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涂太妃有些讶异的看着他,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不过那姑娘的想法更让她无法理解,“那姑娘都来参加选秀了,难道不是想要入宫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可是她要的,朕给不起。”他看似平淡的说着,可是每吐出一个字,他的唇舌似乎都能尝到那淡淡的苦涩味道。

  “那姑娘……的确不像能够受委屈的。”涂太妃回想着陆厚朴那有些跳脱的脾气,还有受不得委屈的娇气,不由得笑了,觉得皇帝说的倒是挺对,这样规矩忒多的深宫,的确不适合那孩子的个性,接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那样一个孩子才是真正的伶俐人呢!小小年纪就能够知道自己要什么,也能够有个决断,总比当年的我们好多了。”

  不会在几次冲撞受伤后,才懂得这深宫中没有真情爱的道理。

  “皇上,您还小的时候,哀家刚入宫时曾问过皇后娘娘怎么都不会嫉妒,那时候皇后娘娘的回答,您还记得吗?”涂太妃笑着望向他,眼里满是感触。

  厉穆禛微微一笑,并未回答,便起身离开了。

  他打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许多事情只是不去回想,但是一旦想起,那时候的人事物就全都历历在目。

  “会嫉妒是因为你的心只放了那个人,可是当你知道那个人的心里有太多人,你只能分得那小点的时候,放开手,就不会嫉妒了。”

  厉穆禛慢慢的走了出去,那一段回忆却如潮水般扑面而来。

  他静静地站着,抬头望天,彷佛看见母后在涂太妃离开后,又低声对他说——

  “禛儿,若是真爱个人,那就宽容的放她走。”

  “因为当那人在深宫中,日日夜夜在为了争夺你的心而受伤时,心很快就累了。”

  “累了,就不爱了,再也不会嫉炉了。”

  “那不是爱一个人,是害了一个人。”

  “可是母后,我是个如此自私的人,宁可她恨我,我也想要让她永永远远的陪着我。”他轻声低喃着。

  不管深宫中那些纷纷扰扰,终于回到家的陆厚朴,整个人像是沉淀了下来,也不会闲来无事就拿着她的小龟壳去街上招摇撞骗了,放在桌上的小龟壳因此蒙上一层轻浅的灰。

  早就回家的陆紫苏和莫半夏没想到妹妹出门胡闹一趟后,回了家就变成一副老实孩子的模样,着实让她们有点不习惯。

  虽说陆厚朴以前也不至于夸张到无法无天,可是想新把戏、惹麻烦的功夫还是有的,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连最心爱的算命游戏都不玩了。

  陆厚朴还不知道自己太过反常的举动已经让两个姊姊看破了她故作无事的掩饰,仍旧三不五时拿着罗盘对准官里的方向,想着遥远的他正在做些什么。

  原本以为离得远了,日子久了,就不会再想了,怎料思念是一道难解的题,越是不想去想,那人的身影就越是清晰的印在脑海中。

  她轻叹了口气,正想着是不是回屋子里抄书好静静心的时候,一转头就见到了两个姊姊凑得好近,正一脸好奇的望着她,她被狠狠吓了一跳,一边轻抚着胸口,一边娇嗔道:“你们怎么突然偷偷摸摸地站在我后头,差点吓死我了。”

  虽然两个姊姊生得极美,但是靠得这么近还是很吓人的。

  “我们可没偷偷摸摸的,只是不知道某人心里想些什么,连我们两个大活人都站到身后好一会儿了也没发觉。”陆紫苏一双明亮的圆眼不断打量着小妹,笑得一脸嗳昧。

  陆厚朴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深怕真被看出什么端倪来。

  没法子!他们一家子要说谁的脑袋最聪明,头一个是她们的爹爹,第二个就是她大姊了,打小她就不敢在他们两人面前耍什么小心眼,因为一下子就会被看穿了。

  尤其大姊那双眼睛,又大又亮,眼尾一挑,她都觉得自己不管自己想要隐瞒什么,都会不由自主的被逼问出来。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让大姊帮你把把脉吧!看是什么问题,二姊我再煮些药膳给你补身子。”莫半夏倒是没想那么多。

  小妹要是真的身子有什么不适,家里就是经营药材生意的,就算小妹不想让大姊把脉,家里也和好几个老大夫都相熟呢,不怕找不到老道的好大夫,至于药方就更不用担心了,如果不是什么龙肝凤胆,家里的药材不能说囊括天下,但也算是齐全的。

  “我没病。”陆厚朴快速的否认了。

  虽然她很开心家人这么关心她,可是想到自家二姊平常做菜那是好吃得让人停不下嘴,可是到了药膳这一块儿,不知怎么的,老是一锅黑乎乎的上桌,那味道简直无法形容。

  每次吃二姊煮的药膳,她总觉得肠子好似被那黑乎乎的药汤给洗过一次,那滋味她试过一次后就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可不是没病吗?”陆紫苏好好把陆厚朴绘打量了一番,也发现了不少端倪,冷冷一笑,“我看就算有病,那也是心病。”

  陆厚朴被那了然的目光一瞅,还有那笑声给吓得浑身一抖,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大姊可别误会了,我……我可什么都没有。”

  “那你说说我误会什么了?”陆紫苏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陆厚朴抿着嘴不回应,她可不能再说了,要是再说下去,她肯定会不小心自个儿漏了底的。

  为了转移两个姊姊的注意力,她赶紧将话锋一转,“别说我了,不如说说两个姊去吧!之前我急着出门,只听说两个姊夫等爹娘回来后要择日上门提亲,那……”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觉得一股冷气从大姊的方向袭来,她一对上大姊锐利的眸光,身子忍不住又是一颤。

  这又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成了这副冷面煞神的模样?难不成那个未来的大姊夫做了什么事惹恼了她?

  不得不说陆厚朴这种小动物的直觉还是非常准确的,因为陆大姑娘的确是被自个儿男人那跟石头一般的脑子给恼得有点生火。

  莫半夏也低下了头,她也不知道自个儿心里挂念的那个人又是怎么了,一下冷一下热的,让人捉摸不定,就算她向来心很宽,也难免有点不安忐忑。

  陆厚朴真心发誓,她真的只是想要换一个比较轻松的话题罢了,真没料到两个姊姊会是这样的反应。

  “哼!你有那闲功夫管我们的事儿,不如想想你自个儿吧。”论转移话题的功力,陆紫苏可不会输给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