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明星 > 休掉总裁 >
二十四


  他十分惊艳,看了这份设计图,她绝对有资格当上项尖的设计师,呵呵,该说是他们皇朝集团捡到宝吗?

  嗯,应该是说他自己意外得到一个大奖吧……

  门外传来脚步声,他放下设计图,只见阮天爱的小脸上带着几丝不快。

  “怎么了?”

  “没什么。”她脸垮垮的摇头,“家里的事,我妈催我回去。”

  “噢……那哪天找个时间,我陪你一起。”认识这么久了,他还没见过她母亲。

  她不置可否的说:“有时间再说吧,最近太忙了。”她似乎不愿意提及太多关于母亲的事。

  季英旭当然感觉得出来,他来到她面前,疼惜的望着她略显疲惫的脸,关心询问,“你和你母亲之间的关系似乎处理得不太好?”

  “我只是不想打扰她的生活而已,毕竟……”她沉默一会才道:“她现在有另一个家庭了,我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个拖油瓶。”

  “可你是她亲生女儿的事实,永远改变不了。”

  阮天爱冷哼,“她已经将她过多的母爱送给别人了。”

  他突然笑了,“真是一个小孩子,你一定是吃醋了吧。”

  “才没有。”她极力否认。

  “还说没有,每个改嫁的母亲都会给孩子带来一种患得患失的心理,担心父母不再疼爱自己了。”

  “你去改行做心理医生好了,快点把总裁的位置让出来吧。”她取笑他。

  “好啊,那我们先生个孩子,然后我就让位。”说着,他吻向她,不顾她的挣扎。

  “这里是办公室耶。”

  “那又怎样……”

  第八章

  繁忙紧张的工作终于在一个月后告一段落。

  季英旭看过属下交上来的设计图,觉得这次设计部果然很用心。

  不过令他奇怪的是,那晚在阮天爱办公室中看到的那份他觉得很满意的设计图并没有一起呈上来。

  他想着若有机会再问问天爱或设计部主管好了,没交上来有他们的理由也说不定。

  每年珠宝展前夕,总免不了举行一些晚宴,邀请上流社会人士共襄盛举,好增加买气,而在这些宴会里当然少不了各大媒体记者的身影。

  季英旭和聂尔浩先行前去,阮天爱说她还要留在公司处理一些工作,要晚点过来。

  身边没有女伴的感觉真是超不爽的,尤其看到聂尔浩那家伙不知从哪里找来个临时女伴,两人有说有笑的死样子,让他心情更郁闷。

  他随手接过侍者盘中的酒杯,刚想低啜一口,突然想起自己曾发誓再也不喝酒了。他笑了笑,将原封不动的酒杯放回了侍者手足的托盘上。

  “对不起,我忘了我戒了这东西。”

  “某人转性了嗯?”

  身后,一道低沉的嗓音飘来,有些陌生也有些熟悉。季英旭转身,出现在眼前的男子年轻而俊美,沉稳中带着冷静,浑身上下散发极吸引人的魅力。

  楚正男!楚氏集团的负责人,也是季英旭在国外读书时高人两届的学长。

  两人平时甚少碰面,家族事业更是竞争对手,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道理千古不变。

  近年来两人在事业上各有成就,而随着商业竞争的白热化,彼此之间免不了存在些许敌意。

  “我记得以前的你对美酒的追求胜过对美女的热情,现在怎么了?拿起又放下?!”

  季英旭沉笑,“人总是会变的,我的家庭医生以前就警告过我,说我体质特殊,最好少接触刺激性食物,只不过我性格倔不听人劝,最近稍稍学乖了而已。”

  此时记者靠过来,对他们拍照并做访问,皇朝集团的负责人与楚氏的负责人单独时就是镁光灯的焦点,站在一起更是万所瞩目。

  而在记者面前,两人也都表现出友善的一面,说是客套也好作戏也罢,亲密地站在一起让记者拍个够。

  接下来的访问,两位集团领导者头脑一样精明,该答的答,不该答的就四两拔千斤打发过去。

  访问稍告一段落,一名看来干练的年轻男子手拿一个盒子,来到楚正男的身边,恭敬的报告——“楚先生,您交代的首饰已经完成了。依您的吩咐,在第一时间送过来给您。”

  楚正男闻言双眼一亮,也不忌讳季英旭还在身旁,迫不及待的道:“打开来,我看看。”

  他的助理于是开了盒子,露出一套耀眼夺目的珠宝首饰。

  季英旭也看到了。不过,为什么这套珠宝让他越看越觉得眼熟?

  他目不转睛的打量着,蓦地,一道灵光闪现。这不就是他在天爱办公室看到的、那份让他十分赞赏的设计图?!自己的眼光果然很精准,这套首饰真的很美……

  只是,为什么楚正男会有这套首饰?设计上的巧合吗?不,不可能,这套首饰设计感独特,且几乎和原图一模一样,他不认为会有这么巧的的事。

  楚正男露出满意的笑容,随即亲手将盒子盖好。

  他露出公式化的微笑,客气的对身边的季英旭道:“季总裁,我过去那边跟王董打个招呼,晚点还有另一个应酬,待会就先走了。先在这里跟你告辞。”

  季英旭带着仍旧未平的心情礼貌的点头,“慢走。”

  目送楚正男离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令他觉得闷闷不乐。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天爱设计图的成品会出现在楚正男手中?

  心不在焉的跟着其他宾客寒喧、交谈,这个疑问始终在他脑海中盘旋不去。冷不防的,他被人轻拍了一下——“在想什么?叫你几次都没听到。”

  是天爱。她显然是从公司直接赶来,衣服还是白天上班时穿的那一套。

  “没让你等太久吧?我一开完会就赶过来了,路上还遇到塞车。”

  阮天爱没发现他欲言又止的异状,自顾自的齐头说着,“没想到今天的宾客还满多的。刚刚我进来的时候,有听到那边几个记者提到你的名字,又被采访了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