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明星 > 休掉总裁 >
三十一


  楚正男保持一贯性感的笑容,客气的回答,“我和我未婚妻是在欧洲相遇,相外了四年多。”

  “凌小姐戴的首饰好漂亮,请问是楚氏集团的作品吗?”

  他含笑摇头,“这套自馁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亲人设计的,做为我和我女朋友的结婚礼物,世界上谨此一套而已……”

  电视中的声音在耳边渐渐变弱,季英旭的脑海中只残留着那句话——一个很重要的亲人……亲人?

  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阮天爱和楚正男,他们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抓起手机打给妹妹,“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帮我去调查一点事……”

  第十章

  珠宝展如期顺利举行,虽然已经辞掉工作,但参加珠宝展向来是阮天爱的兴趣。

  她知道今天季英旭一定会来参加,她并不想和他碰面,离开皇朝,离开他,这两样后果让她心碎痛苦,和他相恋以来,日子一直过的很快乐。让她没发现,他们之间少了一些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相互信任。

  被误解的感觉真的很糟糕,可她与楚家的关系,是她内心的痛,当年父亲去世,母亲再嫁,她永远不会忘记楚家那两个大不了她几岁的男孩用恶毒的眼神瞪着她的模样。

  那种不友善的态度令她难受,没了父亲,母亲变成别人的,她就像是被世人遗忘的小孤女,困在楚家庞大的阴影下,好像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

  她记得楚正男嘲弄的看着她说:“你以为你妈妈嫁进了我们楚家,你就可以做上流社会的千金大小姐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冲这我老爸的钱而跟过来的。”

  她只能倔强的迎视他挑衅的目光说:“我没有冲着任何人的钱而来,我只是想和我妈妈在一起。”

  细弱蚊吟的声音,换来的是他的冷笑,“想和你妈在一起?我看你最终的目的是想依仗楚加的背景来捞到什么好处吧,我警告你,别以为你妈嫁给了我爸,我就会把你当做是我妹妹,你最好不要自抬身价。”

  这番话激怒了她,她狠狠看着他,鼓起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怒吼,“你放心,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和你们楚家有任何关系。”

  当时楚正男曾因她的其实而微微怔了一下,这大概是他始料未及的答案。

  大到可以自立之后,她搬出楚家,在外面租房子。

  她妈妈好说歹说,软硬兼施的要她回去,她却无动于衷。

  她努力打工赚钱,赚取生活费和房租,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楚正男对她刮目相看。

  他觉得自己一开始是实在过分了些,人家也用事实证明,她并不是贪图他们家的钱,于是,他想补偿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只是,她虽然表面柔弱,但骨子里却骄傲得可以。

  他几次低声下气求她搬回楚家,然而她却没有答应过。

  她的倔强让楚正男慢慢的对她由愧疚转成欣赏,她毕业后,知道她对设计方面很有兴趣,他曾主动表明希望她来楚氏集团担任设计师。

  想当然尔,她拒绝了他的请求,她不想有朝一日若有了什么成就,会被人拿出来说嘴是沾他这个继兄的光。

  她告诉他,如果他还尊重他这个妹妹,请尽量不要打扰她的生活。

  楚正男妥协了,这次他结婚,准新娘是阮天爱读大学的学姐,当时很照顾她。两人会认识,也是阮天爱意外牵的红线。

  楚正男希望她亲手设计一套首饰给未来老婆,她同意了,不是为了继兄而是想祝福学姐。

  没想到因为那份心意,居然会让她和季英旭决裂。

  珠宝展内,阮天爱小心翼翼的避开熟人,她只是想看看自己亲手设计的那些设计图的作品。

  远远的,她看到季英旭和聂尔浩来到现场了,她慌忙的躲到角落里,她从来就不是那种会纠缠不清的女人。

  只不过有人似乎不想让她好过,一声高亢的娇叫,打破了她伪装出来的平静。

  “你这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佩佩是跟父亲一起来的,当她远远的就看到阮天爱的身影,忍不住走过来想找她出几口恶气。

  前阵子去皇朝集团找季英旭,却被她意外的发现,这女人和季英旭之间的关系不简单,为了她,季英旭无情的甩掉自己,还说什么两人之间永远都不可能。

  之后,她气不过的打电话问季英旭,是不是爱上了那个身材干巴巴的阮天爱,哪知他竟然威胁她——“以后不要最好再给我听到你侮辱我的女人,而且我也不介意的告诉你一声,我就是喜欢她,那又怎么样?”

  她真的咽不下这口气,几天都没睡好觉,如果没有阮天爱这女人,她和季英旭不会分手。

  前几天听说这两人分手了,她乐的差点没买鞭炮来庆祝,此时不来棒打落水狗,更待何时?

  阮天爱懒的和这种没品的女人争执,她淡然的道:“我只是来看珠宝展,没打扰到秦小姐什么吧?”

  “你当自己是什么身份啊,一个被皇朝集团革职的员工,居然还有颜面来参加珠宝展?”秦佩佩轻蔑的说:“我告诉你,在这种场合出现的全是你高攀不起的名流绅士,豪门小姐,如果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就马上滚出去。”

  阮天爱冷冷的看着她,十几年前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可能会被这种话给伤害,但现在她知道如何反击。

  她淡笑,慢条斯理的道:“如果上流社会的名媛千金都像你这样的专横跋扈,那么我觉得秦小姐口中的所谓的上流还真是一点都不入流,至少眼前的你就让我觉得很低级。”

  秦佩佩没想到以前那个总是一声不吭的小女人居然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讲话,她气的瞪圆双眼,“姓阮的你还要脸的话就离季英旭远点,因为像你这种身份低贱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你现在已经被甩了,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边的骚乱引起季英旭的注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