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说了……皇上可不能生气。”她小心翼翼的多寻求一道保证。

  “朕不会生气。”厉穆禛睨了她一眼后,继续说道:“该气的人都死了。”

  陆厚朴本来正准备开口的话,又强吞了回去。

  “我觉得我还是不说话来得好。”她赌气的把杯子放下,拈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不大的点心把她的嘴给塞得满满当当的,鼓起的腮帮子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没规矩。”他低斥了声,但眼里的笑意却说明了他并不在意,看她吃得满足,他便把桌上的点心全都放到她面前去。

  陆厚朴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好不容易咽下了嘴里的点心,这才说道:“储秀官的姑姑们又不在这儿,这规矩自然可以放一放。”

  厉穆禛微笑不语,一脸就是“看你胡说八道”的宠溺模样。

  只不过这样淡淡的甜蜜气氛只维持了一盏茶的时间,因为那最重要的事情终究无法被忽略过去。

  “民女就当今晚什么都没听见、没看到。”陆厚朴举起一只手发誓。

  老实说她刚刚听到一半就觉得不对了,这明显是宫廷秘辛,她果然要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被害死了。

  厉穆禛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把边上伺候的人都遗退,这才说道:“你也听到她说的了,你怎么想?”

  陆厚朴没想到他居然还会问她的意见,可是她对于这种事儿可不怎么在行啊!

  “就是一点小小的想法,这宫里挺乱的……”她含糊的答了一句,毕竟这事儿扯到先帝还有先皇后等人,她怎么说都不对。

  “的确是挺乱的。”厉穆褀不让她退缩,依旧日定定地望着她,“所以你不想留在宫中,是怕以后也会跟她一般?”

  那样恨着一个原本放在心上的人,连两人的子女都成了可以下手的工具,只为了报复。

  这个问题直接又尴尬,陆厚朴愣愣地看着他,两人的视线相交,空间静谧得不可思议。

  她仔细斟酌一番后,才慢慢回道着:“我不知道。”

  厉穆禛以为她是怕她乱说话会引得他发怒,才用这样委婉的说法,他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直说无妨,朕不会因为你说了老实话就将你治罪,朕的心胸还没如此狭隘。”

  陆厚朴点点头,先小小拍了一个马屁,“自然自然!皇上最是英明神武,可是民女也没说假话,民女是真的不知。”

  “怎么就不知了?难道今天听那人说的还不够明白?”厉穆禛一想到徐月溶,浑身就觉得不痛快。

  她的指控,在他听来只觉得矫情,她指责先帝没有真情爱,可是她入宫前,先帝早有了正妻妃嫔若干,怎么想也不可能独宠她一人。

  至于最后她都已经被软禁在深宫之中,却对亲生子女下毒手,难道这就是她所谓的报复?可是先帝和他母后俱已去世,她想报复的是谁?那样的恨意又要如何才能消弭?

  “听明自了,可也有许多不明白。”陆厚朴知道自己说得含糊,连忙又解释道:“那些长辈的恩恩怨怨不提,可是她有一句话民女却是知道的,帝王在成为某人的郎君之后,帝王的身分仍旧不会改变。”

  以前爹爹教她们史书的时候,提到许多夺嫡之乱,也向她们解释过了,那些皇子没看开的是,所谓的父皇,其实先是君王才是父,同样的道理,她也用在了帝王和后妃之间的关系。

  这宫里哪里有真的单纯的关系呢?

  可她就想要清净点的日子,不想整日这样算计来算计去的,不只累人,还累心。

  她没把心里的话说明白,不过她相信他能够懂得。

  厉穆禛深深地看着她,她的眸光单纯,却又带着聪颖,娇嫩的脸上有着超乎年纪成熟的气质,一种从未有的不甘心油然而生。

  他活了二十多年,头一回有了想要的女人,可他看上的人却对他所有引以为傲的东西都不感兴趣。

  她看起来单纯稚嫩,可是却总能用最冷静又理智的说法,一次次的告诉他,她不可能待在他的身边。

  他不是没想过用权势压迫,他是这天下最有权力的人,只是若真的要走到这一步,连他的自尊都无法容忍。

  她也看出来了,所以始终欢欢喜喜地说自己想要离开,从来不担心自己会被强留下来。

  可是越是如此,他的不甘心就越是浓厚,直到今日,看见那个曾经备受先帝宠爱的女人一副疯癫样,那个曾经被赞为月中仙子的女人,宁可毒杀亲子也要达到目的,似乎所有的报复都不够抚平她失去一个孩子的伤痛,甚至在最后,即使不断呕血也要控诉的神情,让他不由得深受触动。

  若今日那人的遭遇落在了她的身上,她又会如何?

  会恨他这个强留她陪在他身边的人吗?

  甚至会如同徐月溶一样,到死之前都无法消弭心中的恨意?

  其实所有的结果只有一个,在身为一个男人、一个父亲之前,他先是统治这个国家的帝王,他的后宫必须有太多的妥协,即使他知道自己的心可能只会放着这样一个人。

  陆厚朴看着他眼里过的一丝脆弱,头一回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皇上,民女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姑娘,民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如同刚刚那位娘娘做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可是民女的爹和娘都说过,姑娘家活在这世上本来就艰难,如果连自个儿的郎君都不能将自己如珠似宝的疼宠着,这辈子不就自走这么一遭了吗?”

  说到底,她的冷静只是因为她的自私还有理智战胜了心中的那一点暖昧情愫,她不知道要爱得多深,才能够和刚才那位娘娘一样恨得也如此之深,可是这样的爱恨情重,不是她想要的日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