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徐月溶和厉穆禛几乎是同时开口,却是完全不同的回应,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撞,徐月溶那柔和中带着阴森的挑衅,在夜色中一览无遗。

  陆厚朴眨着一双大眼,圆嫩的脸蛋左瞧瞧查看看,无辜地道:“呵呵……我这真是左右为难啊。”

  厉穆禛瞪了她一眼,“有什么好为难的?难道在这宫里,朕说的话还不能作数了吗?”

  陆厚朴虽然很不想拆他的台,可是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还当面唱反调的人,不就在他面前吗?

  他从她的表情看出了她的意思,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若是能够把人给杀了,他早就做了,又何必让眼前这个人在他眼皮子底下闹出今日的大动静来。

  徐月溶显然也是有恃无恐,呵呵轻笑,那缥缈空灵的笑声,似乎带着点怨恨,又带着点让人说不出的情绪,让人不由得背脊一凉。

  陆厚朴不由自主地站到厉穆禛身边,他侧头看了一眼,便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来让她披上,对于她这种表明要留下的动作只是抿着唇不再多说什么。

  不想让她待在这儿,只是不想让她听见那些个龌龊肮脏事罢了,可是换个角度想,如今他还不清楚眼前这女人留有多少后手,或许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反倒更安全些。

  他体贴的动作像是一根尖刺刺痛了徐月溶的眼,她如鸣咽般的轻笑着,眸光像是看着什么可笑之事一般。

  “既然是帝王,又何必装什么情深样?真让人觉得恶心!”接着她不给两人开口的机会,自顾自地又道:“这些年你不是一直在查当年你母后是怎么死的吗?没错!是我下的毒,跟醉芙蓉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混了秘药,让她上瘾的感觉不明显,且太医也检查不出有哪里不对劲,最后她的身子慢慢变得虚弱,你说,这样的死法,对一国之后来说,是不是挺讽刺的?”

  厉穆禛紧绷着脸,冷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早已不复当年美貌的女人,对于她终于亲口证实了这些年他一直猜测的事,他的两手忍不住攒紧成拳。

  “可父皇把你关在这儿,这个充当了冷宫的地方,你所做的事,并不是没人知道。”

  想起那个早已死去多年的男人,涂月溶脸色平静,彷佛那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路人。

  “是啊!他知道是谁害死了他的发妻,也知道是她——害死了我的孩子。”徐月溶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这件事她至今仍无法释怀。

  “他不敢让那贱人死,也舍不得让我死,可是我可怜的孩儿呢?他的冤屈如何能平复?!我不服,所以我自个儿的仇恨,我自个儿报了!你瞧瞧,这不就是所谓的天理循环吗?那人让我的孩儿死于身体衰弱,那么我也让她经历差不多的死法,一报还一报,公平!”

  “这不过都是你一派胡言,那时宫中的皇子除了我,就是你生的二皇子,更别说他出生的时候,我都已经将近十岁了,无论如何也没有对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出手的必要。”厉穆禛对于当年的事情自然也是调查过的,自然不相信她所说的“真相”。

  “哼,就因为那男人自以为对我的宠爱,才为我儿惹来的杀身之祸。”徐月溶冷冽的说起她已经许久未曾提过的当年事。

  很多事情然已经撕开来,那么其中脏的臭的,自然也没有必要遮掩下去了。

  “我宠冠后宫,有我这个当娘的在,所生的孩儿不用多想也知道肯定荣宠加身,可是即使我没有争抢的意思,依然有人不愿让我们娘俩好过,在我生子之前,宫中就隐隐约约传着若我生下的是皇子,未来必和你相争皇上的宠爱,甚至大位,而在我生产后昏昏沉沉之际,不知是哪个产婆,又传出“此才为朕的第一子”的谣言,不过几日内,谣言甚嚣尘上,甚至连前朝百官都有耳闻,御史也因此上奏。”

  想起当年那可笑之事,徐月溶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人总是如此的可笑,不过是一句随口之言,所有人就能够说得有模有样。

  当年旧事,即使是厉穆禛也只是略有耳闻,却不知道这在当时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可如今他以一个帝王的身分再看,这其中的风起云涌、又哪里只是简单的一句“后宫生妒”可以形容的。

  一句无心之语,可以从后宫不断蔓延到朝堂上,甚至引发了御史闻风上奏,如若背后没有推手,区区后宫之事,怎么可能在短短时日之内就宣扬得众人皆知?

  他能够想得到的事儿,想来当年猜出其中有猫腻的人也不少,可最后为何会演变成如此下场,还是让人不解。

  “后来我儿病了,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只能看着我儿慢慢虚弱而死,他明明知是那个整日装贤慧的贱人下的手,却为了顾惑所谓的周全,要我轻轻拿起,轻轻放下,甚至每次都对我装出一副情深的模样,如今想来我仍旧觉得恶心。”

  徐月溶也知道今日既然被査到了是她下的手,她的下场也可想而知了,而那些她隐藏多年的恩恩怨怨,也不必再藏着掖着。

  他不是想知道真相吗?那么她就告诉他真相,让他知道所谓的真相原来就是这深宫之中最为丑陋的那一面。

  她轻抚着自己的脸,即使这么多年来已经被岁月染上了风霜,依然可窥见当年的美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