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姬仙儿抓紧身上的被子,惊慌地看着弥漫着欢爱气息的凌乱大床及身上满布的红痕,感受着下身的撕裂与肿痛。

  前世她早已尝过欢爱的滋味,不用说她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一早醒来身旁躺着的人竟然是轩辕璟韬,而不是轩辕璟泽!

  这样的结果她完全无法接受,一切计画进行得那般顺利,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为何要了她身子的人是轩辕璟韬?

  昨晚她趁着递茶给轩辕璟泽时,藉着袖子的掩饰将幽兰醉洒进茶汤之中,亲眼看着他喝下。

  见时间差不多,他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离席,她知道应该是药效开始发作,于是随便找了个藉口与他一同离去。

  藉故与他搭同一辆马车,为的就是要等他受不了,届时眼前只有她一个女子,就算他有钢铁般的意志,还是会被幽兰醉的药性瓦解,只要与她发生关系,灏王妃的位置就会是她的。

  可怎么与她发生关系的人却是轩辕璟韬!

  轩辕璟韬心疼的看着姬仙儿,她纤细的身子不断颤抖,眼眶含泪显得楚楚可怜,宛如被暴雨袭击,在风雨中颤抖的小白花,一时间他下腹又涌起一股邪火。

  神女果然与别的女人不同,别有一番滋味,昨夜是担心她初尝云雨,无法承受他太多的索取与需求,他才意犹未尽地放过她。

  今早醒来一见她这柔弱模样,他只想再狠狠欺凌她一番,下腹涌上的火热让他再也顾不得对她的怜惜,将她压于身下,纡解无法压抑的慾望,将她带进另一种不同的激情感官里……

  直到正午,轩辕璟韬与姬仙儿依旧在屋里纠缠得难分难解。

  用过午膳来到院子里漫步消食的轩辕璟泽,停下脚步负手看着不远处的蓝天。

  隐约间,一道黑影由远而近,最后落在他面前。

  “主子!”

  “如何?”

  “太子殿下与神女还未从屋子里出来。”

  轩辕璟泽自鼻腔里发出一记鄙夷的轻哼,“如了太子的心愿,相信他会很开心的。”

  “只是……太子开心了,神女那里恐怕要起风暴……”夜风担心的看着轩辕璟泽。

  “嗤,要掀起风暴也必须要有那能力!”

  夜风不解地看着他。

  轩辕璟泽瞥了他一眼后,看向天空上几朵悠悠飘过的白云,“这个神女是天生带着使命抑或是人为造假可不一定。”

  “主子,姬姑娘那几次预言都很准,不然也不会被称为神女,受到百姓推崇爱戴的程度几乎要超过国师。”他虽然不太欣赏姬仙儿,但她预知未来的能力摆在那里,让人不得不相信。

  “据我所知,有一本叫《推背图》的预言奇书,可以图谶、卦象预言未来。”

  这书是他与未来丈人玉涵成聊天时无意间得知的,知道海外有一本能预知未来的书,靠着图谶与卦象,对于每个朝代的大事推算得十分精准,他这才会怀疑姬仙儿的预知能力。

  他曾经让人私下调查过她,姬仙儿是个孤女,由叔婶养大,性子懦弱胆怯,在路上碰到邻居或是亲戚也不敢与对方打招呼。

  这么一个平凡的姑娘,怎么可能突然间就能预知未来?他不相信,除非她遇上了什么“机缘”。

  ***

  手下的调查报告中提到一点,姬仙儿曾经因为上山采野菜跌落山谷,被救回来时没了呼吸心跳,约莫半个时辰后却又睁开眼呼吸,把她的叔婶们吓得差点晕了过去。

  之后她就变得不同了,原本不识字的她突然看得懂文字,时常拿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书翻看,若是有人动那本书,她便会一番怒斥。

  待身上的伤势复原后,姬仙儿便以到城里干活为由,离开叔婶家,从此一去不回。

  不久后,姬仙儿开始在城里各处张贴公告,说那是未来即将发生之事,几次预言成真让她有了追随者,逐渐有人对她对表示敬畏崇拜,下跪祈求庇护。

  她在百姓间的名声愈来愈响亮,引起了父皇的注意,被招进宫后享受国师的待遇,只是她似乎不满足,多次与国师对上。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预言成真,她开始换上一袭白衣,以神的使者自称,高调张扬,众星拱月地出现在世人眼前,追随她的信众也开始称呼她为神女。

  国师在一次宫中举办的赏花宴中与他闲谈,曾经无意间透漏一句“世人总是看不清真假”当时他不解国师这话的意思,开口询问,国师却只淡淡笑了笑,摇头不再多说。

  现在想想,当时姬仙儿正好从不远处经过,可当下他没想那么多,这事就这么过了。

  后面姬仙儿的作风以及种种行为,比如让人暗中除掉雪溪、预言失准,让他开始对她的预言能力起了疑心,再结合国师曾经说过的那句话,答案自是揭晓。

  一个成功的骗子总有个通病,就是高调张扬,说着连自己都相信的谎言,只有这样才能骗过所有人。

  “主子的意思是……姬姑娘手中可能有一本类似《推背图》的书?”夜风恍然大悟。

  轩辕璟泽点头,那本书恐怕就是姬仙儿的“机缘”。

  “所以这次洪灾她的失误会如此之大,是因为书中内容错误,或是她自己解读不清?”夜风看了下周围环境后,忿忿地咬牙数落,“若真是这样,她怎么还好意思接受神女这称号,简直太无耻了。”

  “是神女还是江湖骗子很快就能有答案,相信太子那边再过不久就会有所行动,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即可。”

  玉雪溪端着刚熬好的汤药绕过弯曲小径朝他们走来,远远的便喊着,“子勋,喝药了。”

  “主子,属下先离开了。”夜风很识相的施展轻功离去。

  待玉雪溪走近,轩辕璟泽接过汤药一口仰尽。

  她满意的看着已空的汤碗,“子勋,黥安叔说这帖药喝完就不用再喝了,若是你还想装腿疾就继续装,不过他让我警告你,若是你敢砸他的招牌,他就把的你双腿打断,让你真的一辈子坐在轮椅上。”

  他轻扬嘴角,“看来黥安叔很在乎那块题有神医二字的御赐匾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