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雪溪姑娘,这边请,请小心脚下,因为昨夜下了场大雨,地还没干透。”笔墨恭敬的领着第一次上灏王府的玉雪溪穿过铺满鹅卵石、两旁种满秋菊的小径。

  “笔墨,不急,你也别踩进水洼里让出干的地方给我走,走我前头没事的。”玉雪溪不着痕迹的观察着轩辕璟泽的贴身小厮,这还真是玲珑通透的心细之人。

  “雪溪姑娘,不好意思,因为部分回廊损坏,正在整修,因此才请您绕这么一段路,您千万别生气。”这雪溪姑娘可是未来的主母,可得好好招呼着,让未来主母留下好印象,所幸雪溪姑娘的性子挺好的。

  地上积水未干,不少大户人家的姑娘看到这情况早已经开口骂人了,没想到雪溪姑娘不只不怪罪,还这般体贴,真是个好主子。

  “我能理解,放心吧,我不会同你主子说什么的。”笔墨大概是担心她同轩辕璟泽抱怨才会做这番解释,不过说真的,他想多了。

  “雪溪姑娘,这边请,绕过芍药园就到主子的院子了。”

  她诧异地看着这一园子灿烂的花,“想不到灏王府有这么大片的芍药!”

  “牡丹与芍药长得虽然十分相似,但主子的母妃喜爱芍药胜过牡丹,因此主子让人在王府各处种下大片苟药。”笔墨停下脚步解说着,又道:“小的听说雪溪姑娘也喜欢芍药。”

  “咦,你怎么知道?”

  笔墨抓抓头,“是主子知道您喜欢芍药,因此从光州回来后,便命人将院子里那片潇湘紫竹移走,命宫里的花匠寻来可在秋季开放的新品种,种在景沉院,日后秋天时只要推开窗子,雪溪姑娘便能看到满园子的芍药。”

  听到轩辕璟泽为了她特地将喜爱的潇湘紫竹移走,她心下一阵感动。

  沿着芍药园走到尽头,一堵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波浪状的白墙映入眼帘,月门上挂着刻有“景沉”两个大字的黑色匾额。

  “雪溪姑娘,我们进去吧,主子这会儿应该已经忙完了。”笔墨领着她进入景沉院,指着特别与主屋区隔开来的另一间屋子,“您先进屋等主子吧,小的命人给您备点水果。”

  “先别急,你别跟来。”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玉雪溪咧出一抹贼贼的笑容,蹑手蹑脚朝书房走去,想偷偷到窗子边听听里头在说什么。

  哪里知道,她才刚走到窗边便被发现。

  轩辕璟泽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进入书。

  她像是被人抓到把柄一样尴尬的讪笑,“我动作都这么轻了,而且还在屋外,你怎么会发现……啊!”

  轩辕璟泽抬手将她自窗外给抱进屋内,让她安坐在他平曰累的时候用来短暂休息的矮榻上。

  她这才发现书房内还有他的四个手下,这下好尴尬啊。

  因为被抓包,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乖乖地安静坐在矮榻上。

  “继续。”轩辕璟泽坐到她身旁,撑着一边脸颊,看着四个手下。

  “主子,我们潜伏在太子府的人回报,太子并没有任何异常迹象,也未接见过同一个人两次以上,唯一的例外只有姬仙儿,不过姬仙儿现在是太子的女人,所以……”因为玉雪溪在场,禀告此事的夜雨显得有些尴尬。

  “等于收购粮食的目的只有他们两人知晓,其他人没有一个知道。”夜雷嘀咕着。

  “总不会是想卖粮食吧?”夜电烦躁的抓了抓头。

  听着几人讨论的内容,玉雪溪瞬间明白话题是什么,随口说了句,“就是卖粮食啊,姬仙儿替太子收购粮食为的就是要靠卖粮食大赚一笔,要不然收购那么多粮食做什么?吃饱撑着吗?”

  说完她突然有些后悔,她是不是透漏太多了?她赶紧将话题稍微扯开,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可别说他们有爱心要布施米粮,你们信吗?我可不信。”

  “卖粮食大赚一笔?”夜风纠结地瞅着一脸理所当然的玉雪溪,“既无天灾又无人祸,光州的水患也度过了,怎么靠卖粮大赚一笔?”

  “姬仙儿。”轩辕璟泽眼底闪过一记光芒,表情凝重的看着他们,“预言,姬仙儿应该是看到了什么,因此让太子大量收购粮食。”

  “看来是要闹饥荒了,若真如我们所猜测,那轩辕璟韬根本枉为太子,竟然想发国难财!”夜雷怒道。

  “不管这事是否是真的,夜雷你带着人马紧盯太子与姬仙儿的动静,夜雨、夜电你们带人去粮仓看着粮食的进出,不要打草惊蛇,做好纪录。”轩辕璟泽即刻做出决策同时下令。

  “不打草惊蛇?主子,这是立功的大好机会,不向皇上禀告吗?”夜雨有些不解。

  “姬仙儿看到未来会有天灾发生,却没有禀告父皇,反而是私下屯粮,其中的关键你们没有想过?”

  四人顿时恍然大悟,不约而同回应道:“一箭双鵰!”

  “想来太子是做两种打算,既能博得名声,又能无声发大财。”轩辕璟泽冷哼了声。

  “主子,不将这事禀告给皇上,让皇上下令提前准备抗灾吗?”夜雷问着。

  “大皇兄才刚从冷宫出来,你将这事透漏给他,让他去提醒父皇。”

  “是的。”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你们都下去吧。”

  四人领命后随即自书房消失,偌大的书房顿时间只剩下两人。

  轩辕璟泽走向玉雪溪,将她抱进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低头啄了下她的红唇,轻着嗓子问着,“雪溪,想我了吗?我很想你。”佾一不隐藏自己的情感,对她说出他的思念。

  这些天军营里举行阅兵,他无法离开军营,回到王府又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处理,无法拨出空档前去探望她,只好命人将心中思念的人请过来。

  “你都忙完了?”两人许久未见,再次相见她竟然感觉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回应他的问话,转移话题。

  “小鸵鸟。”他轻笑一声,不给她逃避的机会,食指勾起她的下颚,再次吻上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