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厉穆禛一个人坐在上头,那深邃的眼眸正定定地望着她,那眼神让她瞬间有些心荒,只好马上回过头去不敢再看。

  她脚步匆匆的离去,可是他那凌厉中又带着点什么的眼神,却已深深烙印在她的心版,搅乱了她原本平静的心湖。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保护陆厚朴等三人,她们回到储秀宫后,方姑姑马上带着另外一群人来替她们整理东西搬到其它地方住。

  其它秀女们一脸好奇艳羡的看着三人,有些胆大的甚至想要打听消息,问她们是如何得了贵人的青眼。

  可是在方姑姑那冷得可以结冰的严厉眼神下,她们全都默默地打了退堂鼓,就连李芳晨两人也知道自己这是被牵扯进大事里了了,如果没事自然是最好,可刚刚那事儿,要是从她们嘴里露出个一星半点的,只怕到时候能不能活着出宫都是个问题。

  所以两个人也都跟鹌鹑似的,静静地站在一边不敢说话,甚至就连怪罪陆厚朴多事这一点也做不到了,因为比起选秀什么的,她们现在觉得还是自个儿的小命比较重要。

  陆厚朴的心情也比刚刚消沉了不少,她说要嫁人只是因为打小看着自家爹娘这般恩爱,觉得能有这样一个像她爹这样的好男人来照顾自个儿也挺不错的,加上她之前算出自己今年红鸾星动,好姻缘就在此时,她才敢大胆地跑了出来。

  可是包括之前那贵不可言的卦象,加上今日那人瞅着她的眼神,一桩桩一件件都让她忍不住烦躁了起来。

  她是想要找好姻缘,可红线的另外一头,她可从来没想过绑的会是个拥有三宫六院的皇帝。

  除了她爹说的一根黄瓜人人用的理论外,她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小姑娘,打小识得的几个闺中好友的家里,她们的父兄纳妾娶小的哪个少过了?

  随之而来的是家宅不宁,要不就是子嗣互相找麻烦,她看多了,心中感触自然也深,原来她爹娘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竟是如此难得。

  这世上在就难得的东西,又怎么要求一个万人之上的皇帝去做到呢?

  陆厚朴烦躁的想了半天,拚命的说服自己不过是想多了,她这般还没完全长开的样子,怎么能够入得了赏阅百花的贵人眼?

  可是她心里头的预感却不断的坚持己见,告诉她她没想错。

  这样的烦乱,让她即使换到一个比储秀宫的房间还要大上两倍的屋子里,也没让她心情更好些。

  大半夜的,她甚至耐不住脑子里吵得头疼的两种声音,披了件衣裳,便往外头的院子走去。

  屋子里外的小丫头都有点耐不住睡意点头打磕睡了,她没吵她们,甚至也没走远,就在院子里的小桌子边坐下。

  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这样心烦意乱、难以成眠,这时候她忽然有点想家了,就算没法同爹和娘说,可是还有两个姊姊可以帮她参详一番,虽然她们比自己还早溜出家门就是了。

  她重重叹了口气,头一回觉得入宫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有趣了。

  “叹什么气?”

  一道男人的嗓音突兀的从她身后传来,她吓得差点跳了起来,一转头看见是厉穆禛,她心猛地一跳,觉得自个儿肯定流年不利,越不想见着的,反而越常看见。

  “给皇上请安。”她虚假的笑了笑,“皇上,夜深了,民女先去歇息了。”

  她可没傻到问为什么能在这个时候、在这里见到他,整座皇宫都是他的,他爱去哪儿,她管得着吗?总而言之,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离他越远越好。

  “站住。”厉穆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她那虚假的笑容让他格外的不顺眼。“朕说你可以走了吗?”

  “呵呵……我……民女这不是想着皇上大约想要赏月,所以空出地来,不敢扰了皇上的雅兴。”陆厚朴低下头回话,却久久没有听见他的回应,正胡思乱想他是不是忘记她还站在这儿的时候,就看见一双金黄色的男鞭缓缓地走到她跟前。

  她有些惶恐地想要往后退,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人就被拽住了,手臂被让男人紧紧抓着,两个人本来就站得近,远远看着就像两个人紧贴着拥抱一样。

  陆厚朴从来没跟男人这么靠近过,就连跟她爹也不曾,她似乎能听到自个儿的心怦怦直跳的响声,手臂感觉到男人手掌的力道还有温度,像是烙铁一般熨烫着她。

  她知道自己脸红了,明明才刚入夏,早晚都还有些凉意,可是她却觉得浑身燥热,彷佛此时是三伏天似的。

  “躲什么?那日不是挺大胆的吗?”厉穆禛微俯下身,定定看着还带了点稚气的她,总是含笑的眼眸里有着几分认真,让他就是无情,看着也像是多情一样了。

  陆厚朴也想起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穿着常服的男人看起来没有半点架子,而那时候她规矩也还没学好,不知道储秀宫已经算是后宫,就算是皇亲室的外男也是轻易不得入的,才敢这样糊弄人。

  可是才过了几天,那个原本看起来随和的男人,套上这一身绣了龙纹的衣裳,就让人有点害怕了。

  她干笑了两声,尽量让自己忽视他离得太近而不断蔓延在鼻间的那股龙诞香。

  “皇上说笑了,那只是民女有眼不识泰山,这才冒犯了贵人,民女……”

  “喔?是吗?”厉穆禛笑睨着这个狡滑的小姑娘,她现下连抬头看他都不敢,实在跟那天差别很大。

  他抓着她手臂的手缓缓往下滑,然后放开了她,再继续下去,只怕这个小姑娘就要被他拾吓跑了

  陆厚朴感觉到他的箝制一松开,差一点就要不管不顾的逃跑了,不过她马上逼自己镇定下来,但还是忍不住轻吐了口气,接着硬着头皮道:“皇上,夜深了,还是早点回去睡吧!”

  她的心还因为这个男人的一个眼神而烦躁纷乱着呢,要是再跟他相处下去,她都不知道自己会成什么样子,她这么说是为了他好,也为了自己好。

  “你怎么胆子突然变小了?今儿个在涂太妃那儿,不是还挺能说的吗?”厉穆禛凝视着她,越发觉得这小姑娘和其它人不同。

  如果是其它女人,在这时候和他单独相处,只怕即使嘴上说不妥,心里肯定欢喜得很,哪像她一般,嘴巴劝说得挺客气的,可是那飘移的眼神,很明显的说明了她现在恨不得赶紧跑回屋子里,最好还能够把门都给紧紧拴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