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无奈当初为了买粮,太子府的现银被掏空,轩辕璟韬动用了开春祭祀的银两,还以寒灾为由又多申请了五万两,全投入这次的买卖之中。

  玉雪溪他们来上这一招,将他们打得措手不及,而开春祭祀的准备工作已经要开始,但是没有银两根本无法动作,有一些先行订制的物品也到了该付款的阶段,底下负责的人员每天上太子府向他申请银子,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这事若再拖下去定会传到父皇那里去,他藉机发国难财的事情曝光,届时他的太子之位真的会被废掉,没有法子只好赔本卖掉。

  待所有粮食脱手,轩辕璟韬将三十万两交给手下去处理开春的祭祀事宜,看着结算后手中的现银连二十万两都不到,气得将屋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整个太子府笼罩在一片冰风暴里。

  本想大赚个两三倍的,这一来一去却让他赔上一大半库房现银。

  虽然之前有赚,但那时他们想等着粮价再被炒得更高时再脱手,贪心的下场就是惨赔。

  轩辕璟韬气得牙都快咬碎,一张脸黑得跟墨汁一样。

  该死的轩辕璟寰,他怎么不在冷宫里老死,一出来就专门破坏他的好事!

  这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等他当上皇帝,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轩辕璟寰!

  §第十五章 最终的惩处

  提前到来的寒灾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朝廷上的官员也生不出法子,若从邻国运粮过来最快也要三个月,但碰上大寒冬,路途难行,等到达百姓手中恐怕要耗费五个月以上的时间,到时恐怕已经有数百万名百姓饿死。

  在苦思不到解决饥荒的对策时,没有想到轩辕璟寰竟然轻易地解决了这个难题,救百姓于水火,挽救了一场百年浩劫。

  轩辕璟寰的声望如日中天,得到文武百官们的推崇,私下开始有撤换太子的风声。

  相较于轩辕璟寰的扶摇直上,轩辕璟韬的声望却是如坐溜滑梯一样不断往下掉。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所做过的事情总会有蛛丝马迹,轩辕璟韬藉着饥荒敛财这事,不管他们的行事如何隐密,还是多少有一些消息传出来,而传出这些消息的不是别人,正是借银两给轩辕璟韬采购粮食的那些富商。

  这些传言像风一样传遍全国,甚至传进了皇帝的耳朵里,皇帝得知后大怒,下令彻查。

  可皇帝才刚命人暗中调查,翌日就有一封书信送到了负责查办此事的大理寺卿手中。

  里头记录的全是轩辕璟韬购买粮食的时间、向那些富商借调银两的借条,以及粮食进出货成本与获利的帐本等等,还有证人的供词及画押。

  大理寺卿出门要与同僚讨论此事的真实性,却发现那些证人已经直接被送到他家门口,经过询问确认事情属实,他赶忙进宫呈上奏摺说明一切。

  轩辕璟韬发国难财这一事根本无须逐一找出证据与证人,就有人直接将一切奉上,无疑是告知皇帝轩辕璟韬早被人盯上,摆明了警告他别想徇私将这事压下。

  身为太子,轩辕璟韬做出这种事天理不容,皇帝气得将龙案上成堆的奏摺给掀了,连案桌上上好的老坑端砚也被他砸个稀巴烂,御书房里大半物品难逃支离破碎的命运。

  一阵发泄后,皇帝的滔天怒焰终于稍缓,深吸几口大气缓和还残留在胸口的那股愤怒,对着一旁瑟缩在柱子后方的高总管命令,“马上派人去将太子跟姬仙儿给朕押进宫,不得有误!”

  “是的,奴才这就去。”高总管像是脚底抹了油一样飞快的溜出去,就怕自己慢了一点,会成为替罪羔羊替太子承受皇上的怒火。

  在轩辕璟韬跟姬仙儿被强制押进御书房前,原本一片狼藉的御书房已经被重新整理得一干二净。

  两人到来后,在龙案前恭敬的下跪行礼,“参见父皇(皇上)。”

  片刻过后,御书房内依旧一片沉寂。

  久久未等到起身的命令,轩辕璟韬微微抬起头想看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父皇为何会动怒。

  就在抬眸的瞬间,一个天青色云纹笔洗往他头上砸去,他的额头瞬间破了一个碗口大的伤口,血流如柱。

  跪在一旁的姬仙儿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得惊声尖叫,“啊!”

  “堂堂一个太子,未来整个王朝都是你的,你竟然如此短视近利,跟着不肖商人一起发国难财,坑杀百姓,你把百姓放到哪里去了?百姓在你心中算什么——”皇帝气得长臂颤巍巍指着他,声嘶力竭地怒喝。

  “你派人半途截杀你六弟的恶行被揭穿时,朕就警告过你,你身为未来的一国之君,凡事要三思而后行,因为你一旦做出错误的决策,会害得全国百姓陷入不安与动乱之中,凡事要以百姓为先。朕还要你利用这半年闭门思过好好反省自己错在哪里,结果你不仅不知悔改,竟然还做出哄抬粮价、弃百姓生命于不顾这等天理难容的事情!”皇帝目皆尽裂,怒瞪着轩辕璟韬。

  “不,父皇,父皇,这不是儿臣的想法……不是儿臣的主意……”从未见过皇帝如此愤怒,轩辕璟韬全身发抖,惊恐的为自己辩解。

  “事到如今你还辩解!奏摺上写得清清楚楚,人证物证皆有。是你轩辕璟韬以太子的名义向富商调借银两,更自傲狂妄地说自己是未来的皇帝,这个国家迟早是你的,你不过是提前行使皇帝的权力,若是识相就赶紧将你所需要的银两准备好。你行啊,轩辕璟韬,你老子我还没死!”皇帝的怒火不断往头顶飙窜,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几乎要将御书房的屋顶给掀了。

  轩辕璟韬一听脸色大变,马上否认,“不,不,父皇,儿臣从未说过那些话,那些话不是儿臣说的,请父皇明监……而且收购粮食再高价卖出这事也不是儿臣的主意……”他颤巍巍地指着一旁的姬仙儿,“是神女,是她提议的,是她让我这么做的……当时……”

  这时轩辕璟韬已经顾不得对姬仙儿许下的承诺与甜言蜜语,为了脱罪保命,直接将她推了出来,一五一十地把整件事情的始末告诉皇帝,“是这样的,当时……当时她预言即将有寒灾跟饥荒发生……”

  姬仙儿想为自己叫屈,可又开不了口,这些确实是她提议的,也是她执行的,喊冤没人会相信,只能尽量缩着身子减少存在感。

  听完轩辕璟韬所说,皇帝的脸色更为难看,脸上一片冷厉和阴驽,他万万没料到太子竟然这么听一个女人的话,完全不顾百姓,日后这国家若是交到他手中,是不是会改朝换代,抑或是由女人垂帘听政?他简直不敢想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