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涂太妃那儿民女是有一说一,没有半句虚假的。”陆厚朴觉得这点一定要澄清,她那可不是胆大,而是老实陈述。

  他轻笑了声,“包括那个比狗还灵的鼻子?还有你形容你爹的那些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爹都要成圣人了。”她一张嘴就把人称赞得天上有地上无似的。

  陆厚朴瞪大了双眼望着他,挺着小胸脯,语气坚定地说道:“我爹就是那么好,我绝对没有半句虚假,皇上,您可以怀疑民女的鼻子没有比狗还灵,但是民女绝对不容许,您说我爹对不起民女说的那些赞扬,民女说的那些话,我爹绝对都可以当得起。”

  她能够容忍别人取笑她,可绝对不能够容忍别人说她爹的坏话,就算对方是天皇老子也一样。

  她爹说,他生的三个姑娘都是“爹控”,虽然不知道这是哪儿的用法,但是她爹说这就是最喜欢爹的意思,所以她们三姊妹早就决定她们一辈子都是最忠实的“爹控”。

  厉穆禛不由得愣了下,没想到她会对这样一句话起那么大的反应,觉得有趣的同时,突然又感到有些不是滋味。

  她爹真就那么好?好得她三句不离一个好字?好得她刚刚明明见了他还闪闪躲躲的,可是一提到她爹有一点不好,马上就能够亮爪子像是能跟人拚命?

  这样没有任何道理的爱慕信任,怎么就让他心里有点泛酸气呢?

  “行了,朕知道了,朕也没有说你爹不好,不是吗?只不过你是个大姑娘了,成了亲之后,难道还要把你爹娘给带上?”

  陆厚朴不假思索地回道:“我和姊姊们都是这样想的,要是我爹愿意跟着我一块儿出嫁,那我可高兴了,这样就可以一直和爹娘在一起了,但是我爹娘不肯,而且我两个姊姊也一定会同我争的。”

  她光想象那样的画面就觉得人生特别有希望,一双水灵大眼在夜里也跟着熠熠发光,嘴角满是笑意。

  厉穆禛愣了下,心里头那种莫名的骚动,在看着她完全沉浸在喜悦里头的神情时,变得更加明显。

  这样一个天真有趣的姑娘,如果能够常常看见的话,肯定不管什么时候也都能像她这样开心吧?

  该如何是好?他原本只是顺从自己的心意,想要看看这个整天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会不会因为早上的事儿担忧害怕,且他早已下定决心,等这件事情处理完后,就把人安全的送出宫,可如今,他却有点想要改主意了。

  如果能够把有这样笑容的人留在身边,在这无聊而阴沉的皇宫里,会不会也能够多点如她这样明亮的颜色?

  如果也能够生出几个像她一样“爱爹”的小公主,那他肯定每天作梦都会笑。

  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想法,他刹那间明白自己之前心中的那一点不对劲是从何而来了,他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把这见过三回面的小姑娘给放在了心上,甚至连她总是挂在嘴边的亲爹都让他产生微微的嫉妒之心。

  这可真是……他轻叹了口气,觉得一切都乱了。

  不只心乱了,连他所预想的一切也都乱了……

  第四章

  经过一夜后,涂太妃那儿很快有了结果,厉穆禛也马上得到了消息,两人一块听着审问出来的答案。

  方姑姑主掌审问进度,虽说已经在宫里见过了不少龌龊事,可没想到这一回居然是光明正大地把手段用在宫里的孩子们身上,让她即使已经过了第一回听见的震惊,还是有些压抑不住心里头的怒火。

  “据下头人审岀来的结果,这事儿是打从长公主被诊断出体弱之症时就开始了,那些奶娘因为吃了专门用来调养长公主体质的补药之后,奶量逐渐诚少,可是怕奶娘的位置不保,所以在宫外听了有种偏方,不妨碍药效,又能够发奶,就偷偷的让人将醉芙蓉送进宫里来吃,一开始只是吃一点,后来越吃越多,几乎是顿顿都不能离的。

  “王爷那儿也是一样的,只是因为王爷能够吃辅食后,就不爱喝人奶了,所以身子反而强健了些,而长公主因为一直喝着奶,到最后反而更加断不了,太医说了,那醉芙蓉长久吃下来是会上瘾的……”方姑姑越说越自责。

  她也是打从两个孩子出生就跟在他们身边的,可是居然都没有发现几个奶娘的不对劲,甚至后来长公主一直断不了奶,她也只是问过太医,确定这人奶喝了对身体不无小补后就没再多问了,却没想到反而害惨了长公主。

  大人这样几年不断地吃药都能够把身体给吃坏了,更别提长公主可是打一出生就体弱,这些年这样吃着有问题的奶,也难圣太医之前会说长公主的寿元可能不长了。

  厉穆禛板着脸听完,有些不解的问道:“这药物是下在奶娘身上的,我们无法察觉也是情有可愿,可是太医那儿呢?慕容可是一日一次请脉的,就算吃食没有餐餐都验过,可也都让太医好生注意着,难道就没有一个太医察觉到吗?”

  方姑姑抹了抹泪,继续说道:“奴婢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也抓了固定替长公主诊脉的太医,也细细查过了,这人目前看起来的确没有什么可疑的,而那些奶娘还有几个伺候的下人,也知道这药是不能让太医见着的,所以平常若是下在饭莱里头,都是等太医验过脉之后才放的,而奶娘挤出来的奶,因为味道太浅,太医只能看得出其中没有差错,也没办法知道奶娘在吃那些补药的时候,居然又给自己添加了一味药材,这才能够只手遮天了这么些年。”

  直到这时候,方姑姑才真心感谢起陆厚朴,因为昨天那碗汤水是给两个主子喝的,那药量也是加重的。

  会这么做也是因为王爷这几年来早就不喝奶了,而涂太妃早就想把奶娘给删减了,毕竟一个王爷日后跟着的人,总不好还是奶娘之流。

  而平日的膳食,即使能够下药,但王爷偶尔会被皇上传召去一起用膳,所以他们也不敢在这上头动手脚,毕竟如果不小心让皇上身边的太医给查出来,或者是刚好那膳食没用上,也就浪费了。

  王爷若吃了昨天那碗汤水,是否真有效不说,可长公主本来就体弱,说不得药效冲击过猛,就这么去了也不一定。

  方姑姑把审问的结果全都说了出来,也包括昨日那碗汤水的危害,最后头一回在宫里主子面前,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幸亏陆秀女有所察觉,没让小主子们喝了那破汤水,否则结果真是不堪设想。”

  涂太妃听到这药无色无味,还容易让人成瘾,心里头早就被吓得狠了,这时候又听到这话,转过头就对着皇帝说道:“这陆秀女哀家瞧着也是可心的,要不就留下来?这也算是赏赐了。”

  涂太妃会这么说,也是因为她发现皇帝对那姑娘明显不同,加上那姑娘的灵敏鼻子……也能够算是个优点,入了宫,不说封个妃,至少给个一宫主位还是可以的。

  她习惯性用后宫女人的想法来评断,觉得陆厚朴要是有点脑子的话,就知道如果顺势入了宫,起码两、三年内,这宫里肯定没有人敢轻易对她下手。

  厉穆禛摇了摇头,他不用想也知道小姑娘肯定会直接拒绝涂太妃,她要真有心要入宫的话,昨夜看到他就不会是那样的神态了。

  撇开那些儿女情长不谈,他打算先把这些伸到宫里头的手给彻底斩个干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