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我家主子啊,是世外桃源的家主。您是庄子里的客人吧,主子行踪不定,么若是要他,可以到柜台去问问。”

  “感谢,感谢。”高总管掏出两枚碎银赏给两位庄稼汉,“这是一点小意思,别客气,收下,收下。”

  两位庄稼汉跟高总管一番推辞后才肯收下。

  “主子,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去找玉家主?”高总管扶着皇帝小心走过田埂。

  “自然,这种有利于民的东西要赶紧制造,普及全国才行。”真想不到他只是前来暗中观察泽儿执意要娶的女子,却让他发现这个大发明。

  主仆二人返回原处的期间,负责保护皇帝的暗卫已经前去问清楚玉家人的住所,当下便带着他们朝着玉家人所住的院子前去。

  沿着种满芍药花的小径走着,他们来到一处十分雅致的庭院前。

  看见院门深锁,高总管抬手敲门。

  不一会儿,一名中年男子前来开门,疑惑的看着一大早来敲门的陌生人,“小的是玉府管事,请问几位是……”

  高总管抱拳,“我家主子姓龙,想见见玉家主,还请通报。”

  门外这几人看起来像是前头的客人,一般客人是不能进到后院来的,但中间那位留着胡子的男人带着一种威严气息,从他身边这位下人的语气与简单行礼的手势来看,应该是身分十分尊贵的客人,不好得罪。

  “几位请随小的前来。”管事抱拳做出请的动作,“龙老爷,主子正在后院,您先在大厅稍坐,小的即刻去请主子过来。”

  就在几人前往大厅时,忽地,一种像是东西破裂、倒塌的声音传来,皇帝与高总管顿时怔了下,不约而同朝声源的方向望去。

  管事很淡定的朝那方向看了一眼,淡然的神情好像这种事情很常发生似的,“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这是我家主子正在制作的物品所发出的声音,请勿惊慌。”

  “你们家主制作何种物品?怎么会发出这剧烈声响?”皇帝问道。

  管事顿时一阵不好意思,“这是……物品制作失败所产生的爆炸声……”

  主子已经连续做十多天了,东西还是没做出来,被人这么一问真是尴尬。

  还好这里离客人休憩的地方有些距离,传到那里的声音也很小,否则三天两头这样,还不得把来住宿的客人们给吓跑。

  “带我去看看。”

  “这……”管事为难地看着皇帝。

  “主子让你带他去看,你就带他去,拖拖拉拉的做什么!”高总管亮出能证明皇帝身分、上头刻着“如朕亲临”四字的九龙玉牌。

  管事一看到吓得立马下跪,因惶恐而上下排牙齿打颤,问安道:“草民,草民……见过皇上……”

  “行了,起身吧,朕微服出巡的事情不想人知道,你立马朕前去见玉府家主。”

  “是,是,龙大人请随小的来……”管事战战兢兢的领着皇帝前往后面的作坊。

  与此同时,玉涵成正与李韵趴在石桌上,拿着一枝炭笔对铺在石桌上头的一张大纸比划讨论。

  “韵儿,我已经按着你说的改变了材质,怎么还是炸了呢?”玉涵成百思不解的瞒咕着。

  “难道是成分有问题吗?看来还是需要再做修改。”李韵在纸上涂涂改改,写着别人看不懂的数字。

  这时皇帝已经到来,只见作坊外堆满像是半成品的东西,还有一个被炸得粉碎、已经看不出外观的东西,想来这就是方才爆炸的东西。

  “龙大人,草民的主子跟夫人正在那亭子,请跟草民来。”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能够见到龙颜,管事到现在还觉得自己处在梦中,脚步虚浮的领着皇帝前往亭子。

  “主子,有贵客来访。”管事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顾不得喘气,赶紧提醒正在讨论的两人。

  他这么一喊,两人这才发现有人进了他们的院子,纳闷地看着朝他们走来的两人。

  “主子,贵客对您所做的那两样农耕器具很感兴趣,因此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您。”

  管事边说边擦着不断冒出来的汗珠,在前来的路上,他们已说明来意。

  “耧车跟水碓吗?”玉涵成有些纳闷地看着皇帝。

  这人一身贵气,从穿着就可看出非富即贵,本身还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严,怎么会对缕车跟水碓感兴趣?

  不过那男子怎么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是的,主子。”管事两脚一直不停的抖着。

  “老江,你这是怎么了,体力不支吗,怎么一直发抖?我让厨房给你炖只鸡补一补吧。”

  管事在内心咆哮着,主子啊,皇上就在面前,您怎么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啊!

  “主子,小的没事,您赶紧拜见这位大人!”管事焦急的对他挤眉弄眼打暗号,却听身后传来一记咳嗽声,让他不敢再说下去。

  玉涵成这下总算明白管事在抖什么了,拜见?

  想来这位龙大人的身分很不一般,不过再怎么不一般,有他那未来女婿的身分高吗?

  老江见到灏王时也未像今天这般失常,这位贵人的身分莫不成更为尊贵?

  就在他揣测之时,皇帝向前一步,“玉家主,我对你所做的那些器具十分感兴趣,这才冒昧前来打扰,想请教后头那座小山谷里头的农耕器具可是你做的?”

  “不知大人怎么称呼?”玉涵成作揖恭敬问着。

  “在下姓龙。”

  龙!玉涵成心下一惊,莫非是……

  他才这么想,皇帝看着他的脸庞,突然峥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玉弟,是你吗……”眸光有些不确定的紧盯着玉涵成。

  玉涵成有些愕然地抬起头,看着跟记忆中不太一样的人,惊骇的张大了嘴,艰温的问着,“三哥,是你吗?”

  这一声三哥让皇帝更确定眼前的玉涵成就是他的义弟,上前握住他的手,一手用力拍着他的肩膀,高兴地说着,“玉弟,是三哥,是我!”

  他排行第三,因此他们刚认识时,便让玉涵成喊他三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