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玛奇朵 > 闺女闹皇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种被拿来跟狗比较,赢了还会沾沾自喜的姑娘,要说有什么心机,那肯定是骗人的吧!

  她们盘算了好几天的心思,怎么现在看来那么的可笑呢?跟一个傻子计较的她们,比傻子好不到哪里去。

  方姑姑也是第一回看见这样的姑娘,嘴角抽了抽后才恢复了冷静,替这尴尬的局面做了总结,“既然你言之凿凿,那我就信你一回,跟主子通报了,只希望你不要自掘坟墓,故意谎报消息才好。”

  厉穆禛全然没想到,才过了不到几天,就又见到那个让他忍不住多注意几分的姑娘。

  虽说现在的情况,实在不是能够放松微笑的时候,可不知怎地,看着她回话的模样,这殿中人就没几个能够绷得住表情。

  涂太妃原本听到方姑姑的禀报,心中也是半信半疑,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她仍在那小姑娘所说的最有可能出问题的几个地方派人盯着,再请了太医验验那碗汤水。

  结果正如陆厚朴所料,那碗汤水真的有问题,虽说下的毒分量极少,但是对一个体弱的孩子来说却也是够了。

  闻言,涂太妃先是懵了一段时间,然后无法抑止的气不断窜升。

  竟有人如此胆大包天,连先帝留下来的血脉都敢出手,要是等日后宫里有了正经的皇子,那些人是不是也敢同样出手祸害?

  涂太妃也不是没想过背后指使的人是皇帝,可是当她知道主要被下手的对象是厉慕蓉后,她就知道这事儿和他无关,就算皇帝真的要斩草除根,也不至于对一个小公主出手,依照皇帝的性子,可不会做这种多余的事情。

  不得不说涂太妃平日虽然万事不理,可是这宫里的纷纷扰扰她看得却还是挺明白的,或许这也是她能够抚养两个先帝骨血的原因。

  不过她的怒气在见到陆厚朴之后,马上就成了哭笑不得,嘴角抽了半天,都不知道是要继续板着脸,还是干脆笑出来的好。

  这事儿明明就很严重,需要认真以待,可是她怎么就管不住嘴角了呢?

  陆厚朴不知道她的到来根本就是带来欢乐,还一脸认真的说着自个儿是怎么发现细节的,“一开始民女是在长公主经过身边的时候,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味道,可是那时候还抓不准,毕竟宫里爱用香料,也不确定是不是香料的残香,可等到后来方姑姑带人把吃食给端了过来,再闻到那东西传出来的味道后,民女就觉得这件事不单纯了。”

  给一个小姑娘吃的东西里头出现了这等毒物,是个人都知道不单纯,她那时候还觉得奇怪,怎么都没有人察觉到不对劲呢?

  方姑姑站在一边,严肃的表情也忍不住松动了几分,这姑娘当谁都跟她一样有个狗鼻子吗?不说那时候碗用盖子盖上了,还有着一段距离,正常人哪有办法闻到碗里头的香味。

  在刚刚让陆厚朴叙述过程的时候,众人已经充分了解到这姑娘的思维有多么奇,为了避免问话又歪到别的地方去,涂太妃也不废话,直接切入主题。

  “刚刚太医也说了,这醉芙蓉是少见的药材,就是京城里许多大夫也不见得认得出来,怎么你就能够闻出来呢?”她这样的质疑倒也站得住脚,毕竟比起承认一个秀女有一个狗鼻子,不如怀疑她是不是本来就是别人安排的棋子来得更加合理。

  准穆禛同样严肃的盯着陆厚朴,静待她会如何回答,涂太妃的问题其实他早已想过了,甚至早在赶到这里之前,就派人去好好调查陆厚朴究竟是什么来历,只可惜时间太短,还没能有回复。

  一听,陆厚朴脸上又出现了莫名的自信感,一双水灵大眼像是能够迸出璀璨星光般的闪亮。“那都多亏了民女的爹爹。”

  她挺直了小身板,觉得没有比现在更她自豪的时候了。

  厉穆禛看到她这样子实在觉得莫名的有趣,可是心底也有几分怪异的情绪滋生,她这种为其它人疯狂着迷的模样,让他不知为何有点不悦,于是他故意问道:“喔?从何说起?”

  陆厚朴不怕人家问这个问题,就怕没人问,毕竟要宣扬她爹的功绩,不管是她还是两个个姊姊,都是说就停不下来的。

  “我爹可厉害了。”她第一句话就先来个总结,甚至连民女两个字都给忘了,连停顿都没有,紧接着就开始滔淫不绝地称赞起她爹来,“我爹在我们那州,说是第一神医,绝对没有人反对,而且我侈就怕我们几个姑娘吃亏,还教我们很多有用的东西,这醉芙蓉就是其中之一,当初我爹把我们关在满是醉芙蓉的屋子里,逼着我们把味儿给记得清清楚楚,后来还把东西掺在饭菜中,要是哪一顿没闻出来,那一顿就没得吃,虽说那时候不懂,可后来我爹带我们去看了那些不小心用了过多醉芙蓉的患者,我们才了解我爹爹的苦心。”

  陆厚朴一点也不觉得她爹用这种方式训练她们三姊妹有什么不好,反倒认为如果不是当初她爹这样逼她们,她现在也不能在这里当个称职的爹控,大力的宣扬她爹的好了。

  虽然说能够拯救那个可爱得像娃娃柱的小姑娘也是好事一件,可是比起宣扬爹有多好这件事,那自然是比不过的。

  陆厚朴说了半天,前面几句还能够扯上重点,后面就是不断的重复一件事——

  就是她爹好,她爹妙,她爹厉害得呱呱叫。

  涂太妃头一回听见有人这样教导姑娘的,嘴角忍不住又想抽一抽,她转头看着脸色复杂的皇帝,迟疑的道,“皇上,这……还要问下去吗?”

  厉穆禛看着眼前眨巴着眼睛,一脸兴奋模样,还打算继续称赞她爹的小姑娘,他就忍不住想逗弄她,于是他故意板起了脸,命令道:“不必了,既然已经把其它伺候的人都给抓了,那就开始审吧!”

  他的语气不重,但眼底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冷锐,“把手伸到皇室之中,朕也想瞧瞧到底是谁给他们的狗胆!”

  他的想法跟涂太妃一样,今日这只手能够无声无息的深入涂太妃的身边,对两个孩子动手,殊不知哪日也会暗中对他下毒手,不揪出来怎么行?

  涂太妃得了准信,自然也知道该怎么审了,她同样冷冷一笑,对方姑姑使了个眼色后,方姑姑心领神会的先退了下去。

  陆厚朴不知道自己只是偶然闻见一缕香气,就让多少人今日魂断深宫,可她明白如今已经不是她能够插手的时候了。

  她静静地跟着其它人退了下去,在最后回头看着那个静静坐在上位的男人,她的心却莫名的抽动了一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