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爹——”陆厚朴震惊的看着他,不敢相信他居然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候,还提起她的婚事。

  “我说的是实话。”陆维山一脸严肃地看着她,“陆厚朴,我为什么提这场比试,因为我还是不满意有个皇帝当我的女婿,我从不考验人心,因为我不相信人心,他说只娶一人为后,可是一辈子太长了。”长得有太多变数,有太多她们可能无法接受的不可能发生。

  陆厚朴见厉穆禛快要灭顶了,她脑子里没有那么混乱又清醒过,她第一次甩开了她爹的手,红着眼眶,急促的说道:“爹,是女儿不孝,可是女儿还是想要赌上这么一次,还请您答应。”

  陆维山只是抿着唇静静的看着她。

  陆厚朴知道她爹这样的反应就表示不答应,她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过身就往水里冲。

  她扑腾着来到厉穆禛身边,奋力的将他往上拉,她本来以为他会因为太紧张而过度挣扎,怎料他却一脸喜色的看着她。

  “幸好,你还是来了……”厉穆禛不由得感叹道。

  这才是他和陆维山最后的比试,到底她能不能坚持住所有的考验,只相信她自己的心,要和他在一块儿。

  前场比试是真,溺水则是假的,只是其它人都知道,只有陆厚朴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陆厚朴愣住了,还一路从水里愣回了岸上,直到他拉着她的手,两人重新站在陆维山和莫梓然的面前时,她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爹爹……”她呐呐的喊着。

  陆维山没看她,而是看向厉穆禛,轻声道:“我的每个闺女都是珍宝,她的性子跟我最像,理智又好强,若真有一日你做不到承诺我的事,无法再把她当成唯一的珍宝时,不要告诉她,我会把她接回来,让她继续当我的手中宝,明白了吗?”

  厉穆禛深深一揖,弯了他贵为天子的尊严,许下了这个承诺。

  陆维山转头深深地看了小女儿一眼,最后只是一声叹息,然后牵着莫梓然的手,慢慢地往回走去。

  后头还能听见三个姑娘的哭声,还有拚命想要追上来的脚步声,可是都被她们各自的男人给拦住了。

  莫梓然看着身边的男人,打趣道:“这话你想了多久?瞧把咱们闺女给感动的。”

  她是最了解他的人,这番煽情的话,绝对不是他认真想的,可是对于那几个傻闺女来说,肯定是够用了。

  陆维山一把搂住娇妻,慵懒地笑道:““谁让他们要抢走闺女们呢,自然要给他们的胸口扎根刺啊!瞧瞧,过了今日,咱们闺女肯定更心疼我们了!女婿什么都还得往后站。”

  莫梓然没好气地翻了白眼,“是更心疼你这个爹吧!”他这恶劣的性子果然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改过,偏偏几个闺女就吃他这一套。

  “还不都一样,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啊!”

  她啐了他一声,脸色微红,“都老夫老妻了,还说这些没用的干么呢!”不过,她也的确很受用就是了。

  只能说,她这个丈夫,哪儿都好,就是这一点说不上好或不好,听听,刚刚那番话让闺女们的哭声隔远远的都还能传来呢!

  唉!也不知道她们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看清自个儿的爹爹,就是有这种恶劣嗜好的人。

  “后来呢?”一个小姑娘的声音细细地问着。

  “后来就是你父皇终于知道你母后我真的是天仙下凡,这世间就只有我一个,哭着喊着要封我为皇后,所以我就答应了。”陆厚朴非常傲娇的说着,然后把女儿往床上按住,又给边上同样眨着眼不睡觉,可是却用鄙视眼神看着她的儿子给盖好被子。

  “母后,你是骗人的吧!”小男孩突然说道。

  陆厚朴挑了挑眉,“母后是大人了,当然不会骗人。”才怪!

  小男孩皱着眉,一脸的不解,“可是上回父皇跟我说你们这一段落水故事的时候,不是这样说的。”

  陆厚朴看见走过来的男人,偷偷朝他眨了眨眼,边用温柔又带着诱哄的口吻问着儿子,“喔?那父皇是怎么说的?”

  “父皇说,是母后哭喊着要跟他入宫,说就算不是皇后也没有关系,但是他怜惜你一片痴心,所以最后还是封你为后,然后才会生下我们的。”小男孩的记忆力很好,说起话来也是有条有理,确保自己的确是一字不落的把上回听到的句子都给完整重复了。

  陆厚朴觉得自己身为大人的威严被挑战了,没好气地瞪了站在一旁的男人一眼,“一定是你父皇记错了,我才是对的,你说是不是?”

  “父皇?”小男孩转过头,看着自己最崇拜的父亲,忍不住投以疑惑的眼神。

  “是父皇错了。”被自个儿的爱妻瞥上那一眼,厉穆禛还能够说什么呢?自然是没错也得错了。

  没多久,小男孩和小女孩都睡着了,厉穆禛抱着陆厚朴,笑着说道:“又把咱们那时候的故事给拿出来说了?”

  “可不是?那可是我这辈子最惊险的故事了,自然要告诉他们,他们的母后我是多么的英明神武啊!”

  “是这样吗?那那个哭得像只小花猫的人不知道是谁呢!”

  他们彼此尴尬一笑,想起了那个惊险万分的后续。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