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拉下去!”皇帝睐了那两个侍卫一眼,龙袖一挥。

  两名侍卫将姬仙儿自地上拉起。

  皇帝锐利的眸子睨了即将被拖出御书房的姬仙儿一眼,语气威严的警告她,“姬仙儿,朕可以饶了你这次失误,若是再有一次,那你就为丧生在这次洪灾中的数万百姓赔罪!”

  连着一个月的大雨造成土石崩落,山洪暴发,夹带着巨石与树木的泥流滚滚而下,如万马奔腾的河水将岸边堤防冲垮,洪水所经的几个县城与乡镇都被淹没。

  无情的大雨没有减缓的迹象,依旧不停落下,整个光州几乎全泡在水中,所带来的灾害让百姓叫苦连天,死伤人数更是无法估计。

  唯有芙蓉县城受灾最轻,只有低洼地区泡在水中,其他地区除了些许积水与泥泞外还算平安。

  芙蓉县灾情这么轻,这一切得归功于玉家。

  数年前玉家向官府买下没有人要的低洼地区,还有一旁连接着河岸的地,聘请数千人整理那片土地,将所有淤泥挖走,形成一个又一个跟湖一样大的大坑,同时开挖数条直通海边的河道。

  工程完工后,玉家主事者便将这一切放着,不再进行任何工程。

  负责监造的监工曾问怎么没有进一步的工程,玉家给他们的回答是“等着”,结果却等来这大场洪水。

  幸好有玉家所挖的这些大坑可以蓄洪,满溢了也能沿着数条河道直接排放到外海,这才让芙蓉县免于淹水之苦。

  只是也因为这样,芙蓉县涌进数以万计的灾民。

  因为洪灾的关系,数百粮仓被冲走淹没,食物本来就短缺,现在芙蓉县外挤满了黑压压的灾民,让芙蓉县县令是一个头两个大,根本没办法找粮食来安抚那些灾民。

  城里的粮行跟饭馆每天都会发生抢案,即使里头已经没有一丁点食物。府衙的官差们疲于奔命,还是无法遏止抢案,县令急得嘴角都长了水泡。

  位在芙蓉县高处,一座有着高耸围墙、建筑得十分坚固的宅子内,一名穿着水色衣衫的少女坐在厅内,她拧着眉头忧愁的看着漫无边际的雨幕。

  “小姐,老许派人过来了。”穿着绿衣的丫鬟领着一名身穿蓑衣的男子到来。

  少女回过头看着他,“事情都办好了?”

  “大树见过小姐。小姐,粥棚已搭好,在四面城墙外搭了五个,城内则搭了六个。医疗棚还在搭建,至于堆放在仓库里的那些旧衣、草鞋也让人搬上车了,就等着小姐下令运往各个营区发给灾民。此番只差询问小姐,打算什么时间发放物资?”

  “明天吧,明天开始施粥,早晚各一次,让人去宣传一下。除了煮粥之外再另起一炉熬药,医疗棚还未准备好,施粥的同时让灾民们也领一碗汤药,预防疾病。”

  “是的,小姐,小的这就去告知管事。”

  玉雪溪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叫住大树,特别嘱咐,“记得提醒老许多派人手维持秩序,避免发生推挤、抢食的事情,并要妇孺另外排队,让他们可以率先领到食物,尤其是孩童,定要让他们先吃上。”

  娘亲从李玉儿的记忆事件簿里得知当年这一场洪灾造成近百万人死亡,瘟疫横行了三年,好不容易才消灭,其中死亡的人口中小孩子占了一半。

  死亡人数太多,加上死的大多是孩童,光州在未来好几年间建设停滞发展。

  后来有一名生意人买下河边的所有土地,重新整治,沿着河岸盖了一间有着各类主题的客栈,从此声名大噪,光州才慢慢恢复以往的繁荣。

  这天灾他们无法避免,但他们可以尽一己之力尽量减少憾事发生,这是他们一家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因此父母抢在前头,早在几年前就收购了河川两旁的低洼地区,去年开始在较高处建粮仓屯粮、屯药材以及各种旧衣裳等等,并找工人挖水道、挖滞洪池,避免灾情过于严重。

  如今看到成果,芙蓉县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与灾害,这是他们最欣慰的地方。

  表面上他们家耗费数百万两银子为百姓做这么多,是一笔无法回收的坑洞,可实际上最后获利的却是他们家。

  河水退去后留下来的淤泥是最肥美的肥料,整治后便是百万顷良田,冲刷下来的那些土石、巨木也是一笔财富,日后他们要整建民宿客栈便可省去一大笔建材费用,也因此救灾这事他们更是自动自发。

  她家并不是只愿建设芙蓉县而不顾其他地方死活,早在三年前她父母就与光州旗下各个县令们洽谈过,希望能够与官府合作,一同建设防灾措施,例如整治河道、重建堤防等等,可他们纷纷以没有经费以及人手,或者是没有必要做疏洪工作为由拒绝,只有芙蓉县的县令黄云天愿意与玉府合作。

  虽然玉府家大业大,但也无法负担整个光州的防灾工程费用,父母经过一番讨论,又查看过光州的地形图后,发现芙蓉县是光州的交通枢纽,由此地前往各县是最快最方便的,最有利于救灾,也利于灾民逃来,于是父母便决定将防灾重点工程放在芙蓉县。

  由于芙蓉县经费有限,黄云天希望能够以别的方式进行这项利国利民的合作,最后谈妥的条件便是他以半价的价格将土地卖给他们,利用那些银两投入防灾工程,同时未来十年不收取玉府在芙蓉县发展的任何一毛税收,可一旦发生天灾,玉府必须无条件帮忙赈灾。

  §第五章 积善之家

  皇宫,金銮殿。

  皇帝一身威仪,双眼锐利,暗藏锋芒,嘴唇微抿,面容威严,高坐在龙椅上,浑身散发着愤怒气息,因为光州的大洪水,让他连着好些天脸色难看无比。

  整个朝堂上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没有一个大臣敢吭一声,每个人都缩着脖子,想尽办法将自己缩到最小,最好是让皇上看不到。

  不过最倒楣的莫过于新上任的丞相许国忠,每天被皇帝叮得满头包,却还是得乖乖承受,让他都动了告老还乡的念头。

  总是脸色凝重地前来上朝的许国忠今日一改往日眉头深锁的模样,像是家有喜事一样,笑容从未在他脸上消失。

  这让一干大臣们都感到好奇与困惑,纷纷上前询问,却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许国忠只回应上朝后就知道,因此一群官员都跟在他身后一起进入大殿。

  自从玉雪溪前往芙蓉县后便一直深居简出的轩辕璟泽,收到一封从芙蓉县寄出的信件。

  他拿过拆信刀将封口割开,取出里头的信件,原先神色十分凝重的他看到熟悉的字体后重重的吐了口气,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

  终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