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两人莫名有默契的同时开口,却又尴尬得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一时之间,气氖变得有些僵凝。

  “要不……民女先走吧。”陆厚朴虽然有些舍不得这难得的清静之地,不过比起面对这样的尴尬,不如回自己那小院子里发呆。

  “不必。”厉穆禛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发现她的小脸上有着无所适从,眼神还有些心虚地四处飘。“你怕朕?怕朕什么?”

  她扭着手指,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皇上,您能否别把民女当成来选秀的秀女……不对!民女当真没那个企图心,就把民女当成一个普通的路人不成吗?”

  有时候不谈情情爱爱的,他们还能好好说话,可如今闹上那么一出,她连要怎么面对他都不晓得了。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把自己当成个单纯的秀女,只想着入宫这一件事就行了,这样不是更简单吗?”他带着情意的目光中满是无奈。

  “不可能,因为民女打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入宫啊!”陆厚朴马上果断摇头,拒绝得毫不犹豫。

  “为什么?”厉穆禛是真心不解。

  几乎所有女人都以入宫为最大人生目标,更别说她应该能够感觉到他对她的喜爱,在这样的情况下入宫,就算他不能一开始就给她高位,可若她诞下皇子,将她封到妃位也是没问题的,为什么她就不能接受呢?

  她的不同吸引了他的注意,可也是她的这一份不同让他百般不解。

  陆厚朴也同样无法理解他的坚持,反问道:“皇上,您为什么非要民女入宫呢?就因为您喜欢我?可是如果您真的喜欢我,那您选秀的时候能够只选民女一个吗?除非我死,要不您这一辈子就只能有民女一个,成吗?”

  他不是第一回听到她这么说了,他回道:“你可知道这世人对男子多宽容,你的要求反而是太过放肆的任性了。”

  “可是我就想这样啊!就像我爹以前跟我们说的故事一样,我们都像小仙女,以后会有我们的盖世英雄来迎娶我们。”她想到如此美好的画面,连眼神都梦幻了起来。

  “那个盖世英雄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他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但他的眼中和以后只会有我一个。”

  这是她最深的期待,而且打小就看习惯了她爹娘的真挚感情,让她们三姊妹更是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

  厉穆禛走到她面前,近得她都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他拍手像是要拂过她的脸,可是最终他的指尖只是轻轻擦过她的发梢,从上头取了一片竹叶。

  “朕没有踩着七彩祥云,可是朕的眼中只有你一人。”他温柔的低喃。

  陆厚朴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眸光,他眼中的温柔和深邃几乎要淹没了她,可是她还是冷静的回道:“皇上的眼中只有民女一个,可是皇上的龙床上,并不只有民女一个,是吗?”

  她那诚挚的眼神,让他没办法对她说谎,只能保持沉默。

  她说不上心中到底是无奈还是感伤了,她轻轻向前靠着他的胸膛,这是她头一回靠在除了她爹以外的男人身上。“皇上,如果说民女不喜欢你,那是假的。”

  “那你……”

  “可是我爹说了,喜欢不一定要拥有,我喜欢你,可是又没办法接受你以后会有的三宫六院!”

  闻言,厉穆禛紧紧地盯着她,像要把这个嘴里都是爹的小姑娘给揉进自己骨子里。

  “皇上,您好好想想吧,若是喜欢民女,就别让我不高兴,因为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没办法忍受自己成为那些在后官里争宠的女人,那样的面孔太难看了。”

  他依旧沉默着不说话,抱着她的手也未曾松开。

  竹林间的风不停歇的吹着,竹叶沙沙作响,像是在叮咛他们要珍惜最后的亲密时光。

  “除了这个,你再说说,说不定有其它事是朕能够做到的……”厉穆禛的嗓音有些沙哑,话里有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祈求。

  陆厚朴轻轻的推开他,摇了摇头,“皇上,就算您能做到民女要求的一百条,可就是这唯一的一点做不到,那又有什么用呢?皇上,容我说上最后一回吧,您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只是可惜了,我……有我不想退让的要求。”

  厉穆禛陷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知道她是何时离去的,他觉得耳边传来的风声、树叶沙沙声,都像带着恶意在嘲笑他。

  即使拥有了天下又如何?他却连头一回令他真正动心的女人也留不住。

  难道这世上总是这样的道理,江山和美人不能兼得吗?

  第五章

  等陆厚朴等人再次回到储秀宫时,发现气氛比她们离开之前更加紧张了,陆厚朴还眼尖的注意到,有几间屋子里都少了人。

  那些同住的秀女,一个个都闭嘴不谈那些消失的人,就连伺候的姑姑也少了一位,而其它姑姑们看起来更加的严肃,整个储秀宫中,看似谁都知道些什么,可是没有一个人敢光明正大的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陆厚朴知道这事儿还没完,要不然这些秀女应该早就被放出官了,而这些秀女背后的势力,在官中连续几个大动作后,也该知道宫里出了问题,如果不是快速的斩断所有传递的消息好及时收手,那么就是趁此机会把事情搞大。

  在宫里头对付一个小姑娘,看起来只是试试水温而已,一个公主能够带给人的利益可比不上一个王爷或是一个妃嫔,甚至是一个帝王。

  这几天她不断在思考这件事,可这惊悚的结论她却是谁都不敢说,就连在厉穆禛面前她也不敢提。

  可是这事儿不是不提就不会发生,毕竟宫里一下子消失了这么多人,更别提有几个太医这段日子可以说是都被扣在宫里头,专门给长公主解毒的。

  这一日,涂太妃那儿派人传话让陆厚朴过去,她一样先禀报了储秀宫里的姑姑,再跟着人慢慢地走着。

  这路上没有什么不对劲,前头领路的小宫女却突然倒了下去,陆厚朴并未多想,赶紧上前看她的状况,一股刺激的迷香味猛地从她背后袭来,她只来得及闭气,紧接着就感觉到脑中一阵昏沉,人就半晕半醒的倒在了地上。

  她没有打算直接脱身,因为在她倒下的瞬间,她看见先前那宫女爬起身的动作,这代表迷昏她的人至少有两个,她不打算硬碰硬。

  可是,一边被抬着走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想着两个问题——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