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她慢慢地走了出去,看着宫门在她身后关上。

  那宏伟的官门,像是斩断了所有不该有的痴念,这段日子,就如同一场荒诞不羁的梦境,让人怀念却再也无法寻得。

  陆厚朴想起昨儿个自己说得毫不拖泥带水,即使她不曾感到后悔,可是这心……为什么会一阵阵的揪疼呢?

  她回头又看了一眼,此刻的宫门前,早已不复刚刚车马交织的喧闹,她也没指望有人来接她,所以正挪着缓慢的脚步,打算先给自个儿找个落脚处,再来找找有没有回家的马车,她却听见了以为不可能听见的声音。

  猛地抬头一看,一男一女站在街口处,男人微笑望着她,而女子则是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陆厚朴万万没想到居然能够看到她爹娘,她本想慢慢的走过去,可以挺着小胸脯,说自个儿也是入过宫、见过世面的人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了,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阵的委屈,那样的情绪彷佛化成了一股无法划开的酸涩,从鼻尖冲到了眼里,一双水灵的大眼顿时漫起一片水。

  她越走越快,来到爹娘面前,她咬着唇轻唤了一声,“爹、娘。”眼眶便再也含不住眼泪的重量,泪珠儿随即滑落两颊。

  原来,心不是不疼的,只是还没到能够诉说委屈的地方罢了。

  陆维山和莫梓然来宫外等着她也不是偶然。

  大约半年前,他们丢下三个已经成年的女儿,打着查访产业的名义,实则是四处去旅行,顺道进行不少地方的考察。

  莫梓然虽然没对三个女儿提过她重生的事儿,但从来没有对丈夫隐瞒过,在她记忆中,从今年年末开始,天下即将大乱,朝廷突然朝纲崩坏,异姓王起兵征讨,与护卫帝位的帝师,三方冲突,但不管怎么说,死伤最大的还是普通百姓。

  她上辈子没有遇到陆维山,而是偶遇了一个秀才,从此芳心托付,最后不顾老父的阻拦,坚持嫁了过去,而自家的产业则是托给老管家照料。

  头一年,和那秀才的感情还算和睦,可是一年后,她的肚子还是没有半点消息,秀才对她逐渐变得冷淡,甚至还把老家的一家子全都接了过来。

  可叹她当时不知道这人的狼子野心,只想着当个贤良人,尽都答允不说,甚至还拿了自己的嫁妆贴补。

  可那一家子哪是懂得满足的,把她的嫁妆吃完了不够,还打着她的名号往老管家那儿伸手,甚至因为她久未有孕,那秀才连连纳了多名妾室。

  就这样过了十来年,直到这一年的年末,天下开始大乱,那一家子没息心的,居然带着小妾孩子,就这么把家产给搬空,让她只能在乱世之中苦苦挣扎,她逃难逃了许久,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却因为身体过于虚弱又有许多暗伤,最后只能怀着满心的不甘而亡。

  上辈子的她,本是个单纯软弱可欺的女子,然后经历了乱世,她成了连人都杀过的铁娘子,其中转变的痛苦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所以重来一回,她不会再重蹈覆辙,再加上遇上一个真心待她的夫君,三个乖巧懂事的女儿,让她更珍惜这样幸福的日子,也就更早开始筹备打算起来。

  只是当初她也不过是个普通妇人,即使知道天下会突然乱了起来,也只是在逃难时,听了不少人说战事是由宁靖王打着清君侧的名义而起,而帝师和如今的天子虽然不和,却仍同时抵抗宁靖王,战火四处蔓延,直到她死之前,许多地方还是生灵涂炭,似乎还没有个结果。

  这也是她这些年虽然忧心女儿们的婚事,却没急着让人给她们相看对象的原因,若是天下大乱了,别人不敢说,但她们跟着他们夫妻俩,安全上还是比较有保证的。

  只是没想到他们才出门大半年,先后去看了帝师所创建的书院周遭,还有宁靖王镇守的边关,都不像是有什么动静的模样,便打算在看过京城后,假如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就先转往别的地方,却在这时收到了家中的来信,说是最小的女儿居然擅自去参加选秀,那瞬间说她感觉像是晴天霹雳也不为过。

  宫里是那么好进的吗?还是以为选秀就跟玩儿似的?难道就没有想过要是真选上了,她该怎么办才好?

  在收到信后,莫梓然急得每天都睡不好,甚至嘴角都起了口疮,每一回想起这不听话的小姑娘,就恨不得揍她一顿。

  可是看着自家姑娘从宫里走出来,那一副委屈的小模样,莫梓然又心疼得不行,原本已经想好要怎么教训的法子都忘了,只恨不得把小闺女给捧在手心上哄着。

  “谁让你瞎胡闹,选秀是咱们这普通人家能去的吗?”莫维然冷哼着,一边替她打了帕子给她擦脸。

  陆厚朴闭着嘴不说话,可是那双因为大哭而变得红肿的双眼,却是委屈地直瞅着她爹瞧。

  莫梓然自然瞧见了这父女俩的眉眼官司,她啐了声,没好气的道:“你说说你们三姊妹,当初取名字的时候,我和你爹想得可好了,紫苏半夏和厚朴,三种药材配在一块儿,能够解郁宽心,啥都不用愁了,结果呢?瞧瞧你们一个个的,可都让我愁死了。”

  陆维山看着自个儿媳妇儿教训闺女,习惯性的帮闺女缓颊,“行了,这不是都已经平安回来了吗?就别再说她了。”

  莫梓然瞪了她一眼,“你就知道拉着你爹帮你说话。”

  陆厚朴笑着跑到陆维山身边,“因为我是我爹的亲闺女,爹自然要帮我说话了。”

  “说得好像我不是你亲娘似的。”莫梓然帮着她把东西给收拾了,也不废话,直接排起她接下来的行程,“本来我和你爹还要去别的地方巡视药市场的,偏偏收到了你姊姊们寄来的信,说你入了宫,也就在京城耽搁了几日,现在你既然出宫了,那么我替你安排车,明儿个你就自个儿回去,我和你爹还要再去走走看看。”

  这世道要真的乱起来,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让他们一一寻找落脚处,趁着现在天下太平,她还能循着一些印象提早做安排,否则一大家子逃难,要说简单那也不简单,毕竟人多嘴杂,尤其是他们一家子女眷为多,如果没有好好安排的话,到时候要出了什么差错,那可是怎么后悔都来不及的。

  陆厚朴看着她爹不说话,就知道自己也不用多说了,爹既然已经站在了娘那一边,那就是没得改了。

  陆维山轻抚着小女儿的头,劝道:“先回去也好,毕竟你都说了在宫里受到了惊吓,那么回去好好休息。”

  他没说的是,小闺女一看就是为情所伤的模样,可在那宫里,还有哪个男人可以让她动情。

  三个女儿中,就这个最小的跟他的性子最像,理智的时候,就不会轻易被情感给动摇。

  不过依照古代男人的习惯,没钱都还想纳小,更别说当今天子了,那可以说是想要一天睡一个女人都是没问题的。

  唔!依照卫生观念来说,他也不建议自家闺女找这样一个女婿,在古代求医不易,像这样频繁更换性伴侣的男人,可不是他喜好的女婿对象。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