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夙云 > 不良老公 > 上一页    下一页


  初春。

  满山遍野的樱花盛开着,林中挤满了游客驻足欣赏。这个季节,樱花正当时,满树缀着粉红色的花朵,朵朵迎风摇曳生姿,远观、近看,各有风情。微风轻送,花瓣好似在空中荡着小秋千,形成落英缤纷,与日本樱花雪的美景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而,郭江权没能赶得及这样的春景,却到了樱花凋谢的日子才来赏樱。

  今天下雨,天气微冷,棉絮般的毛毛雨洒下,落在他的黑色风衣上似浸润着一层薄膜般的水渍。

  他叹息!呵,樱花竟凋谢得如此快,他终是没能赶上樱花盛开的日子。

  才没几天,枝头秃了,在他眼前、地上全是樱花纷乱的残瓣,反倒是湿漉漉的路旁岩缝土壤中探出了青绿。樱花盛开、凋谢,红到了尽头,有一种壮烈璀璨,美得教人透不过气。

  没想到,他连赏樱也无法如愿。这般的无奈就如同他总是无法抓住她——生命中唯一的女人;他的爱妻——宫风幸。

  樱花让他想起了她。她就像这满山遍野的樱花,在他猝不及防之际,一闪而逝。

  他好似个傀儡,没有权利选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兀自活在母亲的要求下——接掌父亲的太子电子财团——“不”这样一个字,从来,与他无缘。

  如果当时,他不要执着非得要宫风幸跟着他一起调派到大陆苏州;如果当时,他有勇气对她说出实话;如果当时,他不要像个傻蛋似冲动的签字离婚……那么他的妻子也不会离他而去。

  活到二十八岁,他最懊恼、最沮丧也是最大的失败就是失去宫风幸。这辈子,若没有了她,纵有再多的权势和金钱,对他来说也不具任何意义。

  樱花凋零、樱花枯萎,彷佛悼念他失去的感情、失去的婚姻、失去妻子宫风幸。

  山里狭窄的小径上,雨滴纷纷地落下。他怅然失意,惘然落寞地站在已是枯枝的樱花树下。

  一台黑头轿车呼啸而来,在他身旁煞车止住,门一开,四个黑衣人从车里鱼贯走出。

  “副总,老爷找您好久了,不知道您跑哪去了?您没去上班,老爷很不高兴……”其中一个黑衣人小A着急地说。

  他回头注视这四个黑衣人——小A、小B、小C、小D——也就是母亲李云派来二十四小时监控他的随从。

  什么时候,他才能真正摆脱这种无时无刻紧迫盯人的钳制?

  “我没事,只是来赏樱罢了。”他说得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心底却清楚知道自己不应该跷班,但他真的需要喘息的空间。

  “副总想赏樱,可以叫司机载您来。您这样突然不见,让老爷非常担心。”这是小A说出来的场面话。他没说出的则是:“副总啊,还好我们有最新的GPS科技,追踪到您重型机车的位置,不然就没得混了!”

  他深深叹息。无奈的叹息。

  家族事业是桎梏也是枷锁,成为他一辈子摆脱不了的包袱。

  他和哥哥郭佑权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感情却是好得不得了,不过同家不同命,两人命运截然不同。

  哥哥天性放荡不羁,从来不受爸爸的摆布,坚持走自己的路、成就自己的梦想——成为华人畅销书天王作家,也顺势接掌奶奶所经营的、全球最大的荷琳出版社。

  对哥哥而言,他可以恣意随兴地对不中意的事直接说“不”,可是他不能。

  尽管父亲与哥哥两人每次见面总是一言不合、恶言相向;但是他知道父亲内心最疼爱的孩子还是哥哥,而一生最爱的女人则是死去的大妈,因此哥哥无论做什么、再怎么不合他的心意,他还是任由哥哥为所欲为。哥哥在父亲心中就是这么无可取代的地位!

  反观郭江权是父亲再婚生下的孩子,虽同样是亲生却因为对母亲李云的爱不及大妈来得深刻,因此对他的关爱也就少了许多,而母亲对此也了然于心,导致她缺乏安全感,汲汲营营地谋划夺权、争产,因此对郭江权的要求也就更高,一般言听计从是基本条件,课业或是才艺优秀杰出更是不可或缺,所以他从没有任何说“不”的机会。

  由于哥哥执拗地追求自己的梦想,接掌财团的大任终于如母亲所愿地落在他身上。如今二十八岁的他已是太子集团副总裁。

  眼看雨势越下越大了,随从连忙恭敬地为他撑起黑伞,不顾自己已经淋得一身湿。

  他不忍见随从淋雨,遂命令道:“走吧!我骑自己的重机。”

  这台价值数百万的重机是他的最爱,每当情绪不佳时,飙车是他宣泄压力最好的方式。

  “副总,山路蜿蜒曲折,地面凹凸不平又湿滑,而且下着雨更会影响视线,骑车太危险了。”看似婉转的关怀,言下之意却是——“拜托,别再找麻烦了。你的命超值钱,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副总还是上车吧!如果您不介意,这台车我叫小C骑。”小A低声下气地提出意见。

  他呵呵干笑一声。“我、很、介、意。这可是我的宝贝车。不用担心,我会小心的,你们就在后面跟着吧。”

  戴上安全帽,他跨坐上重机,发动引擎,呼啸而过——沿路铺满粉红色的樱花残瓣,瓣上依稀可见晶莹剔透的水滴。这般美丽的视觉感受,如此浓郁的春天气息,让他不断想起与宫风幸相遇的瞬间——那一刻,无与伦比的美!

  回忆如潮流般自脑海中闪逝,心头也涌现满满的哀愁——心爱的女人已不在身边!

  为什么人无法抓住永恒?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那么他最想做什么呢?想到这,他将重机手把愈握愈紧。啊!他是多么地想念宫风幸,多么希望此刻她就蜷缩在自己怀里。如果真有世界末日,那么他只想与她在一起,是生是死他都只想有她相伴!

  心意已决,他暗自起誓,无论如何都要把她找回来,重新点燃爱火,再续未尽的夫妻之缘。

  标榜独立自主的新时代女性,生命中怎可能只有一个男人!

  “都什么时代了,还要女人从一而终!”淑美边吃着美味的午餐边说。“除非男人也可以做到。不然,谁不是边走边看,在还没有遇到所谓的真命天子前、在还没开口说我愿意,每个人都有权利可以随时分手、悔婚的。不是这样吗?”

  “是啊!”宫风幸没多说话,只应声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