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二皇子确实是被人害死的,只是下手的那个,不是皇后,是先帝。”涂太妃轻轻吐出她隐藏多年的秘密,表情也多了几分松快。

  厉穆禛俊秀的脸庑上闪过一丝怔愣,“这是为何?那也是先帝的亲生儿子,甚至当年先帝在他出生后就直接将孩子抱走,说要亲自带在身边抚养……莫非……”

  他想到自己为何在这件事情上无法继续查下去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当年伺候的人几乎死绝了。

  他一开始只想着主子出了事,伺候的下人们自然讨不了好,却没想过另外一种可能性——

  皇室里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天生残缺的孩子。“那日月妃生产的时候,我见过孩子一回。”

  产婆将孩子抱出来的时候,孩子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可是产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皇后和她同时把包着孩子的襁褓给打开,却也差点把孩子给摔了出去。

  “那孩子长了一条尾巴,短短的,不明显,更糟的是,那孩子身上同时有着男女的器官,加上那条怪异的尾巴……”涂太妃似乎又想起了当天的情景,神色有些复杂。

  那时候她慌得几乎站不住脚,其它的妃嫔都还没到,在场的只有她和皇后两个人,皇后娘娘知晓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有事,可是她不过是个嫔,若是想要封口,让她死得不明不白的就太多了。

  是皇后先冷静了下来,要她装作没事般到外头坐着,后来那些产婆们全都被皇后的贴身嬷嬷给拉了下去,而她则是故作无事的等着皇上欢喜的来看二皇子。

  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寝殿的,只知道第二天醒来,二皇子“病了”,皇后也病了。

  厉穆禛可以想象先帝当时看见自己所爱的女人辛苦怀胎十月后,却生下一个生着异尾,又身兼男女器官的怪胎时,心中的恐慌和惊吓,而身为一个帝王,该如何处理这个孩子,那是不用想也能得知结果了。

  “皇后是真贤德。”涂太妃真心的道:“贤慧不嫉妒,对于宫里的妃嫔有孕,都是抱持着欢喜的心情,只盼着妃嫔们能够好好地替先帝开枝散叶,更别说月妃那时候是先帝心尖尖上的人,她也没有任何理由非得要害那样一个孩子。”

  可是皇后也病得太不巧了,就在二皇子重病后,她也跟着病了,也难怪月妃会怀疑是皇后下的手。

  应该说那时候整个后宫里,除了皇后,就只有她知道真相,也只有她相信皇后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

  可是她不能把所谓的“真相”说出口,一旦说出口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又是另外一个“重病致死”或者是突然“猝死”的人?

  当年的事情只能说是一环扣一环的巧合还有意外,知道真相的人不敢说,下手的人不能说,那个打出生后只见了孩子一面的人,除了怨恨那个恰巧病倒却让人觉得像是心虚的人,她又能如何呢?

  “先帝也没想过平日看起来乖巧可怜的月妃,居然真的有这个胆子和法子对皇后下手。”涂太妃想到这件事就觉得,这或许又是她的胆小所造成的悲剧。

  如果她在知道月妃和她那个兄长有所联系时,就告知了皇上,或者告诉皇后,会不会今日就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常常这么想着,可是这些悔悟都已经太晚了,那些恩恩怨怨中的中的人,除了她以外都已经死去,是不是说了之后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涂太妃说了许多,本来以为很多都快被遗忘的回忆,似乎又变得鲜明起来。

  “皇上,或许是哀家僭越了,可还是容哀家用长辈的身分,大胆的说上这么一句,像先帝那般的人,因为专宠月妃,都被说是难得一见的情种了,可是下场如何?杀死亲子,又间接害死了皇后,甚至哀家也猜测过,月妃最后应该是知道二皇子是谁下的手,只是她不愿承认而已。”

  不愿承认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亲手杀了她的孩子。

  或许她不知道那个孩子是有毛病的,也或许知道,可是最后她想要的已经不是个公道了,只是要一个可以发泄她心中悲伤怨恨的人。

  所以她先朝皇后下手,最后……则是对着自己亲生的一双儿女下手。

  这样的做法,或许也是她想报复先帝的一种手段吧。

  毕竟那个所谓爱她的男人,最终却是伤她最深,即使他终究给她留了一条性命,可是软禁在深宫之中的日子,难道真的就是她要的吗?

  厉穆禛没想到先帝的后人数不过区区十来人,就可以闹出这一桩又一桩的事情来,不由得苦笑道:“父皇总是想要让所有人都好。”

  他叹了口气,替先帝说了一句公道话,只是没想到这样自以为是的好意,没有人领情,反而让事情走向了无可挽回的局面。

  涂太妃不作声,只有她自个儿清楚,所谓的好与不好,全看各人如何评断。

  厉穆禛终于知道了长久以来追寻的真相,他也不打算多加逗留,只了问两个孩子的情况,厉慕蓉虽然身子依然虚弱,可是对醉芙蓉的需求越来越小,倒是厉穆庭整日都有些恹恹的,一直叨念着当初救了他的陆秀女。

  他没想到还能够再听见她的名字,怔愣了下,那反应却让涂太妃捕捉到了。

  要说那一批秀女,涂太妃原本以为最有可能留下的就是陆厚朴了,可是没想到那天放秀女出宫的时候,她却没有被留下来,而是跟着其它秀女一起出宫去了。

  涂太妃想起那姑娘也是挺有趣的,这死气沉沉的宫里,要是有那样一个可心人也是不错,不由得多问了一句,“皇上,那陆秀女……”

  厉穆禛淡淡的打断道:“人各有志,朕不会勉强人留下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