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黄晓瑜太认同宫锦容的这番话了。

  “那好吧,我们走,上我家去。”

  只要先把人从这里骗出去,上哪里去都一样,宫锦容在心里贼笑了一番。

  三人离开收容所,因为人手不足,玉雪溪让贴身丫鬟留在那里帮忙,所以得自己去找自家车夫。

  “这么麻烦做什么,搭我的马车吧,先载我回驿站,再让车夫载你们回去。”宫锦容连忙喊住她,“路上正好可以商讨一下我要找你谈的事情。”

  “也好。”她想了下便点头。

  马车穿过还未整修好,依旧凹凸不平的青石路,车轮辗过不平路面,不断产生嗄吱声。

  因为实际上是想将玉雪溪拐去见轩辕璟泽,因此宫锦容绝口不提自己找她有什么事情,反而是询问着黄晓瑜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不时称赞她或是夸奖她。

  而黄晓瑜也像是找到志同道合的好友一样,跟他说个不停。

  在宫锦容的刻意闪躲下,马车已经来到驿站门口。

  看着驿站的大门,玉雪溪拧着眉头,“宫大哥,你不是有事找我?现在都到驿站了,你还没跟我说是什么事情。”

  “唉呀,怎么这么快就到驿站了?果然窄趣的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他表情浮夸的哀号了声,“你等我一下,驿站里的人好像有事找我,我先过去看看,等等再跟你谈。”

  说完一溜烟的跳下马车,朝站在驿站大门外的那人大步流星走去。

  不一会儿,宫锦容骂骂咧咧的往回走,气呼呼地打开车门,“雪溪妹子,黄姑娘,今早负责检查这辆马车的下人发现轮轴有些问题,却没有马上修理,也未禁止搭乘,所以现在可能要先请你们下车,换另外一辆马车,抱歉。”

  “安全最重要,我们这就下来。”黄晓瑜想也没想拿过包袱便要下车,见玉雪溪没任何动作,回过头催促,“雪溪,快下来啊,好让人家将马车驾去修理。”

  玉雪溪很无奈,暗吁了口气跟着下车。

  “我们在大门等马车过来就好了。”只要不进入驿站,就能减少与轩辕璟泽碰面的机会。

  “什么话,你们好歹是姑娘家,站在大门口等马车像什么话,跟我到花厅坐一下,替换的马车马上就到了。”

  好不容易把人拐来了,宫锦容哪里还会让她待在外头,自然要将人拐进去。

  “没关系吧,马车不是马上就来了?”

  “我说雪溪妹子啊,你真的是黄姑娘的闺中密友吗?她大老远来找你,到现在我看她是一杯茶都没喝,不断的舔嘴唇,可见是渴坏了,你都没注意到吗?”

  他这么一提,玉雪溪才发现黄晓瑜的嘴唇确实有些干裂,愧疚的道歉,“晓瑜,抱歉,我疏忽了。”自己只想躲着灏王,却忽略了好友,真是太对不起她了。

  “哈哈,没事,没事,不过要是能够进去喝杯茶,那更好一些。”

  “走吧,我们进去。”宫锦容率先进入驿站,玉雪溪只好跟在黄晓瑜身后一起进入。宫锦容领着她们绕过红砖小径前往花厅。

  走在后面的玉雪溪眉头微蹙,问着,“宫大哥,走这条路不是比较远吗?”

  “平日习惯走的那一条小径因为水灾损坏了部分造景,这两天在整修,整个地砖都挖掉,所以都改走这一条,绕点路。”

  “喔,原来是这样。”走这条路必须经过轩辕璟泽的书房才会到达花厅,希望不会遇上他才好。

  可是人啊,愈怕什么就愈爱来什么,这个念头才刚升起,玉雪溪便看到轩辕璟泽从他的书房出来。

  他那锐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她瞬间头皮发麻,不知道现在往回走来不来得及?

  “子勋,你忙完了,正巧我要带她们到花厅喝茶,你也一起好了。”宫锦容像是故意似的嚷得特别大声,还回头交代玉雪溪,“雪溪丫头,子勋就麻烦你推一下了。”

  玉雪溪都还没回应,宫锦容就拉着黄晓瑜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同时朝着躲在树丛后方的暗卫们打了个暗号,要附近所有人即刻退开,清空场地。

  玉雪溪满脸尴尬的看着轩辕璟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轩辕璟泽推着轮椅往她的方向前去,多日不见,开口第一句话便是——

  “你在躲本王!”

  那笃定的语气还有像是要看透人心的眼神,令玉雪溪心虚不已,嗫嚅反驳,“没有。”

  “雪溪,我虽是个残废,眼睛却没有瞎,你不要认为我眼睛也瞎了。”他语气凌厉刻薄。

  “没有,我从来没有认为你是残废,你也不许这么说自己……”她大声反驳。

  “既然如此,那告诉本王,你为何突然躲着本王,甚至爽约?”他眸色深沉,质问犀利。

  “是……是……被人误会,我不想造成你的困扰……”她迟疑的说着。

  “什么被误会?什么困扰?说清楚。”

  “我们两人常常一起出入,有人误会我们的关系。”

  “你在意他人误会?”

  她摇头,“不会,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既然如此,又为何躲着本王?躲着本王表示你心虚。”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因为我让你的名誉受损……”她小心的斟酌用词。

  “本王不介意名誉受损,因为……”他看着她,主动表明心迹,“他们并没有误会,本王确实喜欢你。”

  她瞠大眼睛捣着嘴,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玉雪溪,本王喜欢你。”他再说了一次,这次语气更为果断坚定,无庸置疑。

  她捣着心口想平抚突然加速的心跳,摇头,“六爷,你不可以喜欢我,也不应该喜欢我。”

  生平第一次向女人表白竟然遭到拒绝,轩辕璟泽脸色有些难看,盯着像是被吓傻的玉雪溪,“给本王一个理由,为何不该喜欢你?”

  她眸色一暗,难受的说出理由,“我们的身分不合适。”

  “这就是你拒绝本王的原因?”轩辕璟泽感到啼笑皆非。

  她有些落寞的点了点头,“是的,六爷,我们两人的身分相差太多,是跨不过的鸿沟,所以很抱歉,我可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