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啊!皇上又如何!这一壶加了醉芙蓉的酒喝下去,那人肯定还得来要解药,到时候每份解药再弄点醉芙蓉进去,就这样连吃七天,只怕老子让他趴下来当狗爬,他都得乖乖的照做。”

  徐老三他们三人这些日子可以说从天堂又落回了地狱,许多以前的仇家正追杀着他们,而他们手中的现银也花得差不多了,这次的计划,可以说是他们的最后一搏了。

  陆厚朴不知道那人会不会来,就算来了,她也不想要他真的那么做。

  醉芙蓉的事情当初是她抖出来的,后果本来就该由她来承担,再说了,不管怎么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可他是皇上,如果这三人真要用她来要胁他,那她还不如自己早早死了,免得拖累了他。

  她一边想着,一边缓缓挪动还有点发麻的身子往悬崖边靠。

  也多亏了这些人对这附近不熟,匆忙之中只找得到这处在天湖之上的悬崖。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被冷冽的风一吹,思绪瞬间清明了不少,也因此看见了策马而来的那个人。

  她红着眼眶,看着那个那天才被她狠狠拒绝的男人的身是越发清晰,如果不是怕惹来那三人的注意,只怕她早已哽咽出声了。

  她的心湖汹涌翻腾,跟策马而来的厉穆禛意外的相合了。

  就在陆厚朴半昏迷着被送出镇子外头的时候,厉穆禛也收到一个乞丐送过来的一封信。

  厉穆禛和他的手下一看到那封信就知道不寻常,他们可是微服先走的,这人却明显知道他们的行踪,甚至还将信转了一手,由童子转给乞丐,再由乞丐送到他的手中。

  他原本以为不管信里头写了什么,他肯定都有了心理准备,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没想到当他看见那一绺系着他熟悉发带的头发从信里头飘散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手头的力道,将那封信给撕成了两半。

  等他重新冷静下来,把信给看完后,他立即决定要一个人去赴约。

  “皇上!皇上不可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您怎么能独自去见那恶人!不如用手逾命知府或者是县念调集兵马……”

  他一把踢开了那内侍,语气几乎冻结成冰,“传朕旨意,调集兵马,立刻前往此处。”

  内侍还以为自己虽被踹了一脚,但皇上已经改变主意,脸上带着忍耐痛苦的笑意,正想着只要皇上能够安安全全的,就是再被踹上几脚也甘心的时候,就看见皇上脚步不停的冲到马厩去,所有人阻拦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皇上策马狂奔。

  没有人知道,他在看见了那一绺头发的时候,心里头像是崩坏了一角一般的焦象,也同样不会有人知道,那一瞬间,他脑子里想的是,如她真的出了事,那他执意要把后位给一个他前点兴趣都没有的女人,却把贵妃之位留给她的意义在哪里?

  他那一瞬间无比的后悔,而那一瞬间产生的复杂情绪超过了他过去近二十年来所有的总和。

  直到骑在马背上,看见她还好好的站在那三人的背后时,他那颗悬挂在空中的心才稍稍落了下来。

  等到他停下马,终于看清他们是怎么把陆厚朴绑住的时候,眼神冷得比寒冰还要冻人。

  “你们想要对朕说些什么直说就是了,又何必拿他人做筏子?”他知道现在不能表现出对陆厚朴的关注,否则他们恐怕真的在劫难逃。

  可是他却忘了,如果不是真的对她极度的关心,又怎么会在收到信后,在他们指定的时间里就飞快的策马赶来?

  他的出现,本身就代表了对于她的在意。

  陆厚朴想要往前走,才发现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另一端被绑在一根木桩上,她若站到了悬崖边上,那些人甚至不用靠近她,只要逼着她后退,斩断了绳索,她自然就会从悬崖摔落。

  天湖边上的这个悬崖,又称为清水崖,因为下方是深不可测的天湖,所以这儿也是许多人告诫不可靠近的地方。

  徐老三已经发现陆厚朴醒来了,但他也不在意,看着两人远远的凝望着彼此,冷笑道:“想不到咱们皇上还是个多情种,竟然真的愿意为了一个普通女子,一个人来赴咱们几个的约呀。”

  厉穆禛冷冷一笑,“徐老三,朕倒是想找你,可没想到你竟自投罗网了。”

  徐老三噗哧笑了声,觉得他不过是在最后时刻嘴硬而已,“皇上,你还以为咱们三个真的怕了你?你娘当初就是被咱们送进去的药给弄死的,你说咱们怕不怕?”

  一边的张大富想起这个可以列为自己一辈子说嘴材料的东西,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厉穆禛的眼神更冷,双手也紧握成拳,可他知道,这时候还不能动手,起码得等顺利救下陆厚朴之后再说。

  “所以你们把朕找来是要做什么?”他的语气平淡,像是完全没受到他们挑衅所影响。

  徐老三没想到他倒是挺能忍的,本以为他为了一个女人而不顾安危自己跑来,就想再多刺激他会儿,没想到对他没什么作用。

  “爽快!”徐老三收了笑,一双阴沉的眼望着他,“咱们兄弟前些年的活让让皇上给断了,别的也不多说,就想着让皇上给咱们点银两花花,顺便给个盐矿还是铁矿之类的,免得咱们兄弟缺了银两,遇到一个姑娘就想着卖进青楼换上点银两花花。”

  这是恐吓,也是威胁。

  他其实也不傻,不管盐场或者是铁矿,就算能够再次落在他们的手里又如何?没了人质他们也就是人家砧板上的鱼肉,现在嘴里答应得好好的,到时候他们么被抓进大牢里也用不着。

  可他还是提了这些条件,自然是知道皇上不会答应,但若退而求其次,换成一杯毒酒,那就不一定了。

  “不可能。”厉穆禛想也没想,果断地拒绝了。

  徐老三脸色一沉,“皇上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咱们兄弟断了生路,如今您却连这一点补偿都不愿给,莫非是想看着这小姑娘去死?这可就不像咱们的情种皇上了。”

  他边说边朝张大富使了个眼色,张大富马上拿起一把长刀,慢慢靠近陆厚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