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她哪里会不了解他话中的含意,还不是当初黥安叔说金银财宝比较重要,匾额要当柴烧。

  她很无奈的撇撇嘴,“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身体比嘴巴诚实,嘴巴说不要,心里是比谁都重视。”

  她将汤碗交给经过的下人,勾着他的手臂在院子里漫步。“子勖,太子都来了,你是不是很快也要回京城了?”

  “左右不过七八天就会动身回京,雪溪可要跟我一起?”他抚摸着她的脸颊,柔情看着她。

  她猛力摇头,“不了,我可不想被人当成箭靶,一路不痛快。”要是眼神能杀人,她的身体大概已经被姬仙儿射成筛子了。

  “这边的事处理好,完成交接后,我还要到有粮仓之称的珠州、明州、成州一趟。我们去年就已经跟这三州八成以上的农户买下今年秋收的作物,数量之大,马虎不得,我必须去盯着。”

  轩辕璟泽沉思了下,“也好,在事情尚未成定局之前,你还是避开她,免得有意外。”

  他知道她肩上的责任重大,加上姬仙儿计画失败,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他担心会危害到她,否则他绝对会反对她只身一人前往外地。

  “事情?什么事情,什么定局?”她水眸微眯瞅着他。

  “没什么,昨晚宴会我被暗算,不过我已反将一军,现在那人正在自食恶果。”

  她歪着头困惑的看着他,“谁这么大胆敢暗算你?怎么暗算?”

  了解子勋之后她才发现他就是个腹黑的主,他不要挖坑给别人跳就好,别人想设计他,那简直是不知死活。

  不过他曾经是皇上最属意的接班人,自小便接受着帝王教育,没有一点心机哪能在那尔虞我诈的宫廷里活下去。

  “姬仙儿在我的茶里下药,我便将计就计成全了她与太子。”细节太过阴私,他不想让她知道太多,只是稍微带过。

  “嗄?她跟太子!”她嘴角用力一抽。

  “太子一直爱慕着姬仙儿,他舟车劳顿大老远前来探望我,我总不能不好好招待他一番,尽尽地主之谊吧。”他扯出一抹笑,“太子应该会很喜欢我送给他的礼物,我这也算是成人之美。”

  “你不觉得愧疚,良心不会不安吗?”这男人也太狠了吧,竟然把一个爱慕他、陪在他身边帮他逢凶化吉的女人送给太子。

  他一点也不觉得愧疚,阴沉冷笑了声,“敢设计我,给我下药,就要有勇气承受我的报复。”

  夕阳缓缓从天边落下,将云层染成一片迷人的彩霞,几只倦鸟飞过天际急着归巢,两道身影相依着坐在玉府最高的楼阁上。

  玉雪溪倚在轩辕璟泽怀中,一起看着瑰丽绚烂的云彩和金色夕阳。

  夜色渐渐降临,瑰丽的天际逐渐被蓝紫色蚕食鲸吞,一颗星子在天边闪耀……

  “天黑了,入夜较凉,我们下去吧。”他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她摇头,继续依偎在他怀中,贪婪的想把握最后一刻相处的时光,“不想。”

  玉雪溪的视线落在下方不远处忙着整理行李,将各种箱笼搬上马车的下人身上,看着这一幕,心情又落寞了几分。

  明日大家就要分三路返回京城,太子是储君,不能离京太久,因此与姬仙儿先快马回京,子勋跟八皇子属于伤患,不能赶路,只能慢慢来,黥安叔跟当归要照料他们,一同上路,而为了安全起见,宫大哥与晓瑜自然是跟着他们;爹娘则是继续游山玩水,一路玩回去。

  只有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回京。

  她只想把握最后一点相处的时间,不然等下次再见到子勋,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

  一想到只有自己必须孤零零地前往别处,她心里就忍不住埋怨一下父母,有父母像他们这样的吗?把管理家中产业的责任全丢到唯一的女儿肩上,然后夫妻俩到处逍遥,一点都不担心她把偌大家业弄垮。

  遇上一对这么不负责任的父母,她也真是没辙。

  “不饿?”

  她咬了咬下唇,语气幽怨的道:“没心情吃饭。”圈着他腰身的手又紧了一些。

  这些细微的动作代表着什么,轩辕璟泽岂会不知道,他也跟她一样不舍,心下轻叹了声,俯身在她还未会意之前,吻住那片被她咬出一片嫣红的水嫩唇瓣,“别咬,咬破了我会心疼。”

  他大拇指温柔地摩挲着她的脸颊,在她唇瓣间提醒,“傻丫头,眼睛闭起来……”

  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带着几分沙哑,彷佛芬芳的醇酒一样,让人不自觉沉醉其间,闭上了眼睛。

  轩辕璟泽一点一点慢慢的轻吻着她,反覆细吮,带领她一同体验诱惑人心的情事,感受彼此的心意……

  不知过了多久,轩辕璟泽才结束这意犹未尽的一吻。

  玉雪溪一张俏脸快跟晚霞一样红,含羞带怯的咬着下唇垂下眼睑,不敢与眼底闪耀着光芒的他对上。

  她这娇羞的模样和令人意犹未尽的甜美滋味让他心头又是一热,只想将她搂在怀中继续狠狠地亲吻一番。

  他食指勾起她的下颚,轻吮了下她诱人的红唇,“别咬,你不知道自己这模样有多诱人。”

  她的脸蛋更是一片火烫,“子……勋……”

  他眉头拧起,板着脸语气幽怨地说着,“我觉得我们该下去了,我发现自己的定力没那么好,再不下去,我担心又会忍不住想吻你。你父母在下面,我得保持好形象,免得他们后悔将女儿嫁给我。”

  玉雪溪的脸蛋已经红得不能再红,连纤细的颈子上也染着一片粉红,娇羞的捶了下他的胸口,平抚心绪后调侃他,“传说中的灏王不是应该不近女色、冰冷禁慾……莫不是传言是假的,抑或是你不是本尊?”

  “货真价实是本王,那些传言也是真的。”轩辕璟泽趁机偷香一回,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沉迷在女人香里的一天。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