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几圈过后,姬仙儿一边搓洗麻将,一边试探的问着三人,“你们不觉得这样玩有些没意思吗?”

  “没意思?怎么么会,我觉得很好玩!”宫锦容睐着她。

  “不是麻将不好玩,只是我觉得我们该玩点不一样的,不要玩赌金,这样更有趣!”

  “不玩赌金,难到要玩身家财产?我可不干!”宫锦容立刻拒绝,“小赌怡情,娱乐就好。”

  “当然不玩身家财产,那太恐怖了,我们赌……把自己随身最贵重的物品拿出来当赌资,这一场麻将打到完,筹码最多的赢家可以率先选走想要的物品。”她边叠牌边说:“这物品一定要是自己认为最贵重,最舍不得送人的,你们看如何?”

  姬仙儿提出这个玩法时,三人眉头都忍不住皱起。

  姬仙儿见他们兴趣缺缺,连忙解释,“会这么提议为的就是要提高我们的专注力,练好牌技,不会随便丢出牌。”

  “我全身上下最贵重的就是脖子上挂的平安锁,是祖母到庙里跪了三天帮我求的,要我把它当成赌资,我可不干。”宫锦容撇了撇嘴,毫不客气地回绝。

  “没错,既然是最贵重的物品,又怎么会轻率的放到牌桌上来当赌资。”轩辕璟泽也开口拒绝。

  “可是……”姬仙儿绞尽脑汁想说服他们,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宫锦容丢出一张牌,说出他的想法,“我倒是觉得大赢家可以向剩余三个输家提出一个合理要求。”

  轩辕璟泽丝毫没有理会姬仙儿的错愕,面无表情打出手中的牌,“锦容的提议倒是可行。”

  姬仙儿暗暗咬牙,却不敢表现出不满。

  只要成为大赢家便可以向输家提出要求,她也不是没有机会将苍龙戏水玉佩拿到手。

  她就不相信他们三个古人打麻将的技术能赢过她这个自小在麻将桌上长大的!

  她扬起一抹微笑,看向一旁的玉雪溪,“雪溪姑娘,你认为呢?”

  “我赞同宫世子的提议。”玉雪溪直白的道:“我身上唯一的贵重物品就是六爷给我的玉佩,然而不过是玩游戏就把这玉佩押在赌桌上成为筹码,这是对六爷的不尊重,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别说那玉佩她要找机会还给灏王,不能当成赌资,即使可以她也不愿意,太不尊重他了。

  其实他们的提议她没有一个想答应的,但是直觉告诉她若是不答应,这个被万人吹捧的神女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因此只能赞成宫世子的提议。

  姬仙儿没想到玉雪溪竟然丝毫不给她留点颜面,拒绝得这么直接,她压下心头突然窜上的怒火,摆出一记更为娇美的微笑,但眼底完全没有笑意。

  玉雪溪丢出刚摸上来的牌,不着痕迹的睐了眼姬仙儿,刚好看见她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怒火,心底瞬间产生一个疑惑,一个刚接触新的赌博游戏的人,野心不会太大,这姬仙儿分明就是老赌徒的作风。

  玉雪溪赫然发现,从姬仙儿打牌的技术、手势还有算牌的速度,便可看出她很会打麻将,甚至可说是精于此道。

  真是奇怪,这游戏才刚刚兴起,姬仙儿怎么这么会玩?难道真是于此道有着天赋异禀?

  姬仙儿最终只道:“少数服从多数,既然这样,那我就按着宫世子的提议,大赢家可以对输家提出一个要求。”

  嗤,大赢家最后一定会是她,届时再提出要求也是一样的。

  接下来的几圈也确实如姬仙儿所想,自摸、杠上开花样样来,还出现大四喜、大三元等等大牌,一胡牌就是大把的筹码纳入她的口袋之中。

  “胡!”姬仙儿将面前的牌推倒,胡了玉雪溪一把。

  但凡她遇上玉雪溪,下手绝对不留情,明明可以过水或是等自摸,可她偏偏不要,即使是屁胡,她也毫不犹豫地推倒自己的牌,就是要胡玉雪溪。

  “啊!”贵宾室里再度传出玉雪溪的哀号和算筹码的声音。

  她看着放筹码的小抽屉里空荡荡的,仅剩一枚筹码,不由得庆幸自己的坚持,还好方才没有答应姬仙儿的提议,否则这下她不只输得脱裤子,连灏王给的玉佩都要输给姬仙儿了。

  轩辕璟泽隐隐勾了一边嘴角,饶富趣味的睐了眼表情丰富的玉雪溪,“筹码不够我可以借你。”

  “不了,我的习惯是筹码玩完就不玩,绝对不借银子赌博。”她的运气有这么差吗?把把被姬仙儿胡,若不是她很清楚自己从未跟姬仙儿有过节,她都要怀疑这姬仙儿是故意针对她了。

  不过先前晓瑜跟她说过姬仙儿是神女,有预知能力,说不定姬仙儿是能感应到她的牌,所以她才会输得这么惨。下回她绝对不要跟这种有特殊能力的人一起玩牌,会输惨。

  “牌局还未结束,谁输谁赢很难说,不要气馁。”很少安抚别人的轩辕璟泽难得开口安慰。

  宫锦容跟着附和,“是的,不可以因此丧气,打起精神,说不定下一局你就反败为胜了。”

  “好,我打起精神。”她握紧双拳做出加油手势。

  也不知道是玉雪溪开始转运,还是应验了那一句风水轮流转,自此局开始,情势可以说是大逆转,她的牌运一帆风顺,虽然不到反败为胜的地步,却也赢回了大部分的筹码,还是从姬仙儿手中赢回的。

  她瞄了眼小抽屉,大略估算了下筹码的数量,已经没什么输赢,心安了不少。

  最出乎她意料的是起初大杀四方、一路辗压他们的姬仙儿竟在这时开始兵败如山倒,轩辕璟泽跟宫锦容两人则开始轮流连庄,而且胡的对象都是姬仙儿。

  原本姬仙儿的筹码已经满溢,只得另外找个盒子放,现在盒子里却是空空如也,连原本的赌金也少了一大半。

  随着筹码愈少,她的脸色愈是难看。

  她真的不知道是姬仙儿赌运太差,还是轩辕璟泽运气太好赌神上身,已经连庄二十次了,而每一次胡的对象都是姬仙儿。

  “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