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玉雪溪点头,连忙将两人的一侍递上,“是的,师父,能否麻烦您帮我们解签?”

  师父仔细看了看,露出一抹神秘的浅笑。

  这让玉雪溪心情有些忐忑,“师父……这签诗上头的意思……”

  “这两支各自分开解读是上签,吉,但签诗暗藏着阻碍暗示,表示你们能心想事成,但却要经历一番波折,短时间内是没有结果的。若是合在一起便是上上签,问婚姻,佳偶天成,天作之合,问前途则是一片光明,若是问心中所祈求之事,因为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其中一方的阻碍会因为另一方的关系而破除,最终心想事成。”

  “健康呢?”玉雪溪焦急地看着师父。

  “健康方面,病入膏肓或久病者会有贵人出现相助,不日便能痊癒。”

  她眼睛一亮,惊呼,“太好了!六爷你有没有听到?不日便能痊癒!师父谢谢您,谢谢您。”

  师父不疾不徐的说:“原来女施主是为这位男施主求的签,那更可以放心,男施主吉人天相,福泽深厚,当日大难不死,必能绝处逢生,目前只是……”

  他一顿,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轩辕璟泽,突然双手合十朝轩辕璟泽恭敬行礼,冒出一句,“飞龙离天,随云入渊;潜龙在渊,随云上天……”

  而后又面有难色地摇了摇头,“双龙在渊……只望施主有朝一日腾飞九天之时,勿忘天下苦难百姓。”

  轩辕璟泽瞪大眼睛,震撼的看着大师,心中有股激动情绪在翻腾。

  师父继而转向玉雪溪,“女施主,心存善念,悲天悯人,救人无数,功德无量,天必垂怜,神佛护佑。”

  师父这么一说,玉雪溪眼睛都亮了,“这样您也看得出来啊,师父。”

  师父和蔼的微点下颚,“两位施主都是福泽深厚的良善之人,相信上苍不会亏待你们。切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一定,一定,我一定谨记师父的教诲。”

  一名小和尚自外头走进大厅,看到两人,先跟他们见礼说了声佛号后,神情焦急地走向大师。

  “师父,这位小师父似乎有急事找您,我们就不耽误您的时间。”玉雪溪自荷包里取出一张银票投入前方的功德箱后,便推着轩辕璟泽离开。

  “施主无须客气,祝两位施主早日心想事成,阿弥陀佛。”师父双手合十道。

  就在他们准备出大殿之际,师父忽然叫住轩辕璟泽,“施主!”

  “不知师父还有何指示?”轩辕璟泽问道,他看得出师父还有事要提点他。

  师父看着他一会儿,道:“双龙抢珠必有一伤,最苦莫过于天下黎民百姓,还望施主慎之。”

  轩辕璟泽抱拳,“多谢师父提醒,璟泽必铭记在心。”

  玉雪溪接收到他示意的眼神,随即推着他离开。

  刚出门两步远,就听到那小和尚焦急的对师父说道——

  “住持,仓库里的大米只剩下两天的量,师兄们虽然不断抢修因大雨而受损的地方,但还是修不完,现在大米没有了,山路又还没有办法抽出时间修补,粮行的人不愿意送大米上山,您说怎么办?”

  “不急,不是还有两天的量?明日我们下山买米。”

  玉雪溪听到他们的谈话,眉尾微挑,原来那位师父是忘忧寺的住持。

  难怪方才他们进来没看到什么出家人,原来他们都在抢修倾倒受损的庙宇。

  寺里应该有不少修行的和尚,又要赶工劳作又吃不饱饭,这样可不行。

  翌日早课做完,忘忧寺的师父们正要下山化缘采买粮食,才推开大门而已,便看到寺庙前面的广场上堆着宛如小山一样高的粮食,还有各种的蔬菜、干果、素料,门前的山路则有一群人拿着各种工具在整修路面,顿时傻了。

  师父看到这一切便已了然,沉沉的低笑了两声,让寺里的小和尚们将这些粮食搬进寺里,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六爷,你要下山还是在忘忧寺逛逛?”玉雪溪弯身问着轩辕璟泽的意思。

  “下山吧,山路不好走,还是早点回去。”

  “好,免得宫大哥急坏了,以为我绑架了你。”她语带调侃的说着。

  今天她原本打算一个人前往忘忧寺,可临上车前轩辕璟泽叫住了她,说要跟她一同前去。

  他不让任何一个人跟着,就连夜风也撵走。

  原来他是厌烦了某位姑娘,被惹得恼火,宫大哥被他派去将人给打发走,所以没有在他身边。

  她感觉得出来轩辕璟泽对那个牛皮糖似的姬仙儿感到厌烦,但姬仙儿又是领着皇命,必须随时待在他身边,所以即使十分厌恶他也只得忍耐。

  其实她看得出来,轩辕璟泽虽然相信鬼神之说,但不像大部分的人那般迷信,所以他对利用百姓们的信仰,谋取自己利益与地位的姬仙儿感到厌恶,却因为他的观点与大多数的人持相反意见,得不到认同,这才选择隐忍吧。

  “他大概会恨不得本王被你绑架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