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太监来到玉府大门前,扯着公鸭嗓子道:“圣旨到!玉府家主玉涵成远游未在府中,由女儿玉雪溪代为接旨。”

  直到他来到她面前,玉雪溪还是一副呆愣模样。

  站在她身后的英镑赶紧扯了下她的衣服,小声喊道:“小姐,接旨啊,接旨啊。”

  玉雪溪这才回神,慌忙率领下人下跪接旨,“民女玉雪溪接旨。”

  原本宣旨之事该是太监做的事情,轩辕璟泽却直接拿过来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玉府……宅心仁厚……善心义举……赐黄金万两,积善之家匾额……钦此。”宣旨完毕后,他将圣旨交给一旁的太监。

  玉雪溪高举双手接过太监手中圣旨,高呼一声,“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完领着下人们起身,将圣旨交给管事,让他把圣旨供奉到大厅之上,同时让管事背着轩辕璟泽塞一个大红封给太监。

  她惊喜的看着轩辕璟泽,“六爷,钦差大人怎么会是你?”

  “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的确是大惊喜,这一路还好吗?”

  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姬仙儿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眸子快冒出火,异常的愤怒,隐在袖下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陷进手心里,心中恨不得将玉雪溪丢进泛滥的溪流中。

  这个该死的玉雪溪命也太大,她在玉雪溪前往光州的途中派了好几拨杀手前去追杀,竟然每一次都失败。

  据古末描述,后来出现在玉雪溪身旁的黑衣护卫武功高强,可以说是以一挡百,却不是玉府的人手,那群黑衣护卫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或是谁派去保护她的?

  “雪溪妹子,你太不厚道了,眼里都没有我!”这时宫锦容挤了过来,一脸幽怨的抱怨。

  “宫大哥,你也一起来了啊!”

  “是啊,皇上让我跟着来保护子勋的安危。”

  “本王岂需要你保护!”轩辕璟泽横了他一眼。

  “是,是,是,是我死皮赖脸要跟着你一起来。”

  这时一名小吏跑过来,“王爷,圣旨已经颁布,不知您是否要回驿站?”

  “你们先回去,本王还有事要询问雪溪姑娘。”

  “是的。”小吏领命后便退下。

  “姬姑娘,一路舟车劳顿,你也跟他们先回驿站好好休息。”轩辕璟泽转身看着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姬仙儿。

  “六爷,皇上有令,仙儿必须随时陪伴在您身边保护您。”

  “姬姑娘,你认为这里有谁会伤害本王?父皇是让你在前往芙蓉县的路上跟在本王身边,并不是让你连到了芙蓉县还紧跟着本王。”

  轩辕璟泽眯起狭长的眸子犀利地盯着她,语气严厉地提醒。

  “那也许是仙儿……想岔了,这样也好,仙儿正好可以趁这机会休息片刻,六爷,仙儿先告退了。”

  站到一旁角落的宫锦容几不可闻的冷嗤一声。

  玉雪溪有些不解的瞄了他一眼。

  他捣着嘴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鄙夷说着,“有人拿着鸡毛当令箭。”

  “喔,我大概可以理解,也难怪六爷生气。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姬姑娘也挺可怜的。”姬仙儿对六爷的目的很明显,明眼人都看得出。

  “她不是落花有意,这女人看中的是子勋背后的权力跟势力,若是子勋没有握有那些权力,只是个闲散王爷,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奇怪的是,子勋手中的权力与太子、四皇子所掌握的差不多,他们对这个神女十分殷勤,长得也都是玉树临风,温文尔雅,怎么就不见姬仙儿对他们两人特别?”说着说着,宫锦容一脸疑惑。

  “每个人感觉不同吧。”是啊,这的确有些奇怪。

  就在两人低声窃窃私语时,轩辕璟泽倏地转过身,阴森森的瞪着他们,“当着本王的面说本王的是非,宫锦容你胆子不小。”

  “冤枉啊我的好哥儿们,我是在跟雪溪妹子说明情况,要她不要乱想。”宫锦容喊冤。

  “是啊,六爷,我们没有说你的是非。”玉雪溪点头,看他眉头没有一点舒展的迹象,赶紧提议,“六爷,三爷,不如你们今晚留下来用晚膳吧,我亲自下厨做一桌席面为你们接风,也感谢六爷派人暗中保护我,我这才可以平安到达芙蓉县。”

  “做一桌席面就免了,让你家厨子做吧。大厅在哪里?本王还有事情要向你打探。”

  “什么事情?”

  “你信中提到你父母救了一个人,他身上有块刻着璟云二字的玉佩,确实有这事吗?”

  “确实是有。”

  “那人呢?”他激动问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