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这张脸替她挣来了帝王的宠爱,也让她丧失爱子,有时候她都不知道最该怨的到底是自己这张脸,还是那些让人厌恶的人心。

  “可也是他在最后咽下一口气之前,让我无论如何都还要留你一命,当年的你曾经一再对我出手,可他为了避免一双幼子幼女有个残害长兄的生母,只把你关进冷宫之中,再对外宣称那对双生子的生母已逝,先帝为你做到这个分上的爱护之情难道你没有半点感激?”

  “感激?呵呵……”徐月溶先是浅浅的低笑着,后来是癫狂的大笑,边笑着,她也咳了起来,再抬起头时,嘴角已经沾满了鲜血。

  陆厚朴猛地一惊,可是她毕竟也算见多识广,她细细嗅闻着空气中的味道,轻皱起眉头,在他耳边低语道:“她事先服毒了,如今毒已深入肺腑,怕是……”

  这不过是简单的毒药,应该事先就已经吞下,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毒已经蔓延到了五脏六腑,这才吐出血来。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知道她吃的是什么毒也没救了,只能看还有什么话要说的,速战速决吧!

  徐月溶没有去抹嘴边的血,甚至对于那些岀来的鲑血视若无睹,她视线有些虚无的看着厉穆禛站着的方向,像是看着他,又像是看着另外一个人。

  “不!我恨他,当年如若不是他招惹了我,我也不会入宫,他明明保证过要护着我和我的孩儿,可是却让我的孩儿死得不明不自,最后只能我自己向凶手讨回公道,他甚至还说会独宠我一人,可是看看他后宫抬进来了多少人!涂氏……倒是个聪明的,但我才不相信当年的事情她完全不知情,若是真不知情,怎么还能让那个人将她封了个妃位?”

  她突地一顿,敛起了笑意,又回复那清冷空灵的模样。

  “说来不过都是一糊涂帐,错在我居然信了一个帝王的情话,错在所有人都以为那人是个痴情种,却忘记了那人不仅是个男人、一个父亲,还是个帝王,哪有可能凭着自己一时的喜爱,就真的把多年养成的太子给舍弃?”

  她一句又一句的反问,在这空旷的宫殿之中更显苍凉,没有人可以给她一个答案,也或者她早就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相信。

  一声又一声发自内心的质问,让她的血不断从口中喷涌而出,染湿了她的前襟,可是她依然挂着那凄凉的微笑。

  直到许久之后,她不再说话也没了动静,厉穆禛反应过来,上前伸手探她的鼻息时,才发觉她已经睁着眼没了气息。

  他的脸色沉重,拉着陆厚朴的手往外走,至于守在外头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理她的后事。

  毕竟早在先帝逝世之前,就已经把她的封号都给留下了,虽说这些年将她软禁在这里,可是宫中还有两个孩子是她所出,总不能跟其它打入冷宫的妃嫔般随意处置。

  厉穆禛一路牵着陆厚朴的手回到他的寝宫,两人皆是不发一语,或许是知道了许多年前的许多真相,不管徐月溶说得有几分真假,可是那样凄凉绝望的笑声,却在两人心中徘徊不去。

  厉穆禛这些年一直在调查母后当年身亡的真相,可是当他知道事实的另外一面后,他的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以他的身分来说,不能说自己的生母有错,可对错之间,他居然不知道谁才是该同情的那一个。

  因为起码能够确定的是,先帝对徐月溶,也就是月妃,是有真情的,才会在驾崩之前,特地独留他一人交代了她的事,甚至把两个孩子出生的真相都告诉了他。

  只是没想到,先帝想的是让他别对两个孩子有什么想法而出手,却没想到真的能够狠下心出手的,是那两个个孩子的生母。

  这样步步算计,到底是为了什么?明明看起来像是解开了谜团,可是不知怎么的,这谜团却是越滚越大了。

  一来,徐月溶为何要对自己的亲生子女下手?二来,这些年来她被软禁在宫中,又是如何和宫外的人手联系。

  厉穆禛觉得徐月溶的来历似乎还得要好好查查,他只知道当年她是先帝从宫外带回来的一个普通民女,可如今看起来,普通两字得先去掉才是。

  他一个人想了半天,直到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幽幽的叹息,他才突然醒过神来。

  陆厚朴一脸哀怨地看着他,“皇上,您总算回魂了,您可以放手了吧?”

  刚刚她也是被那女人给吓昏了头,一路上居然就这样让他牵着手,后来他一个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想要自己的手给抽出来,好回住处弄个热水换件衣裳的时候,却发现自个儿不管怎么出力,都无法挣脱,甚至他还下意识的把她的手握得更紧,试了几次后,她就干脆放弃了。

  但是穿着湿衣裳实在很不好受,虽然天气不算凉,但湿漉漉的衣裳贴在身子上,多少还是有些寒意,再说了,那池子里头虽然是有活水的,可是毕竟不是外头的溪流,那水多少还是有点味道,现在就从她头发和衣裳上不断的窜入她的鼻尖里。

  厉穆禛这才注意到她还没换衣裳,整个人就这样傻乎乎地站在他身旁,除了他刚刚搭上去的披风外,其它的衣裳早已皱成了酸菜样。

  他沉闷的心情微微放松了些,随即招呼了人送来了热水,并替她备了干净的衣裳,而他也到偏殿去,让人伺候着重新换了套衣裳。

  或许是他多想了,可是在离开徐月溶所住的宫殿后,他就觉得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子血腥味。

  等到两个人重新换了身衣裳,伺候的人也已经有眼色的在外头摆上了茶几,上头放了壶热茶,边上还放了几样不腻口的小点心。

  两个人似乎这个时候才有了迟来的尴尬感,陆厚朴那天说了不想入宫的事情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可没想到再一次见面,却是刚刚那样让人尴尬的场景。

  厉穆禛敛眉低啜着热茶,一边好笑的看着陆厚朴像是有话想说,却别扭着说不出来的模样。

  “想说什么就直说。”

  陆厚朴偷偷觑着他,头一回为了自己耿直的个性而苦恼着。

  她倒是想说呢!可是说了真的不会被赐死来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