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虽然她对轩辖璟泽的感觉很不同,跟他相处也很愉快,有时甚至会小小幻想自己与他的未来,但她知道身分上的差异,那是横亘在他们之间跨不过的藩篱。

  谁也无法改变彼此的身分,她有不能屈就的坚持,他们注定只能……无缘。

  因此她一直很小心的守护着自己的心,把轩辕璟泽当成朋友,谨慎的绝对不跨过朋友那条界线。

  “你能这样想最好,爹就担心你陷进去。嫁不出去也无所谓,我们慢慢挑,那个把你捧在掌心中的真命天子总会出现的。”玉涵成听女儿这么说也就放心了。

  “好了,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话题。爹娘,你们放心,我不会做出让你们失望的事情。”

  “好好,我们来说说你的问题。”李韵火速结束话题。

  她不是看不出来女儿对灏王与他人态度不同,但她相信女儿是绝对不会委屈自己,让自己成为男人的侍妾,不管她对那男人感情有多深。

  “娘,我觉得姬仙儿很奇怪,感觉她不像传言中那么厉害,可以预知未来……”

  “娘对这个人并不了解,把你对她的看法与所知的一切全告诉娘。”李韵放下手中碗筷,拿过一旁的玉井萱茶呷了口。

  “是这样的,娘,据我所知,她预言过皇帝会遇刺,是王爷替皇帝挡了……庐山大佛坍塌、护国寺大火、横跨永川的永川大桥会断掉……然后还设计出临时的便桥,就是用一整排小舟横跨整个江面,上头铺着木板让人车通过。还有轮椅,王爷所坐的轮椅也是她设计的。

  “因为每一次预言都神准发生,加上又想出许多新奇又实用的东西,她的名声愈来愈响亮,开始有百姓称她为神女。只有这次水患的预言失准,负责前往的八皇子才会遇险……娘,您说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大家都称她为神女,皇帝又信任她,我也不好质疑,可是我总觉得奇怪……”

  玉雪溪将最近积压在心头的疑惑以及姬仙儿的所作所为,一股脑地告知母亲。

  李韵听完后眉头微拧,陷入冗长的沉思,眸光微冷,好半晌才缓缓开口,“溪儿,娘怀疑姬仙儿跟娘一样是穿越者,而不是真的有预知能力。”

  “跟娘一样是穿越来的!”她捣着嘴惊呼一声。

  李韵脸色凝重地点头,“是的,就是不知道她是附身的,还是直接穿越而来的。”

  “所以她跟娘是同一个世界、一个时空的人?”

  “是不是同一个时空娘不清楚,我们那个时空所读的历史里没有一个叫做凌云的国家,姬仙儿却知道凌云国所发生的历史事件。”李韵拿过一旁微凉的茶汤呷了口,看着茶盏里晃动的琥珀色茶汤,语气凝重地告知,“娘之所以会确定她也是穿越来的,是因为她请人为灏王做的轮椅是现代的款式,完全符合人体工学,所以娘亲才可以肯定她是穿越者,只是她为何会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

  “既然是这样……那姬仙儿会不会跟李玉儿一样是重生的?”

  娘亲附身的原主李玉儿很特别,她是个重生的人。

  李玉儿前世虽然活到七老八十,却是饿死的,死前许愿希望来世能够活在一个可以吃饱饭的年代。

  老天爷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让她回到七岁时。重生后她开始做起生意,用着前世的记忆卖起新吃食,同时努力学习认字,到了十五岁,她已经是个小有恒产的姑娘。

  然而也是那年,李玉儿不小心落水身亡,娘亲李韵这才穿越而来,继承了李玉儿两世的所有记忆,如此一来,娘亲等于拥有两个灵魂的记亿。

  李玉儿重生后,担心时间久了会忘记前世的一些事情,例如天灾人祸等等,于是在识字后将自己的前世记忆与经历写成一本册子,日后好提醒自己该如何避祸。

  娘亲继承了李玉儿所有记忆后,发现那本册子里遗漏了很多事情,于是将内容重新整理一遍,除了每一年所发生的重大事件外,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全部记录下来重新编写。

  而他们家正是靠这本记忆事件簿趋吉避凶,才能拥有今天这些财富。

  李韵沉吟片刻,“这确实可以解释她为何知道凌云国即将发生的事件……”

  可她马上否决,“不对,她不是重生的,因为姬仙儿所设计的出来物品不是古代会出现的,而是我曾经生活的那个空间设计出来的?”

  “既然她不是重生的,那……她是从哪里来的?”这下玉雪溪更是一头雾水。

  李韵翘起二郎腿,露出一只纤足有一下没一下的晃动着,回亿沉思,“溪儿,娘还未穿越前,电视剧、小说与电影都很流行穿越题材,例如电视穿、书穿、魂穿等等,还有各种法宝、金手指。

  “而像姬仙儿这一种既是穿越,又清楚了解凌云国未来的状况,娘怀疑她不是看了一本以凌云国为主题的小说,就是得到了一本有关凌云国历史的书,而那本书就是她穿越的媒介。”

  李韵眉头微拧,难以置信的看着娘亲。

  玉涵成也是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妻子。

  李韵看着父女俩,“我这么解释,你们懂吗?”

  玉涵成沉点下颚,“大概知道。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知道利用信仰操纵无知的百姓,娘子,这点她比你强。”

  “她那是缺德好咩,迟早有一天自食恶果。”李韵不屑的撇了撇嘴。

  玉雪溪将娘亲说的话理了一遍后,点了点头,“我大概了解娘的意思了,所以不管她是怎么穿越来到这,现在她跟我们家一样都知道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是的。”李韵喝了口茶,“溪儿,不管姬仙儿是不是真的有预知能力,娘要你尽量避着她,她的所作所为让娘感觉不是个善类,与这种女人保持距离才能以策安全,懂吗?”

  “我懂,我也不喜欢跟她打交道。”玉雪溪用力的点头,“对了,娘,姬仙儿最近透过不少关系在找黥安叔,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黥安?怎么,她有病?”玉涵成鄙夷地轻哼了声。

  玉雪溪摇头,“我觉得她不是有病,而是要找黥安叔帮人看病。”

  李韵开口,“先跟我说你对她找黥安的看法,我看你分析得对不对。”

  “我的看法啊……”玉雪溪纤手抚着一边脸颊,双眸看着上头的屋顶,“我的看法是……她明知王爷对她没有感觉,态度十分冷淡,却还是缠着他,对他更是掏心掏肺。而太子心悦于她,姬仙儿却对太子冷冷淡淡,同时又急着找黥安叔,我觉得这三者之间有很大的关连。

  “既然她知道未来的事态发展,那么必定是王爷的未来无可限量,她才会花心思在王爷身上。若是黥安叔医好了王爷,那王爷还不得更上层楼,最后甚至可能成为这国家的主宰者。所以姬仙儿积极寻找黥安叔,想让黥安叔医治王爷的残疾,并且铲除我这个障碍。”

  “你的分析很正确,是有这个可能,只是姬仙儿她是个有野心的女子,应该是不会浪费时间在一个无法达成她梦想的人身上,除非……”李韵眼睛倏地一亮,脑海闪过一个念头,“灏王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皇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