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她就想要悠悠哉哉的过着自个儿的小日子,不用担心今日被谁给算计了,以后有了孩子,也不用担心孩子是不是哪一日会在她的眼皮子下让人给算计而没了性命。

  “是民女辜负了皇上的一片心意。”她诚恳的说着,一双水灵的眼眸里满是歉意。

  她爹总说她才是最像他的那一个,以前她总是不以为然,毕竟自个儿的算卦也是时灵时不灵,论聪明能干比不上大姊,论美貌也比不上二姊,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最像爹了。

  可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原来她和她爹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在爱恨之前还能够理智的思考。

  虽说她爹有了娘以后,也常常少了几分理智,可是她对于厉穆禛的那一点心动,还不足以让她忍下了日后丈夫可能三宫六院的日子。

  她无法想象自己总是在别的女子面前屈膝的模样,无法想象自己看着她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举案齐眉的画面。

  她不能对不起自己,所以只能负了他的心意。

  厉穆禛愣愣地看着她,这还是头一回有人对他这么说。

  她也知道自己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吗?可既然知道,为什么还是不愿意留下来呢?

  他抽回自己的手,站起身,望着她的眼神有挣扎,也有期盼,“朕再问一回,这是最后一回了,你若愿意,这回入宫的秀女只会有你一人,并且可以直接封妃。”

  对一个出身民间的秀女来说,这样的恩宠已经是他能够给出最大的让步了。

  陆厚朴浅浅一笑,也站了起身,深深的行了个礼。“民女出宫以后,必日日祈求漫天神佛保佑皇上自此多福多寿。”

  她的声音清脆有力,却不曾有半分的迟疑,彷佛他的许诺,对她来说只是可以一笑带过的东西。

  厉穆禛定定地看着她,声音依旧平静,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负在身后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

  “朕刚刚许下的话,今日你若出了这道门,那便是再也不会有的,你……”要不要再想想?最后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可是那动也未动的身子,就如同她不再动摇的心意,让他只能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后,转过身去。

  那许久的沉默像是揪住人心的绳索,撕扯着皮肉,让心不断泛着疼。

  “出去,朕要就寝了。”

  陆厚朴直起身,慢慢的退了出去,“民女告退。”

  就在她即将转身的刹那,他忽然喊住了她,“你明日出宫前,给朕再卜上一卦可好?就算姻缘。”

  她抿了据唇,并没有答应,只是轻轻回道:“皇上与未来皇后,肯定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只是可惜了,他的皇后,不是她。

  第七章

  天启帝的头一回选秀,最终草草收场,剔除掉许多再也没见到的秀女,其它人个个都是面露颓色。

  尤其是当初抱持着越大希望入宫的人,这时候就更显得颓丧,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是恨不得能够马上出宫去,尤其是知道的比别人更深的涂湘茹等人。

  涂湘茹那一屋子里的秀女中,李芳晨和白婉楒因为知道毒的事情,所以早已对住在宫中感到胆颤心惊,就怕哪一日出事还得被牵扯进去,而涂湘茹知道的更多点,甚至早在涂太妃的提点下,打算好好的和陆厚朴交好。

  可没想到的是,已经消失了一日一夜的陆厚朴,一大早回了房后居然也开始打包行李,像是也准备要跟着她们出宫。

  这让涂湘茹免不了一脸的错愕,有些怀疑的望着她,“你怎么……也跟着要出宫?”

  李芳晨和白婉楒也知道她昨日失踪后就没回来,直到今日一大早才回屋子的事的,一听这话也用怀疑的眼神望着她。

  昨晚落锁搜宫,连禁卫都入内宫搜索了,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从她昨儿个去了涂太妃那儿后发生的,她们心生怀疑也是正常的。

  更别提一个姑娘家的,一整晩都没回储秀宫住,甚至还换了一整身的衣裳,这也不怪她们多想了。

  实际上李芳晨和白婉楒早就悄悄地讨论过,这一届秀女里头,最有可能被留下来的,除了几个大官族里的姑娘外,最有可能的就是陆厚朴了。

  不管怎么说,发现长公主中毒的事儿可算是大功一件,就是看在这个分上,要求一个小小的位分似乎也不过分。

  “我怎么就不能出宫了?”陆厚朴笑嘻嘻的反问,“我本来也没真心想要选秀啊!不过就是跟着一路上京来罢了,如今既然秀女都要归家了,我自然也该出宫回去了。”

  “可你不是立了功,怎么就不求个位分呢,就算没什么姿色,可是如果不是求一个妃位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李芳晨也知道自个儿说话又冲又直,可看到屋子里其它人都瞬间看了过来,她也忍不住红了脸,“怎么了?我可没说错。”

  “不过就是闻出味道来而已,哪算是什么功呢!真要这样的话,这天下比我鼻子好使的人多得是,难道个个都要进官不成?”陆厚朴打哈哈的带了过去,可是离她最近的涂湘茹却是看出了她脸上的不自然。

  白婉楒也是妙人,平日里虽然像是李芳晨的跟班一样,可两人待在一块儿大多是她帮着出主意,说话也是她帮忙打圆场,这时候她也察觉了这个话题似乎不该多说,便跟着劝道:“这宫里头的事哪有一定呢!谁能够留下来还不都是上头贵人的意思,咱们就算家里出了力,可是这宫里可不是谁都能够留的,大家说是不是?”

  她这话乍听之下像是劝着,可细细琢磨,又能品出另外一层涵义来,白婉楒也是习惯了这样说话,觉得自个儿这圆场没圆好,不免有些尴尬,干脆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了。

  陆厚朴低着头不回应,可涂湘茹却注意到她的眼眶微微发红,心里有了猜测,却不敢再多说。

  这宫里能让人动了情的人,除了皇上以处又有谁呢?可是就如同刚才李芳晨说的,她立下的功劳足够让她留在宫里了,可如今她却和她们一块收抬行李准备出宫,不管原因如何,总不是她们这样的泛泛之交可以打听的。

  比起入宫时的层层检查,出官时就松散了不少,陆厚朴站在最末一个,她慢慢的走着,偶尔想起什么,忍不住回头往那层层宫墙里头张望。

  她心里知道,自然是见不着的,可是总也期盼着,或许还能够再看上一眼也好。

  因为她心里清楚,这一别,两个人这辈子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