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有劳三爷了。”轩辕璟泽勾勾嘴角调侃,将手搭到他的肩上。

  宫锦容是镇国公府的世子,虽然是嫡出,但上头有两名庶兄,因此有人称他三爷。

  “六爷客气了。”宫锦容一把背起轩辕璟泽,让轩辕璟泽顺利坐到轮椅上。

  招呼完前一组客人的伙计看到他们后马上赶了过来,“欢迎莅临世外桃源,这一路累了吧,快快请进。不知几位贵客是要半日游抑或是要入住?我们世外桃源……”

  伙计扯着恭敬的大笑脸,热切地招呼,鞠躬哈腰地将一行人迎进门。

  宫锦容随手丢给伙计一块碎银,“我们已经有预约,镇国公府宫家。”

  伙计立即应道:“原来是宫世子与几位贵客,快请,快请。”之后转头拔高音量对着里头的人喊了声,“宫世子与贵客到!”

  伙计领着宫锦容他们前往柜台,对着正忙着为没有预约的客人调度小屋的玉雪溪提醒道:“雪溪姑娘,宫世子到了,他们预约了有温泉池的小屋。”

  因开幕后天天爆满,人手严重短缺,现在就连玉雪溪也得出来亲自招待。

  她停下翻阅纪录本的动作,笑眯眯的招呼道:“欢迎几位贵客莅临……咦?”她眼睛突然一亮,“你……”

  轩辕璟泽也认出她来,惊喜的低呼,“雪溪姑娘,真的是你!”

  方才伙计喊她时,他还以为是同名之人,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她,确实教他惊喜。

  玉雪溪想到他的身分,连忙离开柜台要向他行礼,却被他伸手制止,她立马了解他应该是不想让人打扰,这才瞒着身分前来,不然不会由宫家预约订房。

  宫锦容深知轩辕璟泽一向不喜与女人有牵扯,更遑论记住她们的名字,能让他记住名字的姑娘跟他肯定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这……子勋……你们认识?”宫锦容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移动。

  站在轩辕璟泽身后的姬仙儿原本并未认出玉雪溪,是轩辕璟泽一喊,她才想到那天就是这个女人救了他的,还害她被他斥责。

  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当时就是雪溪姑娘救了我的。”轩辕璟泽解释着。

  “恩人啊!”宫锦容瞬间睁大双眼,满脸欢喜地看着玉雪溪。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关你什么事情?”轩辕璟泽横他一眼。

  “姑娘,谢谢你救了六爷,你是六爷的救命恩人,便也是我宫锦容的救命恩人,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一番。”

  那天出事,因他不会泅水,落水当下虽然马上被人救起,却被水呛晕,才无法马上前去找寻子勋。

  还好子勋有贵人相救,否则今天他不是给子勋陪葬,就是被关在天牢里。

  子勋现在虽然不良于行,但他还是皇上最疼爱的儿子。那日在明镜湖上惹事的两个家伙以及他们的爪牙全被抓进大理寺痛打三十大板,发配到采矿场服劳役半年,家族中在朝为官者则被罚俸或调离京城。

  若不是因为眼前这位姑娘,刑罚恐怕不只这些,抄家灭族都不为过,连带他这个提议前往明镜湖一游的人也逃不过,可以说她是子勋的救命恩人,更是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

  “宫世子,那日之事不过是小事,不需要你们报答,千万别放心上。”她从未想过挟恩图报,宫锦容这么说反而让她很不好意思。

  他们玉家这些年来隐姓埋名做的善事可不少,那些都未求回报了,怎么可能因为他们两人身分不同而要求回报。

  “这怎么可以,不让我报答我良心会不安的。”宫锦容一脸严肃地摇头。

  “那日我是刚好在附近,又会泅水,所以就顺手……算是举手之劳。况且我想每个会泅水的人见到有人落水都会上前抢救的,这事真的不用放在心上。”

  见她说什么也不愿意接受报答,宫锦容有些苦恼地看向一旁的轩辕璟泽。

  轩辕璟泽抽下系在腰间、象徵着身分的苍龙戏水玉佩递给她,“雪溪姑娘,那日来不及好好跟你道谢,这块玉佩你收着,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便拿着这玉佩到灏王府找我,抑或是镇国公府找锦容都可以。”

  “对,对,日后只要你说一声,我们两人一定义不容辞。”宫锦容连忙点头附和。

  玉雪溪眉头微蹙,看着手心里散发着温润光芒的玉佩,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推辞,免得太不近人情,点了点头将玉佩收起,“那小女子却之不恭。”

  姿态高傲,一直用鄙夷眼神睨着玉雪溪的姬仙儿看到轩辕璟泽把玉佩送给玉雪溪,眼睛顿时迸射出一道夹杂着愤怒与忌妒的眸光。

  她想要那块玉佩许久,轩辕璟泽也知道,可是不管她怎么暗示,他就是当作听不懂,没有任何表示,没想到现在竟然随手送给一个出来抛头露面,没有一点身家背景的女子,而不是被称为神女的她!

  不行,不计任何代价,她一定要从那女子手中讨要回那块玉佩,让轩辕璟泽送给她。

  “雪溪姑娘,你不忙的话,跟我们一起到后山玩牌吧!”宫锦容推着轩辕璟泽来到大厅,双手撑在柜台边上笑眯眯的邀请玉雪溪。

  “打麻将?”她停下拨弄算盘珠子的动作,看向他。

  “是啊,这麻将不是你们世外桃源发明的吗?你应该很会玩吧?所以你来教我们玩。”

  “麻将馆不是有专门的人员教你们吗?”

  “他们的技术应该没有你好,况且这游戏跟认识的人玩才有意思吧,跟不认识的玩就是少了一点趣味。”宫锦容不断的朝她挤眉弄眼使眼色。

  他昨天到麻将馆观看人家打麻将,觉得这游戏有意思,很适合长年待在屋内的子勋,一来可以打发时间,二来可以训练脑袋,又不用出门接受他人同情的眼神,只要不沉迷赌博,是很不错的一款动脑游戏。

  不过子勋自小就有个怪僻,不喜跟陌生人同桌,因此他才会想到玉雪溪,由她来教导,子勋应该会同意。

  看到宫锦容的滑稽表情,玉雪溪差点笑出来,不过也大概了解他的意思,其实最主要是为灏王解闷。

  她崇拜灏王,但不会刻意去打听他,而晓瑜不同,早已将灏王的一切打听得一清二楚,她没少从晓瑜口中听到灏王的事情。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