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接收到主子那幽深的目光,笔墨赶紧收起自己的得意忘形,抓了抓头尴尬的说着,“主子,其实是……前些日子宫世子不是力邀您到世外桃源去休养?当时主子没让小的一起跟去,小的留在王府,整天没事做,就到各个茶楼溜达,恰巧认识了太子府里在书房做洒扫的小厮,还有神女身边的二等丫鬟,这才知道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当然,小的还认识不少其他世家的下人,知道不少阴私,主子您想知道吗?”

  “不想,本王没兴趣。”他顿了顿,又道:“你这事办得不错,若是你有当探子的意愿,回京后可以送你到探子营训练。”

  “主子,您说的可是真的?”笔墨喜出望外。

  “本王何时跟你说过假话?”

  忽地,紧掩的门扇传来几声轻轻地敲门声,紧接着一名表情冷肃的男子推开雕花门进入,“主子。”

  一旁的笔墨看这么晚了暗卫还前来,肯定有要事,赶紧退下。

  轩辕璟泽看到来人倒是有些诧异,“夜风,有动静?”

  自打夜风禀报了玉雪溪遭遇剌杀一事,他便一直让人暗中查探。

  玉雪溪向来与人为善,没有什么仇敌,因此一查便查到姬仙儿头上,然而当时还不是揪出姬仙儿的时候,因此他只让夜风暗中监视她,防范她再对玉雪溪出手。

  “是的,主子,神女约莫两刻钟前让丫鬟领了一名男子进入屋内。”夜风将所见到的事情如实告知他,“而这名男子曾经追杀过雪溪姑娘。”

  轩辕璟泽的眸光掠过一抹寒意,语气森寒,“追杀雪溪?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

  “主子,雪溪姑娘前往芙蓉县的途中遭遇过不少追杀,其中一次不同于以往的人海战术,只有一名黑衣杀手。属下与那名杀手过招时,曾经挑下那名杀手脸上的布巾,虽仅仅是一瞥,却还是能够认出他,他脸上的那道刀疤让属下印象深刻。如今那名杀手出现在神女的屋子里,属下怀疑雪溪姑娘遇袭与神女有关系。”

  轩辕璟泽眸光锐利,神情肃穆,“夜风盯紧那名杀手,必要时直接取他性命。”

  “是,主子若没有其他的事情,属下先行告退。”夜风抱拳,见轩辕璟泽摆手,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屋中。

  偌大的屋里除了摇晃的烛火偶而发出细微“劈啪”声外,一片寂静,轩辕璟泽幽深的眸子朝窗外望去,像是在欣赏今天的夜色一般。

  蓦地,他沉沉勾着嘴角,眯起眼睛,眼底凝聚起风暴。

  姬仙儿,不管你是不是神女,敢动我的人,你就别想安生!

  光州经过洪水的侵袭后,虽然已经投入大批人力重建,但还是百废待兴,就连有玉府相助的芙蓉县也无法面面倶到,还是有不少地方十分荒凉。

  轩辕璟韬到达时,看着还未重建,歪歪斜斜不知何时会倒塌的芙蓉县牌楼,眉头不由得皱起。

  其实在前来光州的路上他已经后悔不下一百次,若不是外祖父再三要他自动请命前来慰问灾民,说可以增加他在百姓中的威望与名声,而神女又正好在这里,这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他对她思念得紧,他可是一点也不想踏进这里。

  轩辕璟韬带来大量的物资,县令动员全县百姓前来迎接,因此整个街道挤得水泄不通,动弹不得。

  “太子殿下,城里的百姓得知您带着物资千里迢迢前来,十分感动,一个个都想前来迎接您,对您表示感激之意……”黄云天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捧着轩辕璟韬,希望他能多给点救灾物资。

  “黄县令,百姓们的心意本宫感受到了,现在芙蓉县需要重建的地方很多,你让百姓们赶紧回去,不要浪费时间在本宫身上,灾物资很快就会送到他们手上。”轩辕环馆嘴巴这么说,但还是很享受这种歌功颂德与崇拜。

  “太子殿下一路舟车劳顿,十分辛苦,驿站已经准备好了,还请您移驾先前往驿站稍作休息,晚上下官在府邸为您举办一场接风宴。”

  黄云天一个眼神,旁边的官兵们开始区隔开百姓与太子,弯腰躬身做出请的手势。

  前来一睹太子风采的百姓在官兵的引导下井然有序的退到一旁,现出一条大路,让轩辕璟韬跟他的手下们可以顺利前往驿站。

  “县令,怎么没有见到灏王与八皇子前来?”太子扫了围着他的官员仕绅一眼。

  “回太子殿下,下官曾经前往玉府请示过灏王爷,可惜灏王爷与八皇子身体还未完全康复,宋神医严禁他们这时候出门,因此无法前来迎接您,但他们还是会出席今晚的晚宴为您接风洗尘。”黄云天双手抱拳恭敬回答。

  “是吗,带路吧。”轩辕璟韬率先往驿站的方向大步流星走去。

  与此同时,以休养为由暂居玉府的轩辕璟泽已经收到太子一行人到达芙蓉县的消息。轩辕璟泽坐在轮椅上,仰颈眯眸望着院子里那株黄杏树。

  清风拂过,树梢轻轻摇晃发出“沙沙”声响。

  即使他已经能够站起,也能行走,只差需要长时间复健才能久站走远,他却不想这么快让人知道,因此还是不时坐在轮椅上制造假象。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已经入住驿站了……”

  “是的,黄县令动员了不少百姓前去欢迎太子,声势十分浩大,太子很受用。”

  “太子一向好大喜功,喜欢这些排场,这县令投其所好,还真是有心。”轩辕璟泽侧过脸睐了夜风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

  “明年就是三年一度的官员考核。”夜风冷冷道:“因为今年的洪灾,光州的官员们别想升职,若不想他法就只能蹲死在这里。”

  “芙蓉县县令在洪灾来时第一时间与百姓们一起救灾,并未躲在官邸里任由洪水肆虐,弃百姓不顾,也算是个好官,只是他这一步走错了。”轩辕璟泽自轮椅上起身。

  “主子想帮他?”夜风赶紧上前扶着他,担心他脚上气力还未恢复会站不稳。

  他摆摆手示意夜风无须担心,“去给他提个醒,让他做好自己本分之事即可,他是聪明人,应该听得懂。”

  “是的。”夜风松开手。

  一片黄杏叶吹落枝头,缓缓落在轩辕璟泽的肩头上,他拿下叶子,沉吟片刻,蓦地发出一抹几不可闻的轻笑,转身看了夜风一眼,勾勾手指示意他向前。

  “不知主子有何吩咐?”

  他将一个小瓷瓶交到夜风手中。“离去前别忘了检查今晚晚宴的食物,避免我们尊贵的太子吃坏了东西。”

  “属下办事,主子请放心,属下告退。”夜风接过瓷瓶后,足下几个轻点,窜上屋檐,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轩辕璟泽眼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