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若是在回京的半途遇上大雪,那行程将受到阻碍,她有可能被困在当地动弹不得。

  “小姐,过了那片林子就是京城地界了。”车夫回头朝着车厢道:“明天中午前应该就可以回到京城。”

  “知道了。在前头的安康镇停下来,找间好点的客栈,今晚好好休息沐浴一番,明天早上再出发。”虽说是京城地界,但也要再一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京城,这种感觉好无奈。

  就在车夫甩动缰绳催促马匹加速前进时,官道上有一批黑衣人朝他们疾驰而来,滚滚烟尘弥漫整个天空。

  这份气势让护卫跟车夫顿时心生警觉,不着痕迹的握住腰间配剑。他们先前都经历过前往光州途中的追杀,所以没人敢大意。

  眨眼间,那群黑衣人已经来到他们面前,将他们团团围住。

  玉府护卫拔出随身武器,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马车里的玉雪溪嘴角剧烈的抽了抽,不是吧,都要回到京城了还闹这一出。

  看对方这架势,她的心沉了下来,今天她恐怕是凶多吉少……

  蓦地,一名黑衣人问道:“可是玉府的车队?”

  “你们是哪方人马?”玉府的护卫也反问。

  这时又一匹马疾驰而来,上头的人朝着那名黑衣人道:“夜阑,不得无礼。”

  他来到玉雪溪的马车边,将灏王府的令牌送进车窗里,“雪溪姑娘,我们是灏王爷的手下,在下夜星,王爷将亲自前来接你。”

  一听到灏王爷三个字,玉府所有戒备的人瞬间松了口气,却也没人敢大意,仍旧警戒着四周。

  玉雪溪朝车窗外望去,“你们主子呢?”

  “就在后头。”夜星让过身体,其余黑衣人也让出一条道路,让她可以清楚看到前方。

  果不其然,是轩辕璟泽平日出门所搭的那辆马车。

  她将令牌还给夜星,“抱歉,不是不愿意相信你们,而是这一路过来,怕了。”

  她前往珠州等地时,子勋派了人马给她,昨天她得知他们的训练营就在附近,想着他们完成任务后必须回训练营,而京城官道来往的人众多,没有人敢那么大胆地在半路拦杀,因此主动让他们先回去。

  子勋的手下应该是有特殊的联络管道,今早便跟她说他们主子已经同意,用过早膳后便离去。

  当他们被这一群黑衣人包围时,她心下只想问候老天爷,事上没有这么凑巧的事吧!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在下能理解。”

  不一会儿,马车在前面停下,她站在马车边笑眯眯的等着。

  轩辕璟泽踩着沉稳的步伐,嘴角勾着浅淡的笑容,一步步朝她而来。

  在芙蓉县时他的脚还有点跛,旦无法长时间行走,现在从那挺拔的走路姿势来看,他已经完全恢复,让她整颗心终于能够放下。

  “子勋,你来接我?”她向前握住他的手。

  “自己的女人不是该自己保护吗?”

  “我很开心能够在这边看到你。”原来他要亲自来接她回京,难怪会同意手下先行离去。

  这时夜风牵了匹毛色油亮,额头处有一道白色闪电花纹的黑色骏马前来。

  轩辕璟泽接过旁人递来的披风,替她罩上,系好带子,“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就在附近。”

  他翻身跃上马背,朝她伸出手,弯身一把捞起她的腰,将她安置在他前面。

  “你们先到前面的镇上安置,不许跟来。”说完手中的缰绳一挥,“驾”一声,膀下、坐骑如闪电般向前疾驰而去,消失在众人眼前。

  “子勋,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

  迎面的冷风吹得她有些不舒服,她朝他怀里躲了躲。

  他松开一手将她按在自己怀中,“圈着我。”拉过自己的披风将她整个人包覆住。

  她的脸颊与身子贴靠在他健硕的胸口及温暖的怀抱,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冷香,隔着衣裳隐隐传来的热度让她的脸蛋不禁浮上一层嫣红。

  不知过了多久,她探出头来,发现眼前的景致变了,满眼所及荒烟蔓草,十分荒凉,不由得问:“子勋你要带我去哪?”

  “带你去见我师父。”轩辕璟泽指着前方一条几乎被枯叶与枯枝给掩盖的小径。

  “你师父?”

  “是的,除了无尘大师外,我还有一位教了我五年功夫及兵法的师父。当年我第一次上战场时,师父也跟着我一起,打胜仗那一晚他便离去,只留下话说日后我若要娶妻,便带上山让他一见。”

  “听起来像是视功名利禄、金银财宝为粪土的世外高人啊。”

  他轻轻笑着,“确实,师父的确如此,什么东西在他眼前都是尘埃粪土。”

  “感觉好像是仙人来着。虽然你也长得像谪仙,但是感觉你跟你那师父性子不同,不过按理说你的性子应该会多少像你师父一点吧。”

  “每个人所追求的东西不同。”

  “也是。”

  没多久,马儿在一座看起来已经有些岁月的陈旧宅子前停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