍寻公司里同事们拍摄的照片,再返家汇整,重新烧录一份给她。

  好不容易终于把案子完成,一刻不得闲,她又继续搜寻照片,却意外掀翻尘封的记忆……眼前蓦地窜出一张张洋溢孜孜喜意的照片!照片里的男女不停地嘻笑着、相互捉弄、嘟嘴拥抱、亲吻……倏忽之间,她怔怔然,那是和“前夫”的回忆。

  地点遍及吃饭的餐厅、冲浪的海域、游乐园、风景名胜古蹟、咖啡馆……甚至还有他们的住所以及婚纱照……以及蜜月!看着看着,竟不觉唏嘘,酸楚骤涌,泪也悄悄滑落。

  哎,怎么就哭了?难道不会太可笑?都已经是不堪回首的前尘往事了,怎会萌生无以名状的怅然?

  而这些早该丢弃的生命“遗迹”又怎会保存得如此完整?她明明早就删除得一干二净,独独保有的是那枚价值不菲的戒指,毕竟不需要跟钱过不去啊!

  当然具实用性质的也在保留的行列,像是粉嫩的KIRO围巾,这可是冬天保暖的重要小物。她的人物公仔更要收妥,那象徵的是自己的脸,怎能随意丢弃!要丢也是丢他的,可惜他早带走了,否则拿来插小人也是不错的。

  至于颇具特色的特制马克杯,用来喝咖啡分量刚刚好,至于COCO香水玻璃罐里装的爱的胶囊……哎,是没什么用处,但她就是舍不得丢,就当作是傻气的甜蜜吧……

  这一思量,宫风幸恍然了,明明和“前夫”再不会有任何瓜葛,怎会生活中依然处处见得到属于他的蛛丝马迹?真是太荒谬!不过最最荒谬的莫过于是这些照片,哼,怎么还在?

  所谓斩草除根,这可是彻彻底底的祸害,事不宜迟,她当机立断,滑动滑鼠正准备要按删除键——门铃响了!

  她抬眼看桌上的大圆钟,晚上九点多,会是谁?自从搬入朴居以来,她从没有访客过。搁下电脑,她起身谨慎地走向门口,隔着门上的猫眼,想偷窥一下访客究竟是何方神圣!

  这一望,简直吓坏人!她不敢相信!一双灵动大眼死瞪着那小孔里的人,这教她怎么相信?!

  还没自震惊中回神,就听得那人说:“风幸,你在家吧!不会不认得我了吧,是我郭江权啊,帮我开门如何?”

  她的心跳莫名加快了。他——居然出现在她家门口?前一分钟,她还想着两人再也不会有交集、想着可以插小人……怎么他就这样突然蹦出来!

  更该死的是,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也该有两年了吧,自从两人协议分手之后,这人彷佛人间蒸发,彼此不相闻问,这会儿干么莫名其妙出现!又怎能不吓坏她!

  砰砰砰!他更用力地敲门,害她吓得往后踉跄而退!

  “帮我开门啦!”他转而哀出乞求的声音,“我知道你在家。风幸我找你没有恶意,就看在‘老朋友’的情分上,至少听听我说什么嘛。”

  “老朋友!”亏他还说得出口。本该对他来个相应不理的,只是怎么理智就管不住心,竟然想着——“也好,就听听他想说些什么?反正也不少块肉!”

  门一开,两人面对面,对望的一眼中,彼此心中都充盈着震慑之情,那恍如隔世再见,疑真似假依稀彷佛是梦……

  宫风幸顿时忘了该如何言语,郭江权亦然,所谓尽在不言中就是这种意态?

  好半晌,还是郭江权率先回过神,一个跨步就大剌剌地走进门,放下肩背着的硕大提袋,在沙发上落了座,彷佛回到自家客厅般怡然。

  宫风幸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怎能坐得一派理所当然?

  二话不说,她马上开炮大吼。“你这家伙,没打声招呼就自己跑来已经够没礼貌了,没让你坐还动作俐落,怎样?坐得还舒服吗?”

  他竟然嘻皮笑脸。“干么这么小气,沙发不就是用来坐的嘛。不然一起坐!”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

  什么时候这家伙有这种无赖的个性了?哼,她果然是识人不清,会离婚不是没有原因的。

  “少给我说些有的没有的。”她一股火气上涌。“你到底是来干么的?你没忘记我们已经签字离婚了吧,早已经各走各的路,不是吗?”

  “是啊,你说得都没错。”他忽而一扫戏谑神态,一脸肃然地继续说道:“不过我们终究是夫妻一场,多少还有些情分吧,我啊,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厚着脸皮来找你帮忙。”

  “走投无路?”风幸被他忽而笑闹忽而正色的姿态搞得晕头转向。“你这是什么意思?”

  “说来话长,可以先给我杯水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